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绝色校草恋上我

绝色校草恋上我

绝色校草恋上我

2020-11-21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小雅十六岁生日时,许下了愿望:尽情恋爱一场。这不太像是一个愿望,更像是一个计划。小雅的恋爱对象也在幻想中渐渐成型:要么兼具帅气、实力、温柔、优雅、智慧、冷静这些性格特征;要么兼具帅气、力量、热血、阳光、张扬、不羁这些性格特征。就在这个时候,艾辰光出现了。夏小雅对他一见钟情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精彩节选

夏小雅十六岁生日时,许下了愿望:尽情恋爱一场。

这不太像是一个愿望,更像是一个计划。

夏小雅的恋爱对象也在幻想中渐渐成型:那个少年,要么兼具帅气、实力、温柔、优雅、智慧、冷静这些性格特征;要么兼具帅气、力量、热血、阳光、张扬、不羁这些性格特征。

好友们取笑着说:“啊啊,说白了,小雅选择的少年要么是优等生型的,要么就是不良少年型的。”

就在这个时候,艾辰光出现了。

艾辰光并非不良少年,但他符合夏小雅恋爱幻想中的其中一组要素:帅气、力量、热血、阳光、张扬、不羁……夏小雅对他一见钟情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艾辰光是突然出现在F.S.学院的,换句话来说,他是转校生。

艾辰光的出场可不普通啊,F.S.学院是一所贵族学院,男生们白衣整洁,女生们裙摆服帖,而艾辰光呢,他站在学院门口,用发夹把额前过长的头发往头顶一别,又把抱在怀里的一块滑板往地上一放,再把书包往背上一甩,一切准备就绪,踏上滑板一蹬,他就以如此姿态滑进了校园里。当然,引来了纪律老师的吼叫,还引来了一部分无法掩盖激动情绪的女生的尖叫。

夏小雅没有尖叫,因为她已经被名为“一见钟情”的情感冲击震撼得定在校道上了。

从外表上看,夏小雅是典型淑女,走在校道上,她总是轻盈而过,不会让水蓝色校服裙的皱褶乱掉,不会让雪白上衣的领子外翻,更不会让蝴蝶领结有丝毫的松散。而事实上,夏小雅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行动派,她没有耐性像身旁的女生们那样早早准备着礼物却非要等到特殊节日来临才红着脸上前去告白。

三天以后,夏小雅正式行动了,此时的她除了知道自己一见钟情的少年名叫艾辰光以外,对他的相关背景一无所知。不要紧,有爱便行。行动前,她特意翘掉半天课在家政教室里奋战着。

每个女生都有属于自己的专长,夏小雅也不例如,她擅长做甜心。可不要少看这个专长哦,虽然说F.S.学院大部分女生都会做甜心,但她们没有夏小雅敏锐的味觉与新奇的搭配创意。说白了,夏小雅是这方面的天才。谁说天才来自于1%的灵感和99%的勤奋?如果真的如此,那这世上的天才便会有很多很多……而事实证明,世上的天才并不多。

那个叫艾辰光的少年仍然踏着他的滑板在校园里穿梭,当夏小雅捧着溢着甜香的盒子走出家政教室时,正好看到他的身影一掠而过。

夏小雅马上拔脚追逐而去,什么诸如校服裙摆不能乱掉领子不能外翻等淑女礼仪闪边去吧。只是,少女的奔跑是追不上少年的滑行的,她眼睁睁看着他拐进了另一道校道。

唉!夏小雅停下喘气。怎么追啊!

等等!艾辰光拐进的那条校道只通往一个地方:学院生物园。莫非他要到生物园里去午睡?即使他不是去午睡,但由于进出生物园只有一条路,所以,总会再遇上他的。想罢,立意为爱情奋战的少女继续前行。

生物园里一片绿意朦胧,夏小雅的目光如同雷射光线一般扫过绿意中的任何一个间隙。

终于,寻觅了整整二十分钟后,夏小雅惊喜的目光投向一棵树下的凉椅上。在那里,有一张酣梦的睡颜。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间隙投下,在少年的校服印上点点斑驳,轻微的风吹拂着几缕散落在凉椅边缘的亚麻色头发,他交握在胸前的双手还压着一本书……这一幕唯美得只在漫画里出现过。

夏小雅捧着甜点盒子轻轻走近,俯身端详少年的脸庞。嘻嘻,这不是艾辰光还有谁?

“艾……艾同学。”夏小雅轻喊一声,还拿起一片落叶轻砸在这位“艾同学”脸上。

一块阳光斑驳正好打在艾辰光的脸上,让他的眼睫毛看起来如同渡了金色光晕的扇贝。此扇贝动了动,睁开,一双琥珀色的眼眸迎上了夏日的阳光。阳光太耀眼了,眼睛马上半眯起来。

“艾同学。”夏小雅重复轻喊。

艾同学坐了起来,仍然半眯着眼,望向夏小雅,他的鼻子动了动,随后吐出一句话:“很香……”

“啊!我做了可可菠萝挞!要吃么?”夏小雅连忙把盒子打开,小心递出,心急速跳了起来。

艾同学凑近盒子,瞧了瞧,嗅了嗅,拿起一块放到嘴边咬一口,满意地点点头。

“好吃么?”

