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这首情歌该怎么唱

这首情歌该怎么唱

这首情歌该怎么唱

2020-11-21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她,因为他成了忘恩负义之人,因为他被逼着堕了胎,因为他割腕自杀。他,因为她与父母反目成仇,因为她受了重伤,因为她差点坐牢。他们彼此都在为对方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但也因为有了彼此才有了幸福与快乐。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不够爱他的,其实,她错了,她是足够爱他的,不然,怎会因他失去了生命。她已在他心中扎了根,就算失忆忘记了所有人,也不会忘记她。他们始终无法在一起,但是,他们确实拥有了彼此。他会带着她,踏过一片片绿草,看一群群海鸥,去回忆以往的点点滴滴。

精彩节选

第一章,诚宇,你的好我知道,可是,能给的,只有对不起

人生漫漫,情意长长,爱意悠悠,春夏秋冬的几番轮回,不变的是真情真意。当初,是谁?将它苦苦留恋,又是谁,为爱痴狂,为爱沉醉。

爱情,像邂逅一场盛景后,摆出美丽而苍凉的手势。

简默站在阳台上,任月光洒满了她身,长长的睡裙洒在后身,她像个忧郁的公主,每当做了恶梦之后,她便会站在这十二楼高的阳台上抽上一支烟,接受着月光的洗礼。

生命中,最舍不得的那一页,总是藏的最深,风将飘落的日子吹得很远很远,只留下甜蜜又痛苦的回忆。

尽管是两年了,但,终究是付出过的,而且付出得那么深,两年,怎么可能能痊愈,每当卸下繁重的工作就会想起那些陈年往事儿,摸摸胸口,还是会觉得那颗心在微微发疼。十九岁的生命里,也曾因为他而美丽过,可是,她始终是恨他的,恨他的欺骗,恨他的一去不回,恨他的父母,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投入得那么深呢,如果不够爱他,那么自己也不会这么难受吧。可是,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明明可以接受普诚宇,可是,却对以往念念不忘,她曾看过心理医生,医生说,她只是在为一种没有结束的等待而等待,当然,她是不会承认的。

凌晨三点的时候她才从阳台返回房间,吃了安眠药睡着了,迷糊中听见手机铃声响了,又停了,又响起,连续几次她才将手机接通放到耳边。

“简默,你没事儿吧?”手机的另一边是普诚宇富有磁性的男声。

“诚宇啊,我没事儿,吃了药睡过头了而已。”简默依旧闭着眼睛,不想睁开。

“哦,怎么又吃药了?不过没事儿就好。”他知道简默常靠服用安眠药来入睡,打她的手机播上十多二十分钟不足为奇,但他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听简默这样说了,他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于是说:“都十点过了,快起来了吧,我给你带了吃的。”他总是想得那么周到。他怕简默会说一些拒绝的话,又赶快补上一句,“我已经在你门外等了你多时了哦。见我这么有诚心,不会狠心的拒绝吧?”

他能听到简默的轻笑声,“快开门啦,腿都麻了。”

他本来以为还会再等上十多分钟等简默梳洗之后,没想到一分钟之后简默就把门打开了,笑脸盈盈得看着他,她还穿着睡裙,两个肩膀露在外面,光着一双脚丫,出水芙蓉般的美丽,她的美他从不否定。

他扬了扬手里的餐点,简默毫不客气的接过就往客厅里走去,边走边说,“普经理,你太不理解我们这些员工了,我昨天可是加班加到十二点过的,今天休息日也不让我好好睡一觉。

“怎么说话呢?我可是很理解你们的好不好,我大老远的给你送本来是早餐的午餐,还成了我的不是了。”

简默扁扁嘴说:“是,您真好。”简默揭开塑料袋,里面是西区的烙饼,第一次和伍悦去吃的时候,她就吃了四个,菲厢道的瘦肉粥,也是伍悦带她去吃的,那儿的瘦肉粥特别地道。

西区在城西,烙饼是西区的一家路边摊阿婆买的。而菲厢道在城东,两个地方的距离得开上一个多小时的快速车程呢,因为前几天她还在念叨想吃那两个地方的东西,所以,疲惫不堪的他清早就驱车去了这两个地方,因为路上有些堵车,所以买回来都这个时候了。

