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缘来就是你

缘来就是你

缘来就是你

2020-11-21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一次偶然,掀开慕容雪和楚悠然的千年情缘,前世的爱恨纠葛造就了今生的痴心守候,繁花遍地,入眼的也只有一枝,弱水三千,若不是最爱的他宁可不要,经过了些许挫折,有情人儿能否再续前缘,前生的遗憾今生会不会再延续?

精彩节选

梅花树下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裘衣的美丽女子,一头如水顺滑的长发在风中飘扬,远看像是一个不染铅尘的仙女,美的如梦似幻,一张瓜子脸上嵌着一双如水的眸子,盈盈欲滴,长着一双柳叶眉,樱桃般的小口,高挺的鼻子,一切的一切都在在的说明了女子是一个绝色大美女的事实。只是可惜的是女子脂粉未施女子脸上是少见的白,一种不自然的,病态的白,此时一双修长的青葱玉指捻住了一朵盛开中的梅花,凑近鼻子闻了下,淡淡的清香盈满身心。突然,她开心的笑了,笑声如银铃般悦耳《闻道梅花圻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随着一个身穿蟒袍的俊逸男子出现责备声也随之而来:“这些丫鬟太失职了,居然让你独自跑来梅林。”他有一个适合唱歌的好嗓子。

女子温婉一笑,没有异议的让男子把他手中带的红色貂皮斗篷披在自己身上,女子其实不冷,但也不会拂了男子的好意:“是我不让她们跟的,有她们在身边太束缚,而且我在房里待着病也不会好的,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女子不以为意,病了这么久,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有些了解,看来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男子脸色阴沉下来,但不会让心爱的女子看到,伸手搂过女子入怀,问着怀内淡淡的清香,他的心才踏实了一点:“不可以说这些丧气的话,我不允许。”女子的身体状况如何他岂有不了解的道理?在女子开始生病的时候他就找来极天老人来为自己的妻子把脉,并且跪在老人门口三天祈求老人收他为徒弟,以便自己随时掌握她的身体状况,三年了,如今自己已拥有高超的医术,而是还是医不好自己妻子的病,如若女子现在不是一直以参汤吊命,恐怕熬不过今年的冬天。

女子拍拍男子的手,示意他不要激动,如果有办法自己也不想这么早离开人世,这世间还有这么多值得她眷恋的地方啊:“如果,我有个万一,你一定要照顾好定睿,自己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男子知道女子说这句话的意思,她想拿儿子来威胁自己,好让自己活着。只是如果她离开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个世界上除了她没有什么可以让他眷恋,这个是自己妻子的女人,自己儿子母亲的女人。

久久等不到男子的回应女子催促道:“悠然?”

“我答应你,而且我会和你约定下辈子。”

“恩,下辈子。”女子嘴角含笑,靠在心爱人的怀里看着满园的寒梅,春天来了,而自己却要离开了,黄泉路上有男子的爱陪着,并不孤单。

纯白色的细沙窗帘外面罩着沉重的欧式粉色碎花水纹帘,尽职尽责的守护着主人不被外面的骄阳耽误了好睡,不过……此时的欧式碎花水纹帘已经被闯入进房的“土匪”给拉开,明媚的阳光毫不客气的照进卧室中央的玫红色大床上,纯白的床罩,粉蓝米白相间的绒被,一头顺滑的青丝毫不客气的占据了整个粉色枕头,床上的人儿仿佛感觉到了太阳公公热情的照射,去,真是老人家,眼睛不好鼻子不好,记性也不好,昨天刚和它商量好不许太早出来,却不守约定。

罢了,老人家嘛,记忆力下降是难免的,慕容雪决定自己要保持良好的大家风范,不予计较,翻个身,接着和周公他老人家完成还没有下完的象棋。

“小雪儿,醒醒。”闯入的“土匪”乔青轻轻摇着睡的正沉的慕容雪。

“让我在睡会嘛—”正在和周公他老人家下棋的慕容雪轻轻嘟哝一声,又沉沉睡去,礼拜天的早上当然要睡的昏天黑地才不辜负国家法定休息日的盛情。

“快点起床,你昨天答应陪我去买衣服的,不会忘了吧?”双手很有礼貌的把被子掀开,无视床上人儿粉色可爱睡衣下妙曼的身材,把手中的衣服仍在床上,催促道:“我买了包子和豆浆,快点起来吃。”相信床上的人儿听到这句话百分百的会起来,果然不出所料,慕容雪听到有好吃的立即坐起身:“我现在就去洗漱。”乔青只觉得一阵小风吹过,本来应该在床上的人儿变了无踪迹,速度之快堪称奇迹,观者理所应当的傻眼对吗?