“很不错。”

“那么,你多吃!”

“好啊。”

看着爱心甜心一一被心仪的少年吃下了,夏小雅兴奋得快要飞起来了!一切顺利!顺利得不可思议,顺利得如同置身天堂。接下来,是不是可以暧昧地暗示“我喜欢你”?

“辰柏!你介绍得没有错,这个园子好有趣——”

忽然,一个声音打破了绿意中的美好一刻,也打断了夏小雅持续飙飞的兴奋,她与艾同学都一同扭头看向声音来源。

“刚才我在那边与一只兔子对瞪了很久,终于瞪赢它了,它失败地蹲墙角画圈圈去……呃!”随着这个声音,一个人影急速而近。此人是踏着滑板而来的,当他瞧到凉椅前温馨而暧昧的一幕时,愣了愣,急急停下滑板,用力一转,已经是转身离去。空气里留下他的话语:“抱歉啦!你们继续。”

“他……他……”夏小雅瞧瞧远去的少年,又瞧瞧眼前咬着可可菠萝挞的少年,震惊得无法完整说出疑问。天啊!怎么会有两个艾辰光!

眼前的少年吞下正咬着的可可菠萝挞,轻描淡写地回应:“哦,他名叫艾辰光,刚从国外归来的。”

夏小雅双手一抖,盛着爱心甜点的盒子从手里往下掉。怎么会……这样子啊!

眼前的少年连忙把盒子接住了,还说:“掉到地上会很可惜的。”

夏小雅愣愣看着他把盒子放在椅子上,又看着他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一付土得掉渣的黑框眼镜戴上,还看着他伸手把稍长的头发拨乱遮住了几乎半张脸……顿时,帅气的少年变成了书呆子。

“你是谁?”夏小雅终于缓过神来了,问话也完整了。

“哦,我是高二A班的艾辰柏,本地土生土长,一直就读F.S.学院。同学,你的甜心做得很不错。”书呆子如实回答。

甜心。对了,甜心!夏小雅猛地一步上前,揪起艾辰柏的衣领。“你把它们全部还给我!”吼声中气十足,惊起了树上数只休憩的鸟儿。

呜~~~~夏小雅咬牙切齿欲哭无泪,想她人生第一次邂逅一见钟情,想她鼓足勇气迈出奋战第一步,居然……被现实告知自己认错人了。前一刻的天堂,后一刻沦为了地狱。

“啊!为什么你们长得一模一样啊!”夏小雅化揪为掐,掐着艾辰柏的脖子。

“因为我们是双胞胎嘛。”艾辰柏有点无奈。

失恋的夏小雅蹲在地上为难着来来往往的蚂蚁们,低气压旋在她的头顶。

是的,她失恋了。想想,双子弟弟看到一个女生笑意盈盈地请双子哥哥吃爱心甜点,而双子哥哥又吃得那么惬意,双子弟弟不误会才怪啊!艾辰光离开时还说了句:“抱歉啦!你们继续。”啊啊啊!他彻底误会了啊!

至于混淆了夏小雅视觉的那个家伙,也就是艾辰柏,他居然继续惬意地品尝余下的爱心甜点。

吞下最后一口可可菠萝挞,艾辰柏意犹未尽,说:“同学,你的手艺真的真的不错。”

“哼!”

“日后还可以请我品尝吗?”

“哼!”

“我可以给你报酬哦。”

“哼!”

“报酬不是一定指钱,我可以帮你完成一些事情。”

“哼!”

“俗语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是艾辰光的哥哥。”

“哼……咦!?”

夏小雅一下子跳了起来,冲到艾辰柏面前第二次揪着他的衣领,承诺说:“如果你帮助我追到艾辰光我就给你做很多很多的甜点。”

“很多很多?”

“对!很多很多!数量很多品种也很多!一天一种一年三百六十五种十年三千六百五十多种!”

“成交!”

他们握上了对方的手,眼神坚定。

“哈啾!”远处的双子弟弟艾辰光抬头,奇怪了,阳光这么猛烈,自己不可能感冒吧。

夏小雅一边等待接近艾辰光的机会一边打听艾辰柏。

艾辰柏,高二A班,沉默低调,爱好念书,成绩永远是级里的前三名,没有什么特长,也没有什么怪癖。除了这份简短评价外,再没有关于他的八卦资料了。

难怪夏小雅以前不认识艾辰柏,因为平凡低调的他引不起夏小雅任何注意。她喜欢的少年,要么是艾辰光那般兼具“帅气、力量、热血、阳光、张扬、不羁”的少年,要么是漫画里描绘的学生会会长经典形象——兼具“帅气、实力、温柔、优雅、智慧、冷静”的优等生。

那个艾辰柏,虽然长有与艾辰光相同的脸庞,却整一个书呆子形象,虽然他成绩好但不代表他就是智慧的。实力?学生会名单里没有他。温柔?不正视别人的家伙那来的温柔啊。优雅?没有见过呢。冷静?那叫冷漠好不好。