简默有些不好意思得看了看一脸得意的普诚宇,本想说句谢谢,普诚宇却急于要她快吃。他不想听她对他说谢谢,谢谢,不是他想要的,他只是想要在她心中占据一点位置,仅仅一点就可以了,他想让她知道,即使没有了顾邵泽,也会有人为了她而付出一切的,这些,并不是只有他顾邵泽能做到,他普诚宇照样可以。

其实,他对她的好,对她的关心,她都知道,可是,当和他过多亲密时她便会排斥,也许,是还放不下从前吧。

他坐在她对面看她吃东西,他不奢求多的,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安静得看着她,在她伤心难过时,可以陪在她身边,仅此而已,都足够了。

简默抬起头睁着大大的眼睛,问:“你真不吃?”他看着她吃,让她觉得怪不舒服的。

他微微向后仰,靠着椅子,悠悠然的说,“我吃了,再说,我只买了一份,你还想分一半给我吗?如果要分我一半,那也是可以的。”

“嘁,我只是觉得你看我吃东西的表情像是饿了大半个月的样子,我以为你饿了。”

普诚宇轻轻蹙眉,然后嘴角又露出淡然的笑,“我只是好奇,你的吃像不得不让我想起外婆家的那只猫。”

“那多可爱啊!”简默得意得笑了起来。

普诚宇看着她的笑有些木然了,简默变了太多了,现在的她和以前的她完全挂不上钩了。“简默。”他轻轻唤她的名字。

“嗯?”

普诚宇抓着简默拿着勺子的手,认真的说:“简默,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任何痛苦和欢乐都可以在时间的推移中找到最后的归宿,释放自己,让自己真正快乐起来,也,让我能有个机会。”

简默一时之间还未反应过来,用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望着他。

随之,他抓着她手的力度逐渐减小,然后放开了她。

就在他放开她时,她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普诚宇的视线未曾离开过她,他说:“过几天我可能会去深圳那边的处理一些事儿。”他在等,等她的回答。

简默放下勺子,把视线落在碗里,她不敢看他,她在害怕,害怕失去,也害怕看到他眼里的痛苦与忧伤。

他以为她会选择沉默,没想到她突然抬起头,对上他那清澈的双眸,“那就去吧,可能会去多久?”

普诚宇刚刚还有神的眼睛突然因为她这句话而变得黯淡下来了,只要她能说一句“必须去吗?”“能不去吗?”之类的话,那他一定不会去,就陪在她身边。可是,她无所谓的让他去。

“可能会去上大半个月,如果耽搁了,可能也会有一个月。”

她轻轻“哦”了一声,然后就开始收拾餐桌,她终究还是选择逃避,她拿着碗筷准备进厨房时,他又叫住了她:“简默。”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挂满了忧伤与失落的表情。她好像把他拒之千里之外了。

“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她停了几秒,然后回头对他笑了笑,说:“记得从那边回来时给我带些特产。”说完,她径直走进了厨房。

待她进入厨房,他捂住胸口,那里,很痛很痛,她还是不肯接受他,做了那么多,还是抵不过那个伤害了她的人。

诚宇,对不起,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如果和你在一起了还想着那个人,那对你就太不公平了,所以,我没办法,没办法给你爱。

她听到了关门的声音,她也知道,他走了。他还能承受多少呢?还能坚持多久呢?这不是她所希望的,因为她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时候才能忘记过去,什么时候才能从那段记忆中走出来。所以,只有对不起。

第二章那个侧影,是谁

普诚宇走那天,他对简默说:“好好照顾自己,别累坏自己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关心的叮嘱。其实,想说的何止这些呢?只是,他不想逼简默,他知道,如果再让简默答复自己,或者接受自己,她一定会逃吧。但是,他没有把握,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握,他没把握能把简默留在身边,他清楚,她念的依旧是顾邵泽。于是,他给她更多时间,离开一阵子,给她空间和时间。