哎,对外人来说真的可能会傻眼之余脑袋顺便打结,但对于已经习惯到不能再习惯的乔青来说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摇了摇头,走出这间不管是采光和装修都极佳的卧室。

“需要牛奶吗?”乔青在冰箱中拿出一盒牛奶问着?

“不要,我喝豆浆就可以了。”慕容雪眼皮都不动一下,对于乔青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已经习惯到不能再习惯,乔青,自己最要好的好朋友,自大初中开始交到现在的朋友只有乔青一个人了,做事大而化之的乔青很合慕容雪的脾胃,和她在一起没有处处算计,说句话都要再三思虑的估计。

“那就多喝点,有时间可以自己磨一些豆浆,比外面卖的纯度要高。”

“没空。”让自己干活?除非太阳在西边升起东边落下。

乔青无语,看着这个和自己同年的好友觉得头好痛,外表看起来阳光有朝气的美人儿,内心实则冷情又无感,不然怎么会到二十三岁了却没交过半尾男朋友?在追她的男人足以排到太平洋的盛况下?乔青常常忍不住想,自己如果有她一半的容貌和身材就好了,可惜,哎!

“再看就要收费了哦。”实在好玩,乔青也有发呆的时候。

“你这么有钱哪能看得上我这点钱呢?快点收拾一下出门了。”乔青见她面前的碗空了知道她吃完饭了,便催促着她去卧室补妆,自己收拾碗筷。

“不用了,我来吧。”慕容雪伸手接走乔青手中的碗筷:“怎么好意思每次都让你做这些,去沙发上等一下,我一会就好了。”

乔青没有挣扎边叫慕容雪接走手中的碗筷,点了点头赞赏道:“不错,有进步。”不过乔青没有去沙发上坐着而是跟她到厨房见她把碗放入洗碗机中,好奇的问道:“你多长时间没见叔叔阿姨了?”慕容雪的父母一直在国外做生意,家中长期只有她自己一人,自从慕容雪的父母知道乔青和慕容雪的关系很好便非常没有道德的配了一把钥匙给乔青,拜托乔青随时的帮助一下自己年幼的女儿,想到此乔青不禁又探出一口气,没见过这么不仗义的父母。

“几个月而已,我已经习惯了。”慕容雪摇头,自小学开始父母便在单位办了离职手续,自己下海经商,如今也有十多年了,开始的时候是父亲常常不在家中,母亲在家照顾自己与年老的奶奶,生意大了之后便成了父母两人常常不在家中,家中留年老的奶奶和自己相依为命,不过慕容雪却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父母虽然不常在家中陪着自己,但对自己的爱却没有变过,年老的奶奶更是疼爱自己入骨,不幸的是,奶奶在十年前便突发疾病身亡了,偌大的家中空荡了许多,不过值得高兴的父母有为家中填了一个新成员,自己的弟弟,很乖巧的男孩,比自己懂事,常常做饭给自己吃,说起来蛮汗颜的,但弟弟做出来的饭菜比自己的好吃却是不争的事实,想到自己的弟弟脸上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你弟弟呢?”说到那个乖巧的男孩子乔青也是打心眼里喜欢。

“放假之后去美国了,前几天妈妈给我打电话,我建议妈妈把弟弟就近照顾,留在那边上学,你觉得呢?”忍不住问着自己好友。

乔青想了一下道:“也可以,有父母在身边陪着总是好的,在你身边你除了会**他不会做什么了。”忍不住摇头,自己要是有这么乖巧的弟弟,早就捧在手心里疼了,哪会和眼前这位是的?衣服都是弟弟放在她床上再三催四请的把人请离床上的?

说到这个忍不住小小的得意:“我弟弟乖巧疼我你嫉妒啊?”