还有!那个家伙居然可以为了甜点而出卖分开已久难得归国的弟弟啊!真是阴险!哼!鄙视他一下!(虽然,与他同流合污的人正是夏小雅自己。)

鄙视归鄙视,夏小雅还是一天三次地向艾辰柏发短信,询问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接近艾辰光。

终于,又是三天以后,艾辰柏给了夏小雅回音:“好好打扮一番,我为你制造与艾辰光一起跳舞的机会。”

夏小雅一跃而起,来不及细问到底是什么舞会便拉着好友A、B、C、D、E让她们尽一切所能为自己装扮,要装扮得像公主一般。

夏小雅是由艾辰柏领着进入舞会的,这个舞会竟是为艾辰光而开的,庆贺他的久别归来。舞会来宾人数不少,有夏小雅不认识的,也有夏小雅认识的。她认识的全部都是F.S.学院的风云人物。看来,艾家双子兄弟出生的家庭不同一般。

艾辰柏对夏小雅说:“舞会是我提议开的,家里爱热闹的姑姑小叔马上赞成了,再一召集,响应了一群人,都是闲得慌的家伙们。”

夏小雅一边点头一边环视灯光璀璨的会场,目光完成360度环视后,她瞄到了艾辰柏的黑框眼镜,便说:“喂,好歹这里是舞会,你时尚点行不?”晕,而且今天这副眼镜一边镜片还裂了缝。

“这是伪装。”

“伪装?”

“也是借口。给你制造机会的借口。”

说到这里,艾辰柏拉着径直走到艾辰光面前,对他说:“辰光,我摔了眼镜,回去处理一下,你代替我与小雅同学共舞吧。”

艾辰光没有异意,他绅士般向夏小雅作了邀请,领她进入舞台中心,音乐随即响起,本次舞会第一支舞由此开始。宾客们聚集而来,围成一圈,投以赞赏的眼光,就像赞赏公主与王子的天作之合。

愿望实现得太快了,夏小雅反应不过来,她只感到一切在旋转,灯光、音乐、舞步、艾辰光的笑容、宾客的掌声……待她反应过来时,这一支舞已经结束了。艾辰光松开手,躬身,后退一步,他让侍应把夏小雅领到休息区去。

夏小雅把玩着一杯果汁看向舞台,舞会正式开始了,众人纷纷一对一对地旋舞,包括艾辰光,他邀请了第二位少女跳舞,然后是第三位、第四位……是的,他是今天舞会的主角,他的笑容他的言语属于每一位来宾。

夏小雅把自己隐藏于不显眼的角落里,自我安慰:第一支舞曲,是属于我的哦,我比其他的少女们要幸运。自我安慰后,待不到舞会结束,她离开了。

次日,艾辰柏出现在夏小雅面前。

夏小雅重重地“哼”他一声:“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甜点别想了!”

艾辰柏摊摊手:“我知道,革命尚未成功还需努力。走吧,第二计划开始。”

所谓的第二计划,是指一起进餐。作战计划是这样子的:双子哥哥“约”双子弟弟一起吃饭外加“很巧地”遇上“好朋友”夏小雅,于是三人一起进餐。

有第二计划当然就有第三计划第四计划第五计划——说白了就是艾辰柏作为联系夏小雅与艾辰光之间的桥梁,让他们频繁接触。

时间这么一掠便是大半个月了。这一天,在学院餐厅的餐桌前,艾辰光支着下巴说:“小雅同学是辰柏的GF吗?”今天,艾辰柏成功让夏小雅与弟弟单独进餐。

夏小雅马上说:“不是!”

“不是的话,你们怎么天天呆在一起?”

“哪有!?”

“呵呵,我这个旁人也能每天不低于三次地目睹你们在一起。莫非……你们正在耍着什么阴谋?”艾辰光弯起一个别有用意的笑容。

“……”

十分钟以后,夏小雅跑到正在生物园看书的艾辰柏面前去,一字一句:“我失恋了!真真正正地失恋了!”

“那我的甜点……”

“当然就是吹了!”

艾辰柏很执著夏小雅的手艺,他合上手里的书,想着挽救的方法。他说:“小雅同学,这个学院里被称为‘王子’的男生不在少数,不一定只有我的弟弟吧。”

夏小雅侧侧头:“嗯?也对。”

“例如说……”艾辰柏伸手摘下自己的超级破坏形象的黑框眼镜。

“啊!”夏小雅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倒是一下子跳起来,风一般跑了出去,一会儿后又风一般地跑回来,手里多了一叠相片。

“来看!这是本学院王子外貌协会成员们总结出来的学院王子TOP.10,都很帅很有风格哦。”

“你想……”

夏小雅打了个响指:“你帮忙我,一个一个地追求啦,直至他们其中一人成为我的王子为止!”