看到他灿烂的笑,看到他离去的背影,那么无奈,那么孤独,能给他带来更少的伤害,那就是不要给他任何希望吧。

虽然心里那块位置容不下普诚宇,但是,他的离开让她更害怕,好像突然折去了翅膀,危险便会来到。是的,她也承认,她的确依赖上他了。

她把食指按住太阳穴揉了揉,看了看天气,还不错,决定去买些中药,最近的精神状况不太好,晚上又睡不着觉,有些失眠,每晚都靠安眠药来入睡也不是办法。

途中,伍悦打了个电话来,无非就是姐妹聚餐,对于什么热闹的场合,她一向是反感的。所以,乱忽悠一番挂了电话。

“季仁堂”是季老先生开的中药店,他的中药特别管。

季老先生看见简默来了,对旁边的一位实习生说了什么,然后向简默走来,露出祥和的笑。

季老先生是个严肃的小老头,对于别的病人,他除了问病况其他一律不问,对于简默也是一样的,后来简默又连续来了几次,一次生,二次熟的,俩人也聊开了,挺投机缘的俩人,季老先生对简默就像对孙女一样,看到她来了,皱了一天的眉也会舒展开来。

“先生。”

“你这丫头,又累出毛病了吧?”

简默调皮得吐吐舌头,她也有感觉,觉得和季老先生特别熟悉,像亲人一样。

简默的药都是季老先生亲自。季老先生边抓药边说:“茯苓,石菖蒲,五味子,莲子。都是安神宁神的药,回去煮了睡前喝。”然后他把药一包包装好给简默。

简默乖巧得点点头接过,“谢谢先生了。”

“丫头啊,别太累了。”

简默摇摇头,“不累。”

季老先生深深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说:“是心累,别让心太累了。”

告别了季老先生,把药放在副驾驶位上。

她在想季老先生的话,心累,心怎能不累,每当想起过往,心里就难受得要命。

准备驱车离开时,她有些惶忽了,直到那个身影消失在她视线里,她才回过神。刚刚那个人,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像那个人,虽然只是看到侧面,但是仅是一个侧面她就怕得要命了。她摸着胸口,快节奏的跳动着。她试图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她安慰自己,觉得可能是太累太困了,而且这阵子老是在想他,所以才出现了刚刚的错觉吧。

她不想再深究下去,都已经两年了,两年他都没出现过,现在又怎么可能出现呢。也许,他早就和高唯唯结婚了,也许,早出国去了吧,再怎样,他也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若城也不小,茫茫人海,再次相遇的机会也是百分之零点一,小之又小。

他透过落地窗看到她开着车慌乱得逃去,嘴角露出无奈的笑,然后再推开门走进中药店。

一路上,她基本上是开着车狂飙到家的。

回到家,反锁了门,直接把药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自己则坐在地上,安静得坐了好久。直到普诚宇的电话打来才把她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中。这时才发现,双腿早已酥麻了,手撑着地面爬了起来往沙发上靠去接下普诚宇的电话。

他告诉简默他的一切行程,简默也只是嗯嗯哦哦的回答。

“简默,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

“酒店里的事儿你不用太操心,如果遇到什么事儿都等我回来再处理,别一个人去面对。”他知道,只要他离开,那么她少不了一些麻烦的,他不希望她太累。

“诚宇,谢谢,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她突然有些哽咽了,心里有些难受。

普诚宇也有些受宠若惊,好半天才说了个“好”字。

明明说话挂电话了,可是握着手机的手却不想放开,他想她,仅仅离开数个小时而已,他就忍不住的想念了。

他从不先挂电话,她明白,所以,伸出食指,轻轻滑过挂机键。

没有的普诚宇的声音,没有喧嚣的城市声,安静到了不行,看着茶几上的中药,那些片段又浮现了出来,中药,他说过他喜欢学医,想当中医,而她,从小就吃不来西药,生病不舒服都是去中药店买中药,他们两个是多么贴切啊!

