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战霍云

发表时间:2019-12-02 11:22

司凤缺从到了之后,就在霍青遥旁边坐着,饶有兴趣的看着霍青遥,霍青遥被他盯的心里发毛,说实话,对于司凤缺,她还是有阴影的,毕竟如果他出手,这里的所有人加起来,只怕一点都不够看。“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最终,司凤缺开了金口,不是疑问,是肯定,他确定霍青遥不担心。家主之位,她爹早就腻了,正准备脱手呢,只是司凤缺说话,霍青遥不想搭理。看到霍青遥的样子,司凤缺伸出有些病态白的大手卡在了霍青遥的命门上,无声的威胁着…

王妃你不要太嚣张
王妃你不要太嚣张
更新时间:2019-12-02 11:13
评语:她是霍家无能的大小姐,没有灵力的废柴之躯。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原定的与霍其善对手的是霍青遥,考虑到单打的霍铭,于是决定重新排序,最终不出所料的,霍寒对霍云,霍铭对上了霍青遥,而霍其善单打。

总之,无论谁最终胜出,和霍其善的一战是免不了的,毕竟,霍其善在霍家是很强悍的存在,如果能打倒霍其善,也足以证明了实力了。

第一场是霍寒对战霍云,霍青遥则在观席那边看戏,优哉游哉的样子,一点也不像要进行大战的样子。

而司凤缺从到了之后,就在霍青遥旁边坐着,饶有兴趣的看着霍青遥,霍青遥被他盯的心里发毛,说实话,对于司凤缺,她还是有阴影的,毕竟如果他出手,这里的所有人加起来,只怕一点都不够看。

“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最终,司凤缺开了金口,不是疑问,是肯定,他确定霍青遥不担心。

家主之位,她爹早就腻了,正准备脱手呢,只是司凤缺说话,霍青遥不想搭理。

看到霍青遥的样子,司凤缺伸出有些病态白的大手卡在了霍青遥的命门上,无声的威胁着霍青遥,霍青遥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是真的对这种人不想说话,狂妄霸道,自以为是,似乎还缠上了她。

“霍青遥,本尊劝你别太放肆,没什么用。”

说着举了举被扣在他大手中的小手,惩罚似的捏了捏,霍青遥只觉得听到了骨头错位的声音,然后锥心的疼痛袭来,脸色跟着苍白了一下,冷汗渗出。

“司凤缺你这个混蛋,你别忘了,到底是谁救的你。”

霍青遥破口大骂,引来旁边人的不解,她也觉得不合适,然后压低声音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你已经出来了,就该上哪儿上哪儿去,老跟着我做什么。”

霍青遥恶声恶气的模样,就像一只炸毛的小豹子,让司凤缺看在心里,眉梢上挑。

“胆大包天的小东西,到底是谁给你这样的胆子和本尊如此说话。”

这个女人真当自己是什么,谁愿意跟着她?只是她身上有熟悉的感觉而已。

本想要给霍青遥一些惩罚,奈何台上的铜锣已经敲响,第一场正式开始了,霍青遥已经无视了手上的疼痛,视线放在了台上,司凤缺不语,然后大手轻轻拂过他刚刚捏的地方。

霍青遥之觉得犹如一阵清泉流过她的手腕,然后,错位的骨头竟然已经好了,而且也不疼了,但还是觉得不舒服,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做事儿全凭自己的喜好。

她不适合带着这样的人,而且还是一个热衷于羞辱她的人,弄伤了人,然后又自顾的医好,一点痕迹都不留,再这样下去,迟早她要被这个男人玩死的。

“碰”的一声巨响,霍寒从台上摔了下来,身上多处骨折,几乎已经是废人一个,霍云赢了,霍云下手狠辣,几乎都是杀招,点到为止什么的,他根本不顾及。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四个,第二场是霍青遥对霍铭。

险胜,这个结果不出霍平的预料,他的女儿,应该是这样的,然后现在就只剩下霍青遥,霍云和霍其善。

然后早上就这样结束了,下午是霍云对霍青遥。

承题阁。

是霍青遥的住所,此时,霍平焦急的让大夫给霍青遥诊脉,然后才安心下来,全都是皮外伤,不碍事。

“青遥,你知道你掉下去的地方是哪儿吗?”

霍平正色道,这事儿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个山谷里,有不好惹的人啊

“不知道,管他呢,父亲,有些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毕竟都是一家人,这样做起来,倒叫外人看了笑话。”

显然这个外人就是说司凤缺,这个时候,霍平才发现司凤缺站在旁边,看来是太担心霍青遥了。

“这位公子是?”