瞧着夏小雅的背后燃起豪气万丈,适才的失恋阴影一扫而光,艾辰柏不禁放弃了本来所想,点头:“好吧。我帮你。”只要你高兴便行,只要你的笑容展开便行。

目标NO.1:天才少年羽之铭。

羽之铭,三年级的学长,上下五千年历史中外古今名人名著大事件外加天文地理无所不晓,百科全书倒背如流,懂N国语言……总之就是移动资料库外加翻译机。

艾辰柏与羽之铭居然是朋友,偶然会聚在一起聊着与学术有关的话题,今天他便约来了羽之铭,当然,夏小雅也被“约”来了,组成一个小小的学术交流会。

学术交流会结束后,夏小雅跑到学院生物园里去与兔子大眼瞪小眼,瞪完后一起在墙角画圈圈。

天啊啊啊!整整一个下午,艾辰柏与羽之铭交谈甚欢,他们根本就是旗鼓相当的角色。而夏小雅呢,她抽动着嘴角闷坐在一边,越坐越发感到自己渺小……囧!她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聊什么啊!话题太深奥了啊!

“小雅。”艾辰柏咬着一支冰淇淋前来了,他递出另一支,“我与羽之铭约好了,下周继续开学术交流会。”

“啊!放过我吧!”夏小雅对天长吼。她才不要继续去自取其辱。

咬着冰淇淋,夏小雅的心情渐渐回复了,她掏出学院王子TOP.10的照片,从中抽出一张。艾辰柏探头一看,念:“学生会会长竹哲。”

学生会会长耶,绝对是气势非凡的领导级帅哥。嗯,应该到哪里去相遇学生会会长呢?答案当然就是拜访学生会了。但是用什么借口拜访学生会呢?

“交给我吧。”艾辰柏一挥手,领路了。夏小雅快步跑上,她没有问他到底想要用什么借口,她相信他说得到就一定做得到。

果然,两人顺利进入了学生会内。可是,会长大人不在耶。副会长回答两人的疑问:“哦,会长大人的鬼灵精小GF又闯祸了,他补祸去了。”

夏小雅首先默默退场了,她是好女孩,不会做出抢别人BF的事情。反正手里还有王子候选人嘛。

两人又返回了学院生物园去,继续商议。

走着走着,夏小雅看到温室里晃过人影,不禁走近去看。哇~~百花丛中的美少年啊!她连忙揪着身旁艾辰柏的衣角:“给我想!给我想办法!给我想办法如何接近他!?”

艾辰柏倒是不急着想办法,他伸手到旁边花丛折了一朵玫瑰放在夏小雅鼻子下。顿时,夏小雅只感鼻子一痒。“哈……哈啾!”盛放的玫瑰马上只余下半朵了。

夏小雅瞬间苦下了脸。艾辰柏扔了玫瑰,掏出纸巾递给她,说:“其实呢,为了帮你找到匹配的王子,我调查过你的资料,你貌似是有花粉症的吧。”

“讨厌!怎么不提醒我啊!”

“哎呀,有花粉症的人居然还要别人来提醒,只能说明你被男色迷晕了头,呵呵。”

“讨厌!我最讨厌你了!”夏小雅一把抢过纸巾,跑出了生物园。她的身后,艾辰柏摊摊手,笑了起来。他不相信夏小雅真的“讨厌”他了,他真的调查过夏小雅的资料,不但知道她有花粉症,还知道她是一个没有仇人的女生,她的世界简单得只有点心的甜香。

夏小雅当然没有真的讨厌艾辰柏了,第二天,她又回复精神抖擞的状态跑来找艾辰柏。

找艾辰柏干什么去?当然就是继续追逐学院王子啦。接下的日子,两人便忙碌来忙碌去。

其中一个午餐时间,夏小雅的“初恋”艾辰光端着牛排坐到他们的旁边,说:“两位近来好忙哦,还一付玩得痛并快乐着的样子。真羡慕。”

“噗——”夏小雅喷汤了。

“是啊,痛并快乐着。”艾辰柏手托下巴,叹息。双子弟弟却发现双子哥哥眼神里溢着满满的笑意,不禁用手机给他发了短信:『你的狐狸尾巴已经翘起来啦。』

夏小雅马上收拾自己的态度,低头小口小口喝汤。痛并快乐着?是啊,每次都是兴冲冲地前去,结果就是郁闷地返回来。唉,那些王子们不是名草有主便是有超级怪癖。幸好有艾辰柏在,他不但会给自己打圆场让自己全身而退,还会买冰淇淋缓解自己的郁闷。

手里的王子相片只剩下一张了,明天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不成功,她决定本年度不再谈恋爱,明年生日继续许愿!

就这样子,时间来到了次日。

最后一个王子候选人是安以夜,根据昨天调查来的资料显示,他没有GF,也没有什么超级怪癖,他是学院广播站的站长,他的声音真的好好听哦。

然而,到达学院广播站后,夏小雅手里的最后一张照片也滑落在地了。原因:社里正在举行一场新社员考核测试,有新社员加入,当然就是因为有旧社员离开,而那离开的人居然是站长安以夜,他今天乘坐飞机飞到国外留学去了。

夏小雅沉默着掉头便走,一直走一直走,从广播站走到学院正门,又从正门走到后门,再从后门走到正门。艾辰柏一直跟着他。

站在学院正门,夏小雅高举双手打算对天长吼时,一张宣传单塞到了她的手里,那派宣传单的人机械着说:“水族馆正式启动欢迎光临。”

水族馆?从来没有去过呢。

“艾辰柏~~哇!”正喊着这个名字的夏小雅刚转头便看到艾辰柏的戴着古老黑框眼镜的脸距离自己的脸不足5CM。“你干什么啊!”