乔青伸手推在晃自己面前得意的小脸:“边玩去。”

委屈的大眼像是要随时流出眼泪,扁扁嘴,弱弱的挤出一个字:“哦。”把手中的盘子放在碗架上,转身,走人。

“你干什么去?”乔青在她身后叫着。

头也不回:“我去卧室里那包包,好陪你去逛街。”

熙熙攘攘的大街是女生的最爱,沿着大厦外面的门头一家家的走:“我觉得这双鞋子不错。”乔青指着其中的一双鞋子打死也不动了,无奈,只有买下。

“我觉得这件衣服很配我哎,小雪你觉得呢?”看着一件衣服拔不动腿,好,买下。

“我觉得,我觉得。”一上午的时间就在我觉得的声音中度过,慕容雪有种仰天长叹的冲动,终于在忍无可忍之下大吼出声:“你闭嘴。”

狠狠地拉着她过马路,马路的对面是小吃街,用来祭奠自己空了很久的五脏庙。

被小旋风拉着走的乔青忍不住回头看:“还有很多家店没有逛呢。”等一下下再走嘛。

无视,无视。

“停下。”基于威武不能屈的个性,乔青决定好好的跟慕容雪上一课,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知恩图报,这些年如果不是自己一直在照顾她的吃穿,指不定她现在瘦成什么鬼样子,哪会长的这么白白嫩嫩?

“你鬼叫什么?”停下,回头,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我告诉你——啊——你做什么?”话说到一半便被推出去的乔青傻眼之余,嘴巴还可以动。

“你找死啊!?”同一时刻,一辆黑色保时捷中传出一声怒吼,哪有人会在马路中央站着不动的?当站的地方是安全岛吗?还是想让自己成为标本挂在墙上供人观赏?

被吓傻的慕容雪虽然脑袋还没有恢复运转,但不听使唤的嘴在没通过大脑下命令的时刻便已自动出击,攻击起人不留后路:“你眼睛没长好吗?看不到大马路上还有人哦,要遵守交通规则知道吗大叔?”

大叔?男子厌恶的皱了下眉头,一张俊脸全化为严厉的线条,这个城市与他相冲吗?第一天来到便遇到这种事情?不等男子说出什么恶毒的话回敬,身后的催促声便急切的响起,差点成为车下亡魂的慕容雪对着车内皱着眉头的帅哥摆摆手:“大叔,要遵守交通规则,灯绿了就要开走,堵在这里是很不道德的。”好心的提醒完毕,姑娘走人也。

“你!”气死他了。

鸣鸣,身后传来一阵急过一阵的车鸣声,催促着楚悠然,恨恨的踩下离合,车子飞快的跑了出去。

已经报告完工作的机要秘书何忧看着总经理铁青的脸小声的问道:“总经理,你没事吧?”早就听说过眼前这位年仅二十六岁却能力卓绝的总经理,年轻、睿智、多金、冷静的头脑和处事果断的态度让一众元老们望尘莫及,那现在铁青的脸色又作何解释?别说总经理就长了一张铁青脸。

不想对别人解释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乌龙事件,转移话题:“你刚才说今晚有公司成立的二十周年庆是吗?”

“是的,已经安排好了。”赶紧回答老板的问题。

“地点。”简洁有力,如他的行事风格,不罗嗦。

“市政中心百花剧院,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您需要去和大家见个面吗?”

“我的安排里有这一项吗?”挑眉问着。

这种口气是什么意思?何忧猜测着,不过还是以波澜不惊的口气道:“没有,您的工作表是在明天排起的,您今天可以选择休息。”

楚悠然脑中转了转:“去安排一下,今晚公司的二十周年庆典我去参加。”身为总经理要和下属打成一起才可以让工作更顺利的推展。

“是,请问总经理还有什么吩咐吗?”

