对战霍其善

发表时间:2019-12-02 11:22

司凤缺,你给我起来,你昨晚不是睡在自己房间吗?你怎么又在我床上?”霍青遥真的要生气了,每次都这样,从司凤缺来到霍家之后就是,无论他当天晚上在哪个房间休息,第二天都会在霍青遥床上醒来。看样子,司凤缺似乎还没有睡醒,蜷缩在被子里的司凤缺,一如当初她见到的那样,闭上了凌厉的双眼,整个人比起醒着的时候,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柔和,司凤缺本身长的就是倾国倾城,再加上这样的状况,换做别人,早就鼻血横流了。谁说女色祸…

王妃你不要太嚣张
王妃你不要太嚣张
更新时间:2019-12-02 11:13
评语:她是霍家无能的大小姐,没有灵力的废柴之躯。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啊~”

大清早的,一大声尖叫响彻整个承题阁,那是霍青遥的声音,承题阁所有下人,听到自己主子的尖叫声,迅速的汇集到了主居门口,然后,大丫头小丁推开门,看了一眼里面的景象,‘碰’的一声将门又关上了。

“司凤缺,你给我起来,你昨晚不是睡在自己房间吗?你怎么又在我床上?”

霍青遥真的要生气了,每次都这样,从司凤缺来到霍家之后就是,无论他当天晚上在哪个房间休息,第二天都会在霍青遥床上醒来。

看样子,司凤缺似乎还没有睡醒,蜷缩在被子里的司凤缺,一如当初她见到的那样,闭上了凌厉的双眼,整个人比起醒着的时候,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柔和,司凤缺本身长的就是倾国倾城,再加上这样的状况,换做别人,早就鼻血横流了。

谁说女色祸国,男色同样也会祸国的。

“大早上吵本尊休息,不想活了是吧?”

司凤缺睡眼惺忪的看着霍青遥,表情很简单,打扰了大爷休息,你赔不起。

“司凤缺,下次能不能睡自己房间?”

霍青遥沉声问,然后起来准备去穿衣服,却发现左手腕上,长出了一朵奇形怪状的小花,如同雕刻一样长在手上,又像是从骨子深处长出来的,栩栩如生,诡异无比。

霍青遥用手揉,竟然揉搓不掉,霍青遥觉得诡异,但是因为早上的比赛马上要开始了,所以这个时候的霍青遥没有时间去管这个,先将比赛打了,再来研究这个问题,她敢打赌她手上这个印记,绝对和司凤缺脱不了关系。

霍青遥梳洗了之后,拿上自己的棍子,就出了门,司凤缺原本睡眼稀松,却在霍青遥出去之后,眼光突然凌厉,而且有些诡异。

“青遥,经过了今天,这辈子,你都逃不开本尊了。”

喃喃的说着,然后起来,毕竟他也想看这个女人对战霍其善,因为好玩儿。

霍其善是个很严谨的人,他看不惯别人迟到,之前霍青遥和他打过几次照面,小堂哥只是迟到了一小下,就被他骂了,当时霍青遥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似乎也懂了,因为等人是一件讨厌的事情。

“各位宗亲们,今天是家主选拔的最后一天,站在战斗场上的这两个人,左手边的是家主的孩子霍青遥,右边的是族中最有资质的小辈,他们,将逐鹿今天的胜利,胜出的一方,将会是接下来二十年我们霍家的家主,这对我们霍家来说,也是一大盛事。”

大长老慷慨陈词,台下众人也是纷纷点头,没错,这样能决定霍家未来二十年的发展,完全取决于家主继承人。

“所以,现在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随着大长老的一声令下,霍青遥环视整个赛场,霍二叔没来,是因为霍云受伤了很正常,可是为什么连霍平都没有来?霍青遥不明白。

大长老宣布开始之后,就回了自己的位置了,二长老就在他旁边,二长老戳了戳大长老的衣服,然后问。

“大哥,家主呢?今天可是最关键的一天,他怎么没到?”

二长老想不明白,台上还有一个是他女儿,家主是什么情况?

大长老突然神秘的凑过来,对着二长老说道。

“昨天晚上,东阁的那位将家主叫去了,说想游园。”

大长老神秘的样子,让二长老提高了警惕,然后表情突然就严肃了起来,那位?那位怎么会想要游园,而且是在这种时候。

“大哥,那位想要游园,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二长老颇为担心,毕竟现在人到处都是,除了家主和宗法大会,谁知道那位的事儿?平白无故的冒出来,会不会引起外人的怀疑,从而给那位带去麻烦?