“随时候命而已。”

“候命?”

“嗯。”

透过厚厚的镜片,夏小雅看到艾辰柏眼内的真诚,心里不由得感叹:真是好人。不利用他真是一种浪费!

说到做到,夏小雅迅速伸手拿掉艾辰柏的黑框眼镜。

“喂,你……”

容不得艾辰柏多说,夏小雅又取下自己头下的发夹,把他过长的留海固定在头顶,就像当时艾辰光出场时的发型。

“我说,小雅同学……”

夏小雅仍然不给艾辰柏说话的机会,她一拍手掌,吸一口气,拉起他就跑。“我们去水族馆玩啰!”艾辰柏的身高与体重都远远超过夏小雅,如果他不愿意,夏小雅绝对是拉不动的。只是啊,他却随她迈动了脚步。

海洋公园里,两人就像所有首次参加水族馆的游客一下,趴在厚厚的透明隔层外,指着水里的鱼说着笑着惊讶着赞叹着。

忽然,夏小雅惊讶着转头,说:“不是吧,那么小的一尾鱼你也看得清楚!艾辰柏,你视力到底多少啊!”

“左右各是1.5。”

晕,根本就不需要带什么眼镜嘛!夏小雅一转身就掏出那幅严重影响帅哥形象的眼镜扔进垃圾桶里去。

“喂!”

“哼!你是装的。”夏小雅对艾辰柏双手叉腰。

艾辰柏摊摊双手:“没有办法,如果我不装装书呆子,大概会像辰光那样,刚到学院便被不认识的女生追着要告白。”

“哼!你指影射谁啊!”

“还有谁呢?”

“讨厌!”

夏小雅握起小拳头就要攻击,艾辰柏连忙逃。逃了几步,他却发现她没有追上来,不禁停下往后看,竟然看到她定格在原处。艾辰柏顺着夏小雅的目光寻去,找到了缘由。

那是一个孤寂的浅蓝色身影,他站在那里,张开双手,凝视水中的游鱼,明明隔着厚厚的隔层,却让人感到他置身于水中,就像是刚刚化为人形的人鱼王子。

宇文蓝便以如此之姿掳获了夏小雅的视线,以及闯进了她的心,让她不禁向他迈出脚步。

返回F.S.学院已经是晚上,艾辰柏以闯一般的姿势跑回自己与弟弟同住的双人宿舍,他进门第一句便是:“辰光!给我调查那个叫宇文蓝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艾辰光咬着苹果自电脑显示器前转头,一下子被苹果噎着了。“辰柏……你干吗……COS我的……造型!咳咳!”

“因为夏小雅喜欢这个造型!”艾辰柏一把推开弟弟,霸占电脑开始黑客行为。

艾辰光继续咬苹果,他猜,大概就是夏小雅喜欢上一个长得非常王子的叫宇文蓝的家伙吧。

完全正确。夏小雅对宇文蓝一见钟情,宇文蓝好像也对她一见钟情,两人就站在水族馆的游鱼前,把“邂逅”一词演绎得如梦如幻。(“如梦如幻”是夏小雅自己的评价。)

资料找到了。宇文蓝,某某家族的公子,有些许体弱多病,从小呆在家里接受精英式教育,多才多艺,没有怪癖,由于日子过得太好所以有点不食人间烟火。

艾辰光在旁笑了出来:“不食人间的王子殿下,真的非常符合小雅同学的浪漫情结。我亲爱的辰柏哥哥,你错过机会了。”

艾辰柏严重皱起眉头。

我们的公主终于相遇到王子了,故事至此结束了吗?当然不,故事继续着呢。

两天以后,夏小雅跑到艾辰柏的班里找他。

“呃……你是艾辰柏吗?”夏小雅小心地问。

不但夏小雅如此问,其他女生都如此问过,因为啊,当她们看到艾辰柏同学以焕然一新的形象出现在班里时,都以为是近来热门话题人物艾辰光同学走错教室了。过去的艾辰柏隐藏得实在太好,居然没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啊啊啊!众人现在才知道学院里居然存在一对帅哥双生子!

“有什么事情呢?”艾辰柏支着下巴问,“对了,小雅同学,你应该给我做甜点了吧。我的任务完成了。”

夏小雅的脸庞一下子红了,她小声地说:“还没有完全完成呢……不过,他……提出约会了。他说今天下午会派车到学院门口接我。”

“那关我什么事?”

“我想……”夏小雅对着手指头,“我希望艾辰柏同学悄悄尾随,帮我确定一下我与他走在一起是否合适。就是说……你当我的恋爱参谋。”

艾辰柏差点要冷笑出来。不过,他答应了。他……他要去监视!

就这样子,一场奇怪的约会出现了。约会地点是海边一家幽雅的咖啡屋,夏小雅与宇文蓝坐在临海的窗前,而艾辰柏与艾辰光坐在大厅的另一角。对的,艾辰光也在。

那一边,夏小雅与宇文蓝以很低的声音谈笑风生,这一边,艾辰光郁闷喝咖啡,他对目光集中在窗边的哥哥说:“辰柏,其实我与你同时出现是非常惹眼的事情。”

“我们从小就分开,现在团聚了,一起喝个咖啡有什么问题。”艾辰柏目不斜视。

“那些女侍应生的目光好可怕啊!”