挥挥手:“你去忙吧。”

点头退下。

那是,今天中午刚刚见到的女人吗?楚悠然眉头一皱,如果是的话那真应了冤家路窄这句话,她是公司员工吗?为什么会在公司庆典的会场里?据他所知这个剧场今天已经被自己公司包下来了,换句话说,外人是进不到整个剧场里面的,除非,她是演员。

临时被通知回来加班的慕容雪皱紧了好看的眉头,懒懒的站在后台一角盯着来来去去的演员,这个忘记眼睫毛在哪,那个忘记润唇膏在哪,嘴角不屑的一撇,真是一群被惯坏的孩子。

“小雪儿,快,去灯光室看一下灯光准备就绪了吗?演出就要开始了。”导演看见这群无头苍蝇是的演员也是皱紧眉头。

“好的。”我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咦?”慕容雪刚走出后台便看到今天差点撞到自己的人,此时正在和旁边的人说着话,让慕容雪可以放心的观察他,一身合宜的黑色手工衬托出他挺拔修长的身姿,淡而有礼的举止,冰冷的足以冻坏每一个有企图的眼神。

仿佛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一样,楚悠然看到观一转头察着自己的人,唇角轻轻一勾,像是嘲讽,不过还是好风度的没有做任何表示。

你是什么眼神?嘲讽吗?不过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的?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灯光准备好了吗?”身后传来科长的低吼。

“哦,这就去。”被凶的抱头鼠窜的慕容雪立即跑去灯光室:“孙科长,灯光准备好了吗?演出要开始了。”

“知道你就快过来了,来,坐下喝点东西,我这里都准备好了,舞台准备好了吗?”孙科长笑呵呵的回应着慕容雪,这个女孩和他对眼,家里只有一个儿子的孙科长自慕容雪进入单位那天起就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来疼。

“恩,都好了。”一屁股坐在坐在灯光室的沙发上,拿起身旁的电话打给舞台说了一声后美美的捧起手里的冰镇西瓜汁吸了一口:“你什么时候买的?”

“刚才小徐给我捎过来的,不过我老头子可喝不了这个喽。”摇摇头,在慕容雪身边坐下,以三姑六婆之姿笑问:“给叔叔说说,你对人家到底有没有意思?”小徐追求她是单位公开的秘密。

慕容雪一听猛然抢了一下,结果孙科长递过来的纸巾轻轻试了下嘴角,叫道:“拜托,你老人家是不是闲的没事可做了?不要陷害我好不好?”

“别这样嘛,给叔叔说,你是不是对他有意思?我昨天有看见他给你送吃的哦。”就不要瞒我老人家了嘛,不厚道的哎。

“那是工作餐好不好?您老人家如果老眼昏花可以去配付老花镜去戴嘛,如果脑袋开始不清楚我可以去给你买盒脑白金。”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这孙科长才五十冒头便有了小孩所有的毛病了,喜欢吃糖喜欢吃雪糕,经常和自己抢零食吃。

“你这小妮子。”无奈的摇摇头,对于慕容雪孙东只有摇头的份,不知道什么家庭涵养出来这么古怪的小妮子,工作这么长时间同事都还不知道她的家庭住址在哪,她经常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本以为话题可以就此结束,自己可以偷懒一下下的:“你真的不打算和他谈一下哦?”

自己可以假装晕倒吗?

“灯光注意,灯光注意,现在打追光。”传呼机中传来的声音刚好救了慕容雪一命,呼,赶快溜之大吉。

走到后台的休息室中想着今晚孙科长给自己说的话,微乎其微的皱了下眉头,小徐是自己的同事,二十九岁的高龄了,有过一次恋爱史,长的膀大腰圆,却又温柔体贴,自打进单位那天开始慕容雪便注意到他的眼光放在自己身上,当然眼光放在自己身上的不止小徐一个人,但无奈就他表现的最明显,强取豪夺之心在他的表现中就可以看出,对别的男人恐吓排挤,使得没有男人可以接触自己三公分以内,毫不避讳的给她送花,送糖果之类的小东西,让你拒绝不得却又收不得,搞的自己非常苦恼。其实慕容雪一直觉得自己还小,没想过结婚生子之类的生活,更何况是和小徐,想想都会冒冷汗,如果非要嫁人不可,那就是……奇怪,怎么那个人的身影冒出来了?

按说在开过场之后楚悠然就可以回家休息,以便调整工作状态去了,可是此刻他却在剧场内乱转,想找到刚才惊鸿一睹的身影,他心里告诉自己是在报仇,从来没有人叫过自己大叔,这口恶气说什么也咽不下。再三打听之后找到这个隐藏在后台之中的休息室,她应该在里边吧?没想到她居然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呢,世界真小,可不是?