曾经,她生病时,他站在厨房里帮她煮中药,他还一一给她介绍那些药材。

那个时候,家里只有他们两个,整个家里,都充斥着满满的中药味。而现在呢?仅仅是看到了一个像他的背影就成了这个样子,她突然冷笑起来,有些自嘲自己那愚笨的做法。

第三章为什么又要出现?

她一直在害怕,晚上,关了灯,眼前便会出现那个身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可是却风平浪静得过了一周,她也就又安定了下来。

没有普诚宇的日子好像有更多空闲的时间,本来说好和伍悦一起来餐厅吃饭的,结果,简默被她放鸽子了。

轻轻推开餐厅的门,踩着十公分的高跟走进去,餐厅里放着悠扬的卡农旋律,整个心情都变好了。

也许是服务员被她的美丽给迷倒了,所以给她找了个靠窗的好位置。

她点好菜对服务员微微一笑,那服务员立马红了脸。简默心想,这人还真是奇怪,明明是那种表里不一的人,还脸红装纯情。

菜还没上来时她便无聊的开始打量这家餐厅,面积不算大,不过装潢还不错,暖色调的。这家餐厅是伍悦喜欢的,她说这儿的乳鸽很够味。

她有些埋怨伍悦的不厚道了,一个人吃东西是很寂寞的,于是,她又百无聊赖得翻看杂志。

“简默,好久不见。”好听清脆的声音,并且是那么的熟悉。

她抬起头,一看,有些傻了。说话的人是高唯唯,而她旁边,竟是他。不过两米不到的距离,那么近,可是却感觉那么远。两年不见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依旧好看的俊脸,只是棱角更分明了,穿着西装看似更成熟了。

简默也不过只是愣了那么一会儿便立即调整了心态,不惊也不喜的对高唯唯说:“真是好久不见啊。”这个好久还真是有些久了。她又转头笑脸迎上对高唯唯旁边的他说,“依旧那么郎才女貌,看来过得挺滋润的嘛。”

顾邵泽的嘴角微微上扬,一种不羁,他说:“嫉妒吗?”

她装出疑惑的样子,“嫉妒?我嫉妒什么啊,你有的幸福我还是有的啊。”说出这话,她还露出幸福甜蜜的样子。

顾邵泽简直要磨牙了,她为什么要装出这个样子,是想要气死他吗?的确,他被气得不轻。

高唯唯说:“简默,不介意让我们和你拼桌吧,好久不见了,想聊聊。”

“好啊,坐吧。”

高唯唯叫服务员拿菜单过来,而顾邵泽从开始进门到现在,他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她。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就在对面坐着,她居然还说你有的幸福我还是有的这样的话,难道她真的和普诚宇在一起了?

简默突然起身,说道:“抱歉,我先离开一下。”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马上离开,然后不再回来。

高唯唯还故意叮嘱道:“记得快回来哦!”

她起身离开,她必须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直到走到看不见大厅的地方,她才捂住跳得不行的胸口,那一刻,这里,胸口,心脏好像都要跳出来了一样。

两年来,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两年之后,突然的出现,身边还带着当初的情人,真是好笑,好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简默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一个笑话了。

简默靠在洗手台上,转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确实美,可是,美又能怎样?他终究是选择高唯唯的吧。

从包里拿出一盒女士烟,抽出一支放在唇边,然后再点燃。她娴熟得吐出一圈一圈的烟圈,如果在画家的眼里,那么,这样状态的她呈现出来的绝对是艺术吧!

她补了妆,尽量让人看不出她是哭了一番的样子。

从她离开位置开始他就跟着来了,一直在过道里等她。看她过来了,站直了身子说:“怎么这么久?不会是躲在里面抹眼泪吧?”

她站住了脚,也许是因为过道里灯光太过昏黄,她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过,也不示弱的说:“再怎么也不会因为你而浪费我的眼泪。”

他向她走进,走到她面前时她自然反应得向后后退了一步,好像他就是危险动物,她得远离,他轻轻一笑,觉得她的行为动作太过自护,突然有些恨自己,如果不是他,那她也不会这么防备吧!

“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做?”他想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简默冷笑道:你是在问我吗?

“你知道的。”

“你怎么不去问顾天翼呢?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啊!”