“管她们的,我们又不是没有钱付账。”

“……”

唉,这年头同人女多啊!两个帅哥一起上情侣咖啡屋本来便是惹眼的事情,而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帅哥一起就更……惹眼了。几个女侍生微笑着用眼神传递信息:华丽丽的双子爱啊!

再来说说他们的监视效果:品尝咖啡完毕,宇文蓝绅士地邀请夏小雅到海边走走,然后送她回学院,一切正常。

艾辰光如释重负,但艾辰柏随后一句话把他打翻在地。艾辰柏说:“一次代表不了什么。”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夏小雅与宇文蓝又约会了几次,艾家双子生继续护航。艾辰光干脆换上女装,他宁愿男扮女装也不愿意被同人女们用暧昧的目光审视。

夏小雅近来很忙,不但要准备着与宇文蓝约会(约会前的准备工作是非常巨大的哦),她还要练习舞蹈歌唱钢琴小提琴等各种才艺。为什么?原因居然是宇文蓝派了他的老师前来F.S.学院教导夏小雅各种才艺。

“很累诶。”这一天,练习后的夏小雅坐到生物园的凉椅上休息,艾辰柏就在她的附近。

“为什么不拒绝?”艾辰柏的声音从树上飘下。

“因为……”夏小雅又开始对手指头,“宇文蓝希望我变得完美嘛。”

随着“哗啦啦”,艾辰柏带着一身的树叶跃下来,他一脚踏在凉椅上,俯视。夏小雅不禁向后挪了挪。“干……干什么?”

“夏小雅!你已经很完美了!在我感觉里,本来的你已经足够完美了。是拥有个人特色的闪亮的完美。那家伙凭什么要改变你!”

“但是……”夏小雅眉头一皱,反驳,“宇文蓝希望我变得更完美,是因为他在乎我啊!”

艾辰柏怒视她一眼,又摊了摊手,转身走掉了。

夏小雅一下子躺在凉椅上,她想:艾辰柏为什么如此大反应啊!?

艾辰柏以为,夏小雅从此不会再与自己有任何接触了,想不到,她在两天后再次蹦到自己面前,开口便是:“陪我去买跳舞的鞋!”

艾辰柏还没有收起目瞪口呆的表情,已经被夏小雅拖到公主屋去了,她嚷着两天后的舞会将在海边别墅举行,也许宇文蓝会很浪漫地邀请她在沙滩上共舞,所以,为了安全起见,绝对不穿高跟鞋去。

艾辰柏叹一口气,又笑了笑,是的,这才是夏小雅啊。她是永远没有仇人的,她永远向往着公主王子的浪漫际遇,她也永远这么让人生气不起来。于是,他替她挑选了一双有缎带的舞鞋。

艾辰柏说:“这是公主的舞鞋。穿着它,公主便可以在大理石上跳,可以在沙滩上跳,可以在草地里跳,也可以在水晶湖的湖面上跳。”

“哇!我就选它了!”夏小雅兴奋着抱起舞鞋蹦跳着。蹦着跳着,她转头,“谢谢你!艾辰柏同学!”

艾辰柏努力给她一个友好的笑。他对自己说:为何要苦笑呢,她高兴,她快乐,她幸福,便可以了。

那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日子终于到来了,盛装的夏小雅被专车接走了。

艾辰柏呢?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跟去,貌似一切已成定局了,他也认同宇文蓝了。正想着,一套礼服扔了过来,盛装的双子弟弟往他面前一站:“舞会嘛,向来是我的爱。而你呢,是骑士,骑士不看到王子把公主带上王后的宝座都不能够松懈警惕,知道吗?”

这是什么理论?

不管这是什么理论,艾辰柏被弟弟强行套上礼服,拽向了海边别墅的舞会。

这的确是一个梦幻之夜,尤其是夏小雅看到一双水晶鞋被棒到她面前的时候。宇文蓝说:“它是属于你的。舞会上,我要把我的公主介绍给众人。”

夏小雅脱下艾辰柏为她挑选的舞鞋,说了声“艾辰柏,对不起”,然后穿上了水晶鞋。

然后,当她刚穿上的一刻,马上皱了眉,童话终归是童话,在现实里,水晶是不适合做鞋子的,它……硬硬的,挤着脚趾,迫着脚跟,刮着脚帮。很痛。

宇文蓝却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他把夏小雅领进了舞会里。夏小雅想:忍耐吧。可是,一个人可以不穿鞋,但绝对不能够穿一双完全不适合的鞋。在舞会里走了半圈,夏小雅的脚已经痛得无法忍受了。

“蓝……我可以换回我的舞鞋吗?”她轻声说,“脚很痛。”

“不可以。”宇文蓝完全不在意,他转头,投来命令式的目光,“瞧,大家都羡慕着你。你今晚得继续穿着它,包括一会儿的跳舞。”

“为什么一定要?”