有理的敲了下门,没人应?再敲,还是没人应,难道不在里边吗?旋转一下把手,没上锁,看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有人?还真是自己要找的人,叫……雪儿是吧?记得刚才导演是这么喊她的。

试试就知道了:“雪儿?”低低沉沉的唤出口,却立即住嘴,因为,自己叫出来的感觉竟然像种爱抚。

“嗯?”谁在喊自己?

“原来你真的叫雪儿啊?”楚悠然笑开了,为自己的聪明颇为自得。

慕容雪抬头看了一眼,原来是他,这人来做什么?报复自己吗?他是这么小气的人吗?不,不像。

“楚悠然总经理,请问您屈尊降贵的来到区区斗室有何贵干呢?”站起来自顾自的充了一杯茶,站在楚悠然面前,手捧茶杯,正在楚悠然准备接住茶杯的时候,她却一转身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自己带的茶,问都没问一声来客需要喝点什么东西。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生硬的语气显示出此人很生气,这地方果然与自己反冲。

慕容雪抬头看他,英俊的脸庞一片漠然,让人看不透心中所想,只有一双冒火的眼睛可以看出他此时很生气,气死他最好,想到自己差点成为他车下亡魂便很生气,该怎么气气他呢?慕容雪心中盘算着。

“哎呀,你脚底下一只蟑螂。”这下要跳起来了吧?

楚悠然眼皮都没抬一下,一双紧抿的薄唇是发怒的前兆,没有费神问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刚才自己上台致辞她肯定都看见了:“你有自说自话的习惯吗?”

“没有啊,我没事自说自话做什么?”又不是神经病。

“那你可以收起你一惊一乍的毛病来了。”自己这么大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害怕小小的蟑螂?这女孩的思想真是别具一格。

“切,小心眼。”一个白眼飘过去:“进来坐吧。”

不怕被别人看到他堂堂的总经理站在员工休息室门口吗?

走进这间十五坪大的员工休息时,坐在其中的褐色单人沙发上,这女孩一定不懂待客之道,楚悠然想,她一定经常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不少人,完全的以自我为中心,才想着,便见慕容雪为自己端来一杯茶,接过茶深深的吸了一口:“上好的铁观音?”这里的员工有这么好的茶供应吗?

“鼻子很毒哦,这都被你闻出来。”慕容雪笑,不太喜欢喝奶茶等。

“你们公司分配的吗?”不可能吧?

果然:“不是,这是我在家带来的茶叶,还对你的口味吗?”

挑眉:“如果我说不对我的口味你会给我换别的吗?”不可能吧?

“当然……”两个字拉的长长地音:“不会。”笑嘻嘻的说出气死人的话。

楚悠然笑笑,品尝了一口,赞道:“你泡茶的手艺不错。”很少见女孩泡茶能泡的这么好的,虽然楚悠然一直在国外长大,但还是喜欢中国的茶道,国外的咖啡远远没有中国的茶好喝。

“还好啦,我喜欢喝茶,这里的硬件有限,只能泡到这种地步了,可惜了我的好茶。”撇一下嘴角,知道他来找自己不单单是为了和自己谈茶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问着。

慕容雪要笑不笑的:“我要是有自问自答的本事还用问你吗?”

其实楚悠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找她,仅凭心中一股意念便来了:“我来,是因为你欠我一个解释。”

慕容雪瞠大眼睛:“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小气,我还没有算账呢,你还恶人先告状哦。”以为这样就行得通吗?可恶!

身体靠入沙发靠背,楚悠然难得的放松自己:“我是恶人吗?”扪心自问二十六年来总来没有做过见不得人的事。

“当然是。”点头肯定,接着数落罪状:“今天中午明明是你差点撞到我,我都没有说什么,你却找我来理论,欠你解释?我欠你什么解释了?你说!说不出来不许走。”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威胁上了。

楚悠然要笑不笑的:“你就这么喜欢见到我吗?”不许走?这么蹩脚的威胁她也用!

什么跟什么?“我这句话的重点不是不让你走好不好?”他到底会不会听人说话啊?圣人也会被他气得抓狂好不好?

