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圣旨
发表时间:2019-12-04 14:51:53
卿宛然低沉着声音对江沅说道:“父皇不是已经给我们赐婚了吗?我想只要我们坚持,父皇便不会答应慕星琅的请求,只是不知你对此有何想法?”她低垂着头,表现的很是委屈,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若你不愿的话就算了,我一个小女子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请罪
发表时间:2019-12-04 14:51:53
一连在床上躺了几日,卿宛然感觉自己躺的腰酸背痛,好不容易等到太医说能下床走动,卿宛然赶忙让冬青陪着自己去御花园散步。正欣赏着御花园中百花争艳的美景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然公主这伤受的可真是巧。”
好戏
发表时间:2019-12-04 14:51:52
自从卿如山在寿宴见过晴岚后一直对她念念不忘,不是因为她舞跳得多么好,而是因为她的那双眼睛长得特别像已逝的顾乐惜。那日她蒙着面纱只露出两只眼睛,卿如山仿佛感觉她就是顾乐惜,虽然摘下面纱后与顾乐惜并不是太为相似,卿如山任就将她收入宫中。
清查
发表时间:2019-12-04 14:51:52
从永安宫出来后,卿宛然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落地,既然这晴岚的事交给了贤妃,她现在总算能稍稍歇息一会。接连几日不停的思考,面对卿雪柔的逢场作戏,卿宛然也感到十分疲倦,此刻她只想回到南薰殿好好睡上一觉。
联手
发表时间:2019-12-04 14:51:52
卿如山在顾乐惜仙逝后再没立后,也很少宠幸新人,长居妃位的除了卿雪柔的生母德妃,就只剩一个贤妃,也是云国唯一一个皇子卿飞轩的生母,现居永安宫。卿宛然要找的就是贤妃,刚刚经过江沅的提点,她已经大致猜到了卿雪柔与慕星琅的目的,就是要一步步搞垮云国,没有德妃的授意卿雪柔是不敢做这些的。
不同
发表时间:2019-12-04 14:51:52
寿宴结束,卿宛然独自走在御花园中,从醒来后,她便经常用各种理由打发走身边的宫女,德妃和卿雪柔在她身边肯定安插了不止耳目,绝对不能被她们发现自己的变化“慕星琅的目的就是想要通过我来攻占云国,可卿雪柔为何现在就与他站到一起,她也是云国的公主,云国灭了对她应该不会有什么好处才对。”卿宛然边走边想着这些,没注意眼前的路,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上去。
献舞
发表时间:2019-12-04 14:51:52
卿雪柔被卿宛然问的愣住,她恍惚觉得眼前的卿宛然变得十分陌生,没有半点往日的样子,足足愣了半天,才干巴巴的说了句,“这儿女大事哪能全凭自己喜好,还是要父皇做主的。”
寿宴
发表时间:2019-12-04 14:51:52
两日后便是云国皇帝的寿辰,清晨宫中已经忙碌起来。寿宴场外,当卿雪柔看见卿宛然时,眼底的恨意一闪而过!今日她这身浅色衣裙,更是显得冰肌玉骨,身着淡粉襦裙的卿雪柔站在她身边看起来俗气了许多。
做戏
发表时间:2019-12-04 14:51:52
卿宛然思索了片刻,想起此时她才刚刚被赐婚给江沅,是卿雪柔告诉她江沅人称冷将军,平日总是不苟言笑的样子,十分无趣。前一世的卿宛然就是听信了她的话才对江沅有了偏见,甚至在遇到慕星琅之后不顾父皇的命令公然悔婚。这一世卿宛然当然知道那卿雪柔是不安好心,她并非真的不谙世事,只是之前太过骄纵,以至于识人不清,太相信德妃和卿雪柔。
卿本佳人何不为妻重生
发表时间:2019-12-04 14:51:52
卿宛然无助的躺在地上,灼热的火苗飞快的吞噬着她身边的少的可怜的空间,空气中弥漫着滚烫的浓烟,每吸一口气都是一种煎熬。火舌终于蔓延到她的身上,她身上的衣物一点点的在燃烧,卿宛然努力睁开眼睛,看到门外站着的男子,眼中燃起希望的光芒,“星琅救我,救救我!”