“因为我已经宣布了,我的公主是穿水晶鞋的那一位。”

“但是……”

“没有但是。完美,必须付代价。”

完美?夏小雅一下子想起了艾辰柏曾经的话——夏小雅!你已经很完美了!在我感觉里,本来你已经足够完美了。是拥有个人特色的闪亮的完美。那家伙凭什么要改变你!

艾辰柏,你是对的。现在,你在哪里?为何不在我的身旁?

宇文蓝递来一杯酒。“拿着。走吧,我还得继续向宾客们介绍你。”

“不!”随着着这声“不”,酒杯掉落在地,碎了。夏小雅爆发了:“我不喝酒!也不穿两块石头!更不会当一个傀儡娃娃!”

就这样子,夏小雅在众人惊讶目光下,蹭掉所谓的水晶鞋,弯身拾起它们扔到桌面上,扫翻一列酒杯。然后,她头也不回地赤足走出了大门,刚踏出大门,她便飞奔而去。远远地,远远地离开这个虚假的童话舞会。

夏小雅坐在沙滩上,吹着风,听着潮,看着月,自言自语。

“如果……如果艾辰柏在身旁,他会说什么?”

“我会说:公主,你的舞鞋掉了。”一个声音响不丁地在身后响起。

啊!夏小雅猛地转头,看到此时此刻最想要见到的人。随即她又转回头来,低下去。实在没有面目见他诶。

艾辰柏走到她的面前,单足跪在沙地上,放下一双缎带舞鞋,正是被水晶鞋取代的那双。他又从礼服口袋胸口抽出丝质手帕,轻抬起夏小雅的被水晶鞋弄得红肿的沾着细沙的纤足,他一边轻抹一边说:“那一天,艾辰光与你共舞完毕,转身与其他少女同舞,被撇下的你就那样一直看着他,我却在暗处一直看着你。你猜我当时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不会是嘲笑我吧。绝对不会的。”夏小雅相信。

艾辰柏故意卖着关子,他把细沙全部抹去,又替她把舞鞋穿上,绑上最漂亮的蝴蝶结。

“说啊,你当时想……啊!”夏小雅一下子被艾辰柏抱了起来,不禁惊呼一下。

艾辰柏说:“当时,你的背影是如此落寞,我很想走上去前,向你邀请: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但你却没有邀请我”

“为此,我后悔了很久。幸好,现在为时未晚。”

说着,艾辰柏迈动双脚,抱着夏小雅在月夜沙滩上旋转着。夏小雅连忙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只有这样子,才不至于被甩出去啊。月光女神的目光照耀下,可见有几点亮光掠过,也许,只有风精灵才知道那是少女喜极而泣的泪水。

“艾辰柏!跳舞是两人一起的,放我下来。”

“不行,你的脚有伤呢!”

“我要被你转晕了啊!”

“晕了也没有关系,我会抱着你回去的。”

“讨厌!”

“据我所知,你的‘讨厌’其实是‘喜欢’的意思!”

“啊!讨厌!讨厌!!讨厌!!!”

真的好讨厌哦,那个书呆子少年竟然不断蜕变,逐渐拥有了帅气、实力、勇气、温柔、优雅、智慧、冷静、热血、张扬……这些性格特征,并且,他还拥有“真诚”这个最最重要的性格特征。

太完美了!夏小雅彻底沦陷了。

真是可喜可贺啊。

对了,回去要给艾辰柏做最最最美味的甜点,因为他完成任务了,他终于为夏小雅公主寻到一位王子了。至于“王子居然正是他本人这个问题”嘛,纯粹是刻意的。

噢,我们的两位主角好像忘记了什么。公主落跑了,舞会会变成怎么样?

无须担心,舞会继续着,因为宇文蓝王子可以继续寻找愿意穿上那双水晶鞋的公主。

而美少年艾辰光呢,尚在舞会里,他款款走到一个盛装的少女面前,躬身,“公主不一定拥有水晶鞋。这位公主,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曲吗?”