霍平口气平稳,没有半点盛气凌人,他知道,这个是青遥的朋友,司凤缺没有搭话,径自在旁边坐了下来,如此狂妄的姿态,让霍青遥想胖揍他一顿,奈何打不过。

“父亲,我没事儿,对了,外面应该需要您主持大局的,您快去吧快去吧。”

霍青遥说着,将霍平向外推着,霍平无奈,返回了主居,霍青遥呼了一口气,然后转头,凌厉的视线盯着司凤缺,这个司凤缺,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才跟着自己的?她不知道,但是绝对不是好事儿,这样的人,还是尽早赶走为好。

“司凤缺,你帮我指路,我也带你出了山谷,你自行离去吧,别再跟着我了。”

霍青遥冷冷的说,虽然此次能从山谷出来,完全是司凤缺的功劳,但是霍青遥也付出了,若说利用,也利用完了,两清了,司凤缺没有理由再跟着她了。

“本尊什么时候走,轮不到你来妄议。”

司凤缺说的理所当然,似乎不知道这儿不是他的家一样,霍青遥冷眼看着司凤缺,思忖着,这男人的肉值多少钱一斤。

“随便你了,我下午要打擂,你别来捣乱。”然后想趁着现在还早,去小憩一下啊,向着里间走去。

留下司凤缺一个人在原地,然后司凤缺也跟着霍青遥的脚步而去。

冷,好冷啊,霍青遥是被冷醒的,像是在冰窖中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幽幽转醒的时候,下午的比赛已经快要开始了,然后准备起床,突然,从脖子的地方伸出来一只手,霍青遥风中凌乱了。

一转头,司凤缺放大的俊脸近在咫尺,霍青遥差点大声叫出来,天哪,这个男人怎么睡在她旁边?

霍青遥有些搞不清状况,死命的摇着司凤缺都不醒来,霍青遥真的无奈了,然后准备起床去教武场,可是人刚坐起来,就被司凤缺大手一挥,又压回了床里。

“时间还早,你那么慌作甚?”

霍青遥只觉得天翻地覆,然后人就又缩回了床上,听到司凤缺说话,才知道刚才司凤缺是醒着的。

“你给我滚下去。”声音平静的不寻常。

“本尊找遍了整个承题阁,只有这张床最舒服。”

犹如呢喃一般的呓语,男人的身体近在咫尺,霍青遥想要起来却被人压住,男人说话时的气息打在霍青遥的脸上,竟然是那么的冰冷。

鬼使神差般,霍青遥竟然开口询问。

“司凤缺,你的身体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冰冷?”

那一天,她不知道司凤缺听到她说话没有,她只觉得,有那么一瞬间,似乎好心疼的样子,犹如刀刻般的疼痛,那些疼痛,却似乎不属于她自己的情绪。

场下霍青遥做着准备,霍平希望霍青遥点到为止,安全最为重要,但是对面的是对霍青遥恨之入骨的霍云,有些人,你想点到为止,还不一定人家肯放过你呢。

司凤缺就定定的站在擂台旁,霍青遥走过司凤缺身边的时候,被他拉住了,霍青遥感觉司凤缺轻轻捏了一下自己的手,然后就放开了,霍青遥有些愣怔,直到鼓声响起,她才恍然似得走上台去。

对面的霍云已经站定,这场战斗,马上就拉开序幕,只看到霍云一个先发制人,从擂台的另一边急速的想着霍青遥掠来……

强力推荐
和理科男的甜蜜故事小说
认识杨亦铭之前,林萧做好了随便找一人过日子的打算 认识杨亦铭之后,林萧感觉这样一个有趣的灵魂的确比美好的肉体更吸引人。 可以幽默的讲历史,说物理。还可以小奶狗的给按摩,做饭。 所以,爱情往往开始于一次相亲!一次听到对方骑行南下的经历。 霸道控制欲强的天蝎宝宝和理性极强摩羯女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9-10-13 10:54
绝世妖妃:邪君请赐教小说
她,天泽国的公主殿下,隐姓埋名来到天谕宗想要体验一把民间疾苦,却不曾想碰上一个霸道师兄。有人挑战,她高兴地提剑去战,然而对方却被打断了腿。好不容易外出历练,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么大个森林,一个灵兽都没有!她把剑摔在某师兄面前,“你不能这样!”“我干什么了?”某师兄无赖道。她一气之下回了天泽国,却不料第二天大军压境,她无语地看着面前笑眯眯的师兄“师妹我是来提亲的!”
更新时间:2019-10-11 16:09
锦绣嫡妃小说
一朝穿越,高级白领林皎月变作了都耀王朝新的上位者后宫中的妃; 两世沉浮,职场多年的历练,让她在复杂千倍的红墙绿瓦之中讳莫如深;在这个不管有意无意最终都会被卷进来的战场中,她慢慢的知道,自己要做的不止是活到最后,还要活的最好。
更新时间:2019-09-26 11:13
女神饲养员小说
睡不到校花,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九亿少男的梦,如今终于被田野实现了!   可一周后,他又被榨干了!   女神是朵娇花,玻璃心、玻璃胃,还要穿玻璃鞋,碰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高级美容院年卡续费,钢琴艺术班下期学费,每周一刷音乐剧门票,这位修理工骚年,请了解一下!
更新时间:2019-09-22 10:05
你的软肋,我的铠甲小说
新婚之夜,她才知道,他是为了他才来到江川大学,从此才有了后来的相遇。原来这一切都是精心谋划,而非偶遇。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林一的心里住着一个人,一个她遥不可及的人。   从遇到他开始,她就不断的靠近他再靠近一点……   陆子墨曾说:   林一这个人沉闷不多言语,但……   她是我的软肋,亦是我的铠甲。
更新时间:2019-09-22 09:02
阅读榜
点击榜

Copyright © 2010-2029  天书文学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