“放心吧,所以家主亲自去了,没事儿的,看比赛吧。”

然后大长老全神贯注的看着台上即将要开始的战斗,二长老没办法,也只得稍安勿躁,专注的看比赛。

今天的比赛,和昨天的可不一样,霍青遥昨天能越阶战胜霍云,是因为霍云本身也有轻敌,可是霍其善不一样,霍其善是一个小小年纪就已经是青者中阶的天才,不是侥幸,不是偷奸耍滑就能取胜的。

霍青遥心中也微微担心,虽然她的速度很快,但是这种对手,如果不百分之百的全神贯注,一个攻击就足以让她丢了小命,而且,从之前看过的那么多霍其善和别人对战的情况来看,霍其善很尊敬对手,每一个他都很认真的在对战,所以,霍青遥不能掉以轻心。

台上的霍青遥,对面站着霍其善,不得不说,霍家的基因无比的强大,一个霍青遥,一个霍其善,就连那那个可恶的霍云,长的也是剑眉星目的,霍其善常年习武,身上武者的气息很强,是那种刚硬的美,不同于霍青遥,不同于其他的霍家子弟。

他们的修炼,或许有家人的扶持,会有些天才地宝,灵丹妙药的滋润,可是霍其善没有,因为霍其善在家中,不是嫡子,也不是长子,庶出的孩子是没有人眷顾的,在大家族都是如此,霍其善此人是一刀一剑,硬生生拼出来的青者中阶,实战的经验比起霍云强的不是一星半点,而且霍青遥只是个武者高阶,这可不是跨阶的事儿,在霍其善面前,这种实力一点都不够看。

“青遥,别怕,我们兄弟两只是切磋而已。”

霍其善在开始之前,竟然柔声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或许是因为昨天的战斗,让他对霍青遥刮目相看,或者因为其他,但是此刻的霍其善,真的只想和霍青遥切磋而已。

霍青遥微微点头,霍其善是正人君子,这一点她十分肯定。

“得罪了兄长。”

霍青遥拱手说了句得罪,然后先发制人的发起攻击,没有玄气,纯速度攻击,霍青遥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冲着霍其善而去。

“好快!”

和台下很多人的想法一样,霍其善在看到霍青遥身体动了的瞬间,发出这样的惊叹,这个时候霍其善可以肯定,这样的速度,绝对是霍云望尘莫及的。

霍其善在感慨的同时,拔出长剑,对上了霍青遥,霍青遥也是丝毫不松懈,手指轻轻按动了棍子的顶端,棍子立刻宽出半寸,变成一把削铁如泥的寒剑,两把剑强劲的相互碰撞在了一起,发出雷鸣般的‘嗡嗡’声,只是剑气带起的狂风,就呼啸了整个战斗场和观席。

“天哪,好强!”

所有人都发着这样的感慨的时候,因为强烈的碰撞,霍青遥和霍其善各退步三步半,第一回合,平手。

霍其善显然也是大惊的,因为他没见过霍青遥用剑的样子,竟然丝毫不输给他。

“兄长手中的天池剑,真是一把好剑啊。”

霍青遥发出由衷的赞叹,天池剑,乃是当年天池老人所铸,其剑身霸气无比,却一点也不显得笨拙,习武之人,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剑,却在霍其善手中,想必当时拿到这把剑的时候,肯定是惊险万分的。

霍其善听到霍青遥的话,就知道霍青遥是个识货的人,天下能一眼认出天池剑的人并不多,对于用剑之人,看人先看剑,什么样的剑代表什么样的人,霍其善想再看一眼霍青遥的剑然后也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怔住了。

“青遥弟弟手中的,是……是火云剑……”

强力推荐
和理科男的甜蜜故事小说
认识杨亦铭之前,林萧做好了随便找一人过日子的打算 认识杨亦铭之后,林萧感觉这样一个有趣的灵魂的确比美好的肉体更吸引人。 可以幽默的讲历史,说物理。还可以小奶狗的给按摩,做饭。 所以,爱情往往开始于一次相亲!一次听到对方骑行南下的经历。 霸道控制欲强的天蝎宝宝和理性极强摩羯女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9-10-13 10:54
绝世妖妃:邪君请赐教小说
她,天泽国的公主殿下,隐姓埋名来到天谕宗想要体验一把民间疾苦,却不曾想碰上一个霸道师兄。有人挑战,她高兴地提剑去战,然而对方却被打断了腿。好不容易外出历练,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么大个森林,一个灵兽都没有!她把剑摔在某师兄面前,“你不能这样!”“我干什么了?”某师兄无赖道。她一气之下回了天泽国,却不料第二天大军压境,她无语地看着面前笑眯眯的师兄“师妹我是来提亲的!”
更新时间:2019-10-11 16:09
锦绣嫡妃小说
一朝穿越,高级白领林皎月变作了都耀王朝新的上位者后宫中的妃; 两世沉浮,职场多年的历练,让她在复杂千倍的红墙绿瓦之中讳莫如深;在这个不管有意无意最终都会被卷进来的战场中,她慢慢的知道,自己要做的不止是活到最后,还要活的最好。
更新时间:2019-09-26 11:13
女神饲养员小说
睡不到校花,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九亿少男的梦,如今终于被田野实现了!   可一周后,他又被榨干了!   女神是朵娇花,玻璃心、玻璃胃,还要穿玻璃鞋,碰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高级美容院年卡续费,钢琴艺术班下期学费,每周一刷音乐剧门票,这位修理工骚年,请了解一下!
更新时间:2019-09-22 10:05
你的软肋,我的铠甲小说
新婚之夜,她才知道,他是为了他才来到江川大学,从此才有了后来的相遇。原来这一切都是精心谋划,而非偶遇。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林一的心里住着一个人,一个她遥不可及的人。   从遇到他开始,她就不断的靠近他再靠近一点……   陆子墨曾说:   林一这个人沉闷不多言语,但……   她是我的软肋,亦是我的铠甲。
更新时间:2019-09-22 09:02
阅读榜
点击榜

Copyright © 2010-2029  天书文学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