逗她实在好玩,楚悠然很意外自己居然可以对她产生兴趣,这么可爱的女生应该好好保护才对,不过,看她因气愤而嫣红的双颊后楚悠然还是决定不逗她了,轻咳了声:“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才二十六岁,不是你的大叔。”说到大叔两个字还是忍不住嫌弃的皱了下英挺的眉毛:“还有,以后过马路的时候要注意安全,不是每个人都有我的好技术。”中午如果不是自己刹车及时,她们恐怕是车下亡魂了,想到中午差点酿成的血灾楚悠然也是心有余悸,现在想来当时她的举动真真的是让人佩服:“你不怕死吗?”不然怎么会推开别人,而自己却站在那里。

慕容雪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当然怕死啊,只是乔青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可能看着她在我眼前消失,如果今天她和我在一起时真的发生什么不测,我会内疚一辈子的。”不怕死?他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自己怎么可能不怕死。

“你是一个内心柔软的人。”楚悠然给她下了评语,一个内心柔软外表强悍的女人。

“还好啦,我没有你说的这么好,乔青一直说我是个冷血动物。”被别人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基于来而不往非礼也的伟大教诲,慕容雪也诚实的说出:“其实你也很好啦,如果碰到别人发生今天这种事情肯定破口大骂了,而你都没有哎。”

破口大骂?楚悠然皱眉,想象不到自己破口大骂的样子,而,破口大骂不是大妈们的专利吗?楚悠然脑中浮现出电影中妇女们站在自己家门口破口大骂的样子。

“你长得很好看,不要再皱眉头了啦,会长皱纹的。”很良心的建议。

“你多大了?”看起来二十岁左右吧?没有上学吗?

“二十三岁。”慕容雪伸出手指来比了比,知道自己的外形又给人误解了,一六八的身高配上五十公斤的体重,可是说是不胖不瘦刚刚好,前不算很凸。后不算很翘,不过也可以啦,就是脸蛋长的可爱型,出门买东西绝对可以说是大一的学生,店家都很有良心的给自己折扣价,这算是唯一的好处啦,当然,自己还是很满意这个好处的,虽然自己不差钱,但也不会乱花钱。“我不像二十三岁对不对?”在自己心目中二十三岁的年龄真是妩媚动人的年龄,哪会和自己一样。

“不像。”楚悠然点头,继续说道:“二十三岁的女生不会有你这么单纯的大脑。”

这是褒是贬?慕容雪眨眼想着,正想问问他的时候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正是让自己头疼的元凶,小徐。