“当然可以。”这位公主欣然接受了邀请。

公主不一定拥有水晶鞋。

没有白马的王子仍是王子。

因此,每一天,都有公主与王子相遇、相识、相恋。

强力推荐
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
《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的主人公是楚风许雪青,为您提供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小说的精彩内容。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小说内容讲述了:穿越到一个孤儿身上,却有六个兄弟姐妹,楚风表示自己一点也不缺家庭的温暖,毕竟那些家人一个比一个优秀,而他只需要败家就好。
更新时间:2020-08-05
阅读榜
  • 我是谁
    我是谁
  • 太后,悠着点
    太后,悠着点
    年仅十七岁的太后突然失忆,是为情自杀还是遭人行刺?一朝醒来记忆全无,面对空白的过去,未测的将来她该何去何从?有人笑里藏刀,有人口蜜腹剑,有人忠心耿耿,有人别有所求,然而她却如同一张白纸难以分辨。
  • 凤凰之决斗胜者
    凤凰之决斗胜者
    林志幻是一个有着很高灵力的孩子,但是他不是族长的孩子,而这个灵力的大陆有一个规定,不管是谁,只要是灵力最高那么就可以成为新的族长,所以在林志幻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被族长用了一种法术,直接禁锢了林志幻的灵力。随着林志幻的长大,看到别的小朋友都能够费城优秀的用自己的灵力,他的心里是非常的羡慕的,而这个时候族长的孩子贾鹏就会过来嘲笑林志幻,林志幻也不当回事。
  • 萌宝PK:爆宠甜甜妻
    萌宝PK:爆宠甜甜妻
    在乔伊眼里,陆擎昊是她的小竹马,腹黑上司以及……她这辈子忘不了的男人。可在陆擎昊眼里,乔伊只是他的贴身助理及……未来弟媳。只是这贴身助理怎么被他拐到房间去了?“乔伊,陆梓昊跟你求婚你为什么不答应?你心里想着谁?这些年你一直待在我的身边——”“反正不会是你,陆擎昊,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事,我再也不会做了!”“那么这次,换我追你!”“……”于是傲娇男火力全开,恨不能把乔伊宠上天!直到有一天某人腆着脸打算住到她家去时,却赫然发现——这该死的女人居然有个四岁大的儿子?还那么像他?看来,是时候把她拐到他户口本上去了!后来乔伊才知道,陆擎昊对她来说还有另一个身份,史上最幼稚缠人的老公!
  • 傅少娇妻心尖宠
    傅少娇妻心尖宠
    《傅少娇妻心尖宠》是唐醉著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傅少娇妻心尖宠》精彩节选:她曾是世家名媛,如今落魄不堪,受尽屈辱。他是关城傅爷,权势滔天,备受瞩目。她被设计陷害,他施以援手;她被嘲笑侮辱,他护她左右。最终,她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他说:“你那么惨,不如嫁我好了。嫁给我就没人再敢欺负你。”她拒绝:“可我已经嫁人了。”“你前夫又坏又蠢又没用,你老公只能姓傅。”他抽开领。“乖,过来让我先教你怎么接吻。”前夫陆斯辰:“姓傅的没一个好东西。漫漫听话,跟我回家。”...
  • 豪门婚爱情未了
    豪门婚爱情未了
    她为了救她的儿子,不惜铤而走险挪用公款!一边是自己十几年来爱慕的女人,一边是公司的形象。到底他该如何才能两全?两难的他还要时时防备她初恋对象和公司爱慕者,简直是四面楚歌啊!乔儿,你什么时候才能乖乖的躲在我的背后呢?
点击榜
  • 三生孽缘三生情
    三生孽缘三生情
    前世,星星上的两个人相遇,留下一段旷世恋情,最后却落得一年只能见一面的下场。今生,人界,“他的心脏吗?”“时间不多了,我们最后来一场约会吧!”。。。。。。“你做不到,那就让我来”下一世,神魔大战,当初最爱的两个人站在了对立两面当一个人的灵魂改变,另一个人因爱生恨,两人之间产生的火花又该如何熄灭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鹤寻归觅
    鹤寻归觅
    他随着鹤而来,伴着清风,映入了我的眼帘。年上,冷淡文风。这是两个人的故事。
  • 黑夜帝国的女王
    黑夜帝国的女王
    她,是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从小受尽委屈欺负,在人生的路上非常艰辛走着;她一度以为她的人生,或许就会永远这样,直到她自强自立,遇到了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坎坎坷坷之后,她不但收获了最宝贵的友情,还收获了她后半生的幸福;只是,她的人生之路仍然有一些绊脚石,还有人妒忌她历经千辛万苦得到的一切,想方设法都要从她身边夺走她的幸福;坚强聪明果断如她,又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人得逞?风云过后,彩虹依然美得耀眼……
  • 快穿之最强炮灰上位记
    快穿之最强炮灰上位记
    【宿主,请以正规渠道兑换物品】“啥?抢到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宿主,请不要培养智能篡位!】“我的人工智能比较有脑子!”【宿主请你放弃你脑子里打死我的想法,系统也是有人权的!】“你太美,我放弃不了,所以受死吧!龟儿砸!”某系统觉得,自从有意识以来栽的最大的跟头,就是遇到了这个煞星宿主!有着强烈的报复社会性格不说,满脑子想着怎么整死它。明明只要夺个气运,非得搞得整个位面人仰马翻不说,还把它当成移动宝库……某系统很是无奈:【宿主,麻烦你醒一醒,开始任务了!】
  • 相思无解梦无痕
    相思无解梦无痕
    小说主人公是上官茗温彦的小说叫《相思无解梦无痕》,是作者临江仙创作的古代虐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赐婚被迫嫁给残暴的温将军,上官茗才知晓是当初悔婚的温彦。被虐的上官茗,只记得那一场雨夜……隐瞒的爱,只恨阴阳两隔,相思无解!...
  • 重生八零追夫攻略
    重生八零追夫攻略
    白白重生回了18岁并且被强行绑定了一个无良系统。身为星际管理局评委第二悲惨人物的她,必须扑倒第一大悲惨人物,令他一生快乐,脱离悲惨,再顺带她一起走上人生巅峰。白白怒而掀桌,踏马为什么和看到的小说不一样!不能因为我读的书少就这样坑我!

Copyright © 2010-2029  欧麦噶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