“简默,你……”他有些生气了,他不明白当初她的离开,她居然把他的父亲告上了法庭,还把父亲一手经营的公司搞垮,还有,她,居然抹杀掉了他们在一起的一切,他也恨,可是,又能恨谁呢,恨眼前这个人吗?那是他的最爱啊,又怎么能恨呢?

他知道她现在一定不会说,他也不打算问了,用有些暧昧的语态说:“我知道,你还爱着我。”

简默扬起嘴角冷笑着说:“两年不见还是如此啊,我还真是替高唯唯感到心寒,像你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值得爱的?”

“像我这样的男人偏偏就有你那样的女人爱着。”他得意的说着,他最喜欢的事儿,莫过于如此捉弄她了。

她不想在这儿和他谈论这些无聊至极的话题,最重要的是,这么近距离接触他,她怕,怕自己保持不住情绪,怕在他面前,一切伪装都会被卸下。

“高唯唯还在……”她后面的话被他用唇堵了回去。

他揽过她的腰,把她抵到墙上,贴近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她想反抗,可是始终抵不过他,她穿的是包裙,刚好把两条修长的腿显露了出来,他把他的右腿放到了她的两腿之间,她只要微微一动,那么他便会触及到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他在慢慢的进攻,想用舌头撬开她的牙床。

“嗷……”顾邵泽的一声凄惨声。他捂着被咬伤的嘴退开了半步,又怒又气的说:“简默,你什么时候属狗啦?”

简默弄了弄衣服,看着瞪着她的顾邵泽,得意的笑了起来,“还要再来吗?你还以为我和当年一样蠢吗?”

顾邵泽也不说话,只是瞪着她,瞪了会儿也笑了,又走近简默,低头贴近她耳朵,说:“我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的嘴角一直向上扬着的,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扬着的嘴角一下就垮啦了下来,摸着有些发烫的唇瓣,好像还能嗅到一股血腥味,她有些怪自己咬得太重了,随后又想到是他活该。

而转过弯的他,表情突然变得铁青,走着走着突然一拳打在墙上,顿时感觉到手骨传来的疼痛感。他气,他怒,他恨自己,恨自己没有办法保护简默,他看见她红着的双眼,吻她时吮到她嘴里有淡淡的烟草味。曾经的她那么讨厌吸烟的人,如今,她也需要用烟草来麻痹自己。

曾经对爱的憧憬,拼了命去爱你,可是,最后,留下的只是让人湿了眼的记忆。

第四章如梦的童年

她也是个平凡的小孩,可是,她却得不到和平凡小孩一样的爱。

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总是那么忙,为什么忙到来时常不在家,她也无法理解,为什么母亲不能像那些女人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没有关心没有母爱。

吃家常饭,那是不可能的,除非父亲回来,所以,她很小的时候就会自己煮饭做菜了,因为她不想天天吃外面那些不干净又油腻的饭菜。

每天早上起床,看不到母亲的身影,有的,只是留在桌上的纸条和钱。

她不能像其他小孩一样撒娇,她也不能闹脾气,所以,她都乖乖的,什么怨言也没有。

九岁的她过早的成熟,也因为这样让她活得更累,看着别的孩子过家家,玩泥巴堆金字塔,她却只能捧着漫画坐在秋千上。

她不奢求什么,她知道,这个家只有这样,改变不了什么。她也想过,好好读书,以后考学校考到远一点的地方去就行了。

计划是永远也赶不上变化的,教室外是明媚的阳光,初夏的来临一点儿也不热。当时的她还端正得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她只知道有个阿姨气喘吁吁的跑进他们的教室,然后说了什么,就拉着简默走。

车祸,死亡,离别,这些让人无法想象的字眼居然与这个年仅九岁的小女孩挂钩,一时之间,她失去了一切。

而后的几天,她都把自己关在小小的卧室里,她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爸爸妈妈只是出去办事去了,忙完了就会回来了。