强力推荐
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
《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的主人公是楚风许雪青,为您提供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小说的精彩内容。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小说内容讲述了:穿越到一个孤儿身上,却有六个兄弟姐妹,楚风表示自己一点也不缺家庭的温暖,毕竟那些家人一个比一个优秀,而他只需要败家就好。
更新时间:2020-08-05
阅读榜
  • 我是谁
    我是谁
  • 太后,悠着点
    太后,悠着点
    年仅十七岁的太后突然失忆,是为情自杀还是遭人行刺?一朝醒来记忆全无,面对空白的过去,未测的将来她该何去何从?有人笑里藏刀,有人口蜜腹剑,有人忠心耿耿,有人别有所求,然而她却如同一张白纸难以分辨。
  • 凤凰之决斗胜者
    凤凰之决斗胜者
    林志幻是一个有着很高灵力的孩子,但是他不是族长的孩子,而这个灵力的大陆有一个规定,不管是谁,只要是灵力最高那么就可以成为新的族长,所以在林志幻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被族长用了一种法术,直接禁锢了林志幻的灵力。随着林志幻的长大,看到别的小朋友都能够费城优秀的用自己的灵力,他的心里是非常的羡慕的,而这个时候族长的孩子贾鹏就会过来嘲笑林志幻,林志幻也不当回事。
  • 萌宝PK:爆宠甜甜妻
    萌宝PK:爆宠甜甜妻
    在乔伊眼里,陆擎昊是她的小竹马,腹黑上司以及……她这辈子忘不了的男人。可在陆擎昊眼里,乔伊只是他的贴身助理及……未来弟媳。只是这贴身助理怎么被他拐到房间去了?“乔伊,陆梓昊跟你求婚你为什么不答应?你心里想着谁?这些年你一直待在我的身边——”“反正不会是你,陆擎昊,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事,我再也不会做了!”“那么这次,换我追你!”“……”于是傲娇男火力全开,恨不能把乔伊宠上天!直到有一天某人腆着脸打算住到她家去时,却赫然发现——这该死的女人居然有个四岁大的儿子?还那么像他?看来,是时候把她拐到他户口本上去了!后来乔伊才知道,陆擎昊对她来说还有另一个身份,史上最幼稚缠人的老公!
  • 傅少娇妻心尖宠
    傅少娇妻心尖宠
    《傅少娇妻心尖宠》是唐醉著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傅少娇妻心尖宠》精彩节选:她曾是世家名媛,如今落魄不堪,受尽屈辱。他是关城傅爷,权势滔天,备受瞩目。她被设计陷害,他施以援手;她被嘲笑侮辱,他护她左右。最终,她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他说:“你那么惨,不如嫁我好了。嫁给我就没人再敢欺负你。”她拒绝:“可我已经嫁人了。”“你前夫又坏又蠢又没用,你老公只能姓傅。”他抽开领。“乖,过来让我先教你怎么接吻。”前夫陆斯辰:“姓傅的没一个好东西。漫漫听话,跟我回家。”...
  • 豪门婚爱情未了
    豪门婚爱情未了
    她为了救她的儿子,不惜铤而走险挪用公款!一边是自己十几年来爱慕的女人,一边是公司的形象。到底他该如何才能两全?两难的他还要时时防备她初恋对象和公司爱慕者,简直是四面楚歌啊!乔儿,你什么时候才能乖乖的躲在我的背后呢?
点击榜
  • 三生孽缘三生情
    三生孽缘三生情
    前世,星星上的两个人相遇,留下一段旷世恋情,最后却落得一年只能见一面的下场。今生,人界,“他的心脏吗?”“时间不多了,我们最后来一场约会吧!”。。。。。。“你做不到,那就让我来”下一世,神魔大战,当初最爱的两个人站在了对立两面当一个人的灵魂改变,另一个人因爱生恨,两人之间产生的火花又该如何熄灭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鹤寻归觅
    鹤寻归觅
    他随着鹤而来,伴着清风,映入了我的眼帘。年上,冷淡文风。这是两个人的故事。
  • 黑夜帝国的女王
    黑夜帝国的女王
    她,是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从小受尽委屈欺负,在人生的路上非常艰辛走着;她一度以为她的人生,或许就会永远这样,直到她自强自立,遇到了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坎坎坷坷之后,她不但收获了最宝贵的友情,还收获了她后半生的幸福;只是,她的人生之路仍然有一些绊脚石,还有人妒忌她历经千辛万苦得到的一切,想方设法都要从她身边夺走她的幸福;坚强聪明果断如她,又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人得逞?风云过后,彩虹依然美得耀眼……
  • 快穿之最强炮灰上位记
    快穿之最强炮灰上位记
    【宿主,请以正规渠道兑换物品】“啥?抢到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宿主,请不要培养智能篡位!】“我的人工智能比较有脑子!”【宿主请你放弃你脑子里打死我的想法,系统也是有人权的!】“你太美,我放弃不了,所以受死吧!龟儿砸!”某系统觉得,自从有意识以来栽的最大的跟头,就是遇到了这个煞星宿主!有着强烈的报复社会性格不说,满脑子想着怎么整死它。明明只要夺个气运,非得搞得整个位面人仰马翻不说,还把它当成移动宝库……某系统很是无奈:【宿主,麻烦你醒一醒,开始任务了!】
  • 相思无解梦无痕
    相思无解梦无痕
    小说主人公是上官茗温彦的小说叫《相思无解梦无痕》,是作者临江仙创作的古代虐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赐婚被迫嫁给残暴的温将军,上官茗才知晓是当初悔婚的温彦。被虐的上官茗,只记得那一场雨夜……隐瞒的爱,只恨阴阳两隔,相思无解!...
  • 重生八零追夫攻略
    重生八零追夫攻略
    白白重生回了18岁并且被强行绑定了一个无良系统。身为星际管理局评委第二悲惨人物的她,必须扑倒第一大悲惨人物,令他一生快乐,脱离悲惨,再顺带她一起走上人生巅峰。白白怒而掀桌,踏马为什么和看到的小说不一样!不能因为我读的书少就这样坑我!

Copyright © 2010-2029  欧麦噶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