她是凶手
发表时间:2019-12-04 14:35:05
韩抒辰和德叔刚走到楼下,就正好看到韩芙依捂着腹部倒在血泊中。“芙依!”韩抒辰风一样地跑了上来,抱起韩芙依转身离开时突然顿住脚步,“对你这样的人我就不该仁慈,监狱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德叔带着警察上来时,卿以以仍旧跪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地盯着那摊血迹。警官下命让两名警察给她铐上手铐,提到警局后直接关进了监狱。监狱,没有任何词能够完全修饰它的恐怖。被送进这里的人身上都背负着无数的罪恶或人命,这些邪恶的因子集聚…
终于了结
发表时间:2019-12-04 14:35:05
韩抒辰的冷漠,卿以以也是见识过的。可是他们接二连三的刺激,她已经能快承受不住。内心有过无数次想自杀的冲动,但是她不能自私,弟弟的性命如今还在韩抒辰手里,她忍!韩芙依看着卿以以那挫败绝望而又做着垂死挣扎的神色,内心很爽,面色却有些忧虑,“哥!你说过的,以后以以姐随便我处置,你不会插手!”“好,只要你开心。”韩抒辰抬手将轮椅调转了一个方向,一路将芙依推到了房间,卿以以爬上岸之后也跟了过来。韩芙依让佣人叫来医…
灾祸不断
发表时间:2019-12-04 14:35:05
韩抒辰没有食言,一切仪式进行完后,便命德叔带她来到了书房。“卿以以,我可以给你一个月时间,但这一个月时间里你必须好好照顾芙依。否则,我就不只是跟你离婚那么简单,还会将你送进监狱,你的弟弟也会因此而被园长丢弃!”韩芙依胜利地看向她,“以以姐,听我哥说你失忆了!原本我不想麻烦你的,可是我哥非说是你欠我的,那些证人视频什么的我一个都不信,我的以以姐那么善良,怎么可能干那样的事!”韩抒辰搁下文件起身走过来,拿过…
证据确凿
发表时间:2019-12-04 14:35:05
韩抒辰直接将卿以以拖过来,“你不是要证据吗!你自己好好看看你干的好事!”卿以以双手扶住自己的膝盖,用力将自己的身体撑高,以便看得更清楚些。电脑屏幕上正在回放那次车祸现场,奶奶对着屏幕张合了几次,即使没有声音,声学专业的她也知道奶奶说的是什么,杀人凶手是以以。卿以以双腿突然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这是事实!你就是杀人凶手。这不是事实!你是被冤枉的。两个声音在她脑海里循环起来,卿以以抬手捂着脑袋使劲摇着头,…
已无退路
发表时间:2019-12-04 14:35:04
韩抒辰,委屈和伤心瞬息交融在一起,她立即低下头,“你有什么事?”“什么事?卿以以,韩家自从有了你,这日子就没安宁过!”“自从?韩抒辰!你是不是也知道我是韩家收养的孩子?”这两个字刺激了她浑身的细胞,她缓缓抬起头,扶着墙壁颤颤悠悠地站起来,湿漉漉的衣服紧紧的贴合着她的身子,将她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余。韩抒辰别开眼,压制住心中的异样,冷冷的说:“你这个女人又发什么疯?你要不是姑姑的孩子,我早就将你赶出去了!”…
七日守灵
发表时间:2019-12-04 14:35:04
韩抒辰听时可添了不少油,韩抒辰脸上表情如故,依旧看着手中的文件。见韩抒辰纹丝不动,陈妈硬着头皮说:“韩先生!你是不知道,今天太太像是发疯了一样,抱着老夫人的尸体到处走……”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韩抒辰“啪”的一声扔下文件向那栋房子走去,后面的陈妈连忙跟上。…
争锋相对
发表时间:2019-12-04 14:35:04
韩抒辰是我的,从始至终都是我韩芙依的!”卿以以双脚一软,颓废地坐在地上,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韩芙依的话!但是现在她确实无话可驳。看见卿以以那挫败的模样,韩芙依好生得意,“看你那么可怜!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陈妈就是我的亲生母亲,所以我祝你七日守灵愉快喽!”…
数罪并罚
发表时间:2019-12-04 14:35:04
韩抒辰内心的焦急却难以掩藏。可是他一想到卿以以害了奶奶和芙依,心情又平复了些许。没错,他救她只是不想她这么容易死去,毕竟这样的女人还没受尽折磨!手术室中的医生出来说明:“手术很成功。患者的求生意识很强,只要度过今晚的危险期,休养些日子就没什么问题。”韩抒辰抿了抿嘴角,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没有那么容易死掉!……清晨,卿以以睁开眼睛后就看到了一旁睡着的韩抒辰。她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抬手想要揉揉眼睛,却不小心…
妇唱夫随
发表时间:2019-12-04 14:35:04
韩抒辰口中所说的礼物绝不是什么好东西。本能驱使着她逃离这个地方,却被韩抒辰的一只大手紧紧箍住,“卿以以,你的丈夫精心准备了一分礼物送给你,你居然敢嫌弃!”卿以以感触到韩抒辰手中的冰冷,她不敢动弹,缓缓地摇了摇头说:“只要是你送的,我永远都不会嫌弃。”韩抒辰拎着她走到了空旷的篮球场。篮球场上,一辆货车和一辆红色的小轿车面对面停着。眼下明明太阳高照,卿以以却手脚冰凉。韩抒辰没有应她,直接推给了旁边的佣人,冷…
罪名坐实
发表时间:2019-12-04 14:35:04
韩抒辰的声音,异于往常,冷凝无比!手腕处隐隐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她想躲却躲不开,本能地喊出了韩抒辰的名字,“抒辰!你在哪里……我好痛!”“痛?”只听见韩抒辰冷哼了一声,说话的语气直升冷厉的巅峰,“卿以以!知道痛就给我睁开眼睛!不然的话,我就把你的血全部抽干以祭亡灵!”这就是她爱的男人……不管对错,他跟她说话的语气永远只有命令与威胁!卿以以用力睁开厚重的眼皮,看见韩抒辰站立在窗前,他的背影在阳光下更加寂…
14738条记录 首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阅读榜
点击榜

Copyright © 2010-2029  天书文学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