后来她被送进了医院,然后被一个漂亮的阿姨带走。

长大的她后来才知道,爸爸妈妈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他们将她撒手人寰了。

顾青青,是当初领走简默的女人,因为一场车祸,抖出了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顾青青,是简平之的原配,而简默的母亲慕雪静却成了简平之的情人。

多年前,简平之在大学里认识了比他小一届的慕雪静,他们在一起了相恋,大三时的慕雪静突然得到消息,她的母亲病危,而那时,简平之刚上岗实习去了**,又因为太过匆忙,没有联系就匆匆离开。

在回到乡的一个月之后的慕雪静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四处联系简平之又没有消息。后来,她也心灰意冷了,不打算找简平之了,朋友都劝她把孩子拿掉,最终,她还是生下了孩子,本想让孩子跟她姓慕,但又考虑到孩子今后的道路,怕人指点,尽管是恨简平之,但,他始终是孩子的父亲,最终决定还是让孩子姓简,而默字代表了她默默得付出的一切。

这世界上有的事情就是那么狗血,还好,慕雪静是个聪明的人,靠自己的能力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当了个形象设计师,收入也不错,母女俩也没吃更多的苦。

一次偶然,她在顾客的公司里撞上了四年不见的简平之,他旁边还有个长得秀气的女人,也就是顾青青。

之后,可想而之了,简平之秘密找到了慕雪静,慕雪静本是个知书达礼的人,也不愿再和负心之人重修旧好,可毕竟简平之是爱她的,更何况得知有一女简默,他便和她纠缠不清,就这样,他又和她们成了另一个家。

顾青青得知一切真相时痛不欲生,她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居然这样背叛了她,并且背叛得这么彻底,同时她也怪自己,因为身体原因一直不能生育,后来得知还有个小孩,她便有了想法,独自去医院见见这个她的丈夫和别的女人生的小孩。

简默安静得躺在病床上,大概是因为多日未进食而导致面黄肌瘦,一个九岁的孩子,能懂什么呢?看到简默时她心中顿生怜悯母性之情,心里就已经打算好了。这个孩子,是上天送给她的。

?

强力推荐
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
《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的主人公是楚风许雪青,为您提供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小说的精彩内容。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小说内容讲述了:穿越到一个孤儿身上,却有六个兄弟姐妹,楚风表示自己一点也不缺家庭的温暖,毕竟那些家人一个比一个优秀,而他只需要败家就好。
更新时间:2020-08-05
阅读榜
  • 我是谁
    我是谁
  • 太后,悠着点
    太后,悠着点
    年仅十七岁的太后突然失忆,是为情自杀还是遭人行刺?一朝醒来记忆全无,面对空白的过去,未测的将来她该何去何从?有人笑里藏刀,有人口蜜腹剑,有人忠心耿耿,有人别有所求,然而她却如同一张白纸难以分辨。
  • 凤凰之决斗胜者
    凤凰之决斗胜者
    林志幻是一个有着很高灵力的孩子,但是他不是族长的孩子,而这个灵力的大陆有一个规定,不管是谁,只要是灵力最高那么就可以成为新的族长,所以在林志幻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被族长用了一种法术,直接禁锢了林志幻的灵力。随着林志幻的长大,看到别的小朋友都能够费城优秀的用自己的灵力,他的心里是非常的羡慕的,而这个时候族长的孩子贾鹏就会过来嘲笑林志幻,林志幻也不当回事。
  • 萌宝PK:爆宠甜甜妻
    萌宝PK:爆宠甜甜妻
    在乔伊眼里,陆擎昊是她的小竹马,腹黑上司以及……她这辈子忘不了的男人。可在陆擎昊眼里,乔伊只是他的贴身助理及……未来弟媳。只是这贴身助理怎么被他拐到房间去了?“乔伊,陆梓昊跟你求婚你为什么不答应?你心里想着谁?这些年你一直待在我的身边——”“反正不会是你,陆擎昊,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事,我再也不会做了!”“那么这次,换我追你!”“……”于是傲娇男火力全开,恨不能把乔伊宠上天!直到有一天某人腆着脸打算住到她家去时,却赫然发现——这该死的女人居然有个四岁大的儿子?还那么像他?看来,是时候把她拐到他户口本上去了!后来乔伊才知道,陆擎昊对她来说还有另一个身份,史上最幼稚缠人的老公!
  • 傅少娇妻心尖宠
    傅少娇妻心尖宠
    《傅少娇妻心尖宠》是唐醉著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傅少娇妻心尖宠》精彩节选:她曾是世家名媛,如今落魄不堪,受尽屈辱。他是关城傅爷,权势滔天,备受瞩目。她被设计陷害,他施以援手;她被嘲笑侮辱,他护她左右。最终,她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他说:“你那么惨,不如嫁我好了。嫁给我就没人再敢欺负你。”她拒绝:“可我已经嫁人了。”“你前夫又坏又蠢又没用,你老公只能姓傅。”他抽开领。“乖,过来让我先教你怎么接吻。”前夫陆斯辰:“姓傅的没一个好东西。漫漫听话,跟我回家。”...
  • 豪门婚爱情未了
    豪门婚爱情未了
    她为了救她的儿子,不惜铤而走险挪用公款!一边是自己十几年来爱慕的女人,一边是公司的形象。到底他该如何才能两全?两难的他还要时时防备她初恋对象和公司爱慕者,简直是四面楚歌啊!乔儿,你什么时候才能乖乖的躲在我的背后呢?
点击榜
  • 三生孽缘三生情
    三生孽缘三生情
    前世,星星上的两个人相遇,留下一段旷世恋情,最后却落得一年只能见一面的下场。今生,人界,“他的心脏吗?”“时间不多了,我们最后来一场约会吧!”。。。。。。“你做不到,那就让我来”下一世,神魔大战,当初最爱的两个人站在了对立两面当一个人的灵魂改变,另一个人因爱生恨,两人之间产生的火花又该如何熄灭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鹤寻归觅
    鹤寻归觅
    他随着鹤而来,伴着清风,映入了我的眼帘。年上,冷淡文风。这是两个人的故事。
  • 黑夜帝国的女王
    黑夜帝国的女王
    她,是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从小受尽委屈欺负,在人生的路上非常艰辛走着;她一度以为她的人生,或许就会永远这样,直到她自强自立,遇到了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坎坎坷坷之后,她不但收获了最宝贵的友情,还收获了她后半生的幸福;只是,她的人生之路仍然有一些绊脚石,还有人妒忌她历经千辛万苦得到的一切,想方设法都要从她身边夺走她的幸福;坚强聪明果断如她,又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人得逞?风云过后,彩虹依然美得耀眼……
  • 快穿之最强炮灰上位记
    快穿之最强炮灰上位记
    【宿主,请以正规渠道兑换物品】“啥?抢到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宿主,请不要培养智能篡位!】“我的人工智能比较有脑子!”【宿主请你放弃你脑子里打死我的想法,系统也是有人权的!】“你太美,我放弃不了,所以受死吧!龟儿砸!”某系统觉得,自从有意识以来栽的最大的跟头,就是遇到了这个煞星宿主!有着强烈的报复社会性格不说,满脑子想着怎么整死它。明明只要夺个气运,非得搞得整个位面人仰马翻不说,还把它当成移动宝库……某系统很是无奈:【宿主,麻烦你醒一醒,开始任务了!】
  • 相思无解梦无痕
    相思无解梦无痕
    小说主人公是上官茗温彦的小说叫《相思无解梦无痕》,是作者临江仙创作的古代虐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赐婚被迫嫁给残暴的温将军,上官茗才知晓是当初悔婚的温彦。被虐的上官茗,只记得那一场雨夜……隐瞒的爱,只恨阴阳两隔,相思无解!...
  • 重生八零追夫攻略
    重生八零追夫攻略
    白白重生回了18岁并且被强行绑定了一个无良系统。身为星际管理局评委第二悲惨人物的她,必须扑倒第一大悲惨人物,令他一生快乐,脱离悲惨,再顺带她一起走上人生巅峰。白白怒而掀桌,踏马为什么和看到的小说不一样!不能因为我读的书少就这样坑我!

Copyright © 2010-2029  欧麦噶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