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诱惑情怯:红颜苦恋

诱惑情怯:红颜苦恋

诱惑情怯:红颜苦恋

2020-11-21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她是一个地道的南方小女人,毕业后结婚生子,在家过着相夫教子的悠闲富足的生活,可是,一次酒醉失身于初恋情人,被老公捉奸在床,从此以后,她过着忍辱偷生的度日如年的非正常人的日子,祸福轮流转,是劫还是爱?在‘爱’的前提下,发生的一切争吵,纠纷都是情有可原的,一切在看似无法收场、不可继续的关系里,唤起心灵最深处的爱与责任,挽回一段婚姻,成为温暖的结局。

精彩节选

谷若兰抱着花瓶坐在小区楼下的长椅上等老公马杰。她看着怀里的薰衣草,心里那个高兴啊,“这可是法国普罗旺斯那片花田带回来的种子培植出来的,这可不是一般的珍贵啊!”

她想起米琪儿说这话的时候,那种得意地样子,别提有多神气了。

不一会儿,马杰从停车场里面出来了。

他远远地就看见谷若兰笑得很诡异的样子,于是绕到她身后,一把抱住她,“老婆,你捡着宝贝了?”

“你怎么知道?”

谷若兰只是稍微动了一下身子,因为她怀里抱着花盆呢,这可是非常珍贵的宝贝呢!

“我看你笑得这么鬼鬼的,一定是有好事发生吧!能说给老公分享一下吗?”

“老公,你知道我怀里抱的是什么吗?”

谷若兰无限得意无限神秘地笑着问他,“它可是我的宝贝,你可不要把它弄坏了!”

“它是你的宝贝,那我是什么啊?!”

马杰一脸好奇地凑上前去,“不就一盆花草吗?你要是喜欢,明天我去花市场给买几盆回来,不就得了吗?”

“它可不是普通的花,它可是从法国普罗旺斯花田正中血统的薰衣草,普通人根本没有机会看到,更别说给养植一盆了,懂了吗?”

“嗯,不,我还是不懂?”

马杰点点头,又摇了摇头,笑着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哪懂这些花花草草的啊!”

“所以说嘛,你不懂就不要乱说,知道吗?”

谷若兰有些责备地笑了,“免得别人说你没见识,把你老婆的脸都丢了怎么办啊?”

“嗯,嗯,老婆教训的是,以后我不懂地一定要好好地请教老婆,坚决不给老婆你丢脸,好不好?”

马杰赔着笑脸伸手去摸那些花草,“我的宝贝呢,咱们回家吧!”

“你小心点,别弄痛了我的宝贝,它可是比宝贝还宝贝呢!”

“好吧,我们回家把它供起来吧!”马杰抱着花盆转身往大厅走去。

“老公,你小心点啊!”谷若兰在后面紧跟着上前不停地提醒着。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一楼大厅,突然从电梯间跑出来一个女人,一个泪流满面的漂亮的女人。

这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岁左右,样子很悲伤,一只手捂住嘴,另一只捂着好像受伤的胳膊,快速地跑了出去。

突然出现的她引起了大厅里正在等电梯回家的人们的注目好奇。

“她这是怎么了,两口子吵架了?”不知道是谁多嘴问了一句。

这时,站在谷若兰旁边的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有些同情地说,“真可怜,估计又被老公赶了出来吧!”

“谷若兰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了一句,“她老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呢?”

“这样还不是经常的事,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个女人见谷若兰对这事抱不平,就大方地报料了,“你们是新搬来这里住的吧?你不知道,这个女人经常被老公赶出家的!”

“对,我们才刚搬来一个月,平时又很忙,对了,她老公是做什么的,怎么这么坏呢?”

“说他坏?这个男人真不是个东西!据说是税务局的,经常把老婆打得鼻青脸肿的,还不准她回娘家去说,这个女人也就不敢哼声。”

“他这是家庭暴力,可以去告他啊!”谷若兰也有些气愤地说。

“告他?去哪里告啊?你不知道,更过份的事情还不是这个呢?”

那个女人越来越气愤,“据说,那个男人经常在外面利用职务乱搞呢!包**都不知道几个呢?”

“包**?他可是公职人员,不怕被人揭发,丢了饭碗啊?”

“公职人员?这年头,谁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女人有些气愤地说,“要是换作我啊,我趁他睡着了,一刀下去,把那个玩意给他割下来喂狗,让他永远也别想快活了!那个女人真是好欺负,让人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呢?”

女人说得咬牙切齿,又好像无可奈何的样子,搞得在场听她说话的人都忍不住嘴巴笑了。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经啊!”

谷若兰也跟着笑了,但她笑过之后,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慨,“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婚姻是一双鞋。不论什么鞋,最重要的是合脚;不论什么样的姻缘,最美妙的是和谐。切莫只贪图鞋的华贵,而委屈了自己的脚。别人看到的是鞋,自己感受到的是脚。脚比鞋重要,这是一条真理,许许多多的人却常常忘记.

电梯来了,大家都争着进去,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事都烟消云散了。

可是,谷若兰回到家,脸色还是很凝重,心里一直在想那个女人的事情。

马杰看她有些不太高兴,就急忙把怀里抱的花盆放到阳台上去,返回来劝她,“兰兰啊!老婆,别人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再说了,这只是一个小道八卦,道听途说,是真是假还不是那个好事女人的片面之词,你怎么可以当真呢?”

“道听途说?片面之词?”

谷若兰心里本来就有些不痛快,她一听马杰这样说,心里就更不痛快了,“你怎么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呢?你也看到那个女人泪流满面的跑出来,这还能是假的吗?我就不相信那个女人好好地会哭成那个样子!”

“老婆!”

马杰搂着她的肩膀,有些讨好地说,“那是别人的家事,你就不要打抱不平了,再说这年头,这种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个男人也太不是男人了吧?”

谷若兰越说越来气,“自已在外面乱搞也就过份了,还回家打骂老婆,如果是我啊!我就一刀把他给阉了,让他做太监,还不解恨呢?”

谷若兰有些恨之入骨的眼神,做了一个拿刀砍的动作,吓得马杰赶紧把她的手抱住,“兰兰,老婆,亲爱的,你可不要吓我啊!”

“我可不是吓唬人的,这种男人就应该这样对付才行!”

突然,谷若兰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她若有所思地看着马杰,看得马杰后背直冒冷汗,“老婆,你看我干吗啊?”

“老公,你也是男人,一个还很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啊!”

谷若兰拉住他的胳膊肘儿,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老公,外面是不是也有很多女人喜欢你吧?”

“呃?没有啦,我天地良心!”

马杰越看她越有些感到不安,声音也有些颤抖,“老婆,亲爱的,你怎么了?没事吧?”

“老公,我没事,只要你为我守身如玉,我绝对不会红杏出墙,给你戴绿帽子的,如果你要是敢这么做的话,我可没有楼下的那个女人那么好欺负的!”谷若兰一边说一边眨着眼睛,睫毛一闪一闪的,像是二把快刀,上下一晃一晃地。

“老婆,亲爱的,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相信老公呢?”

马杰看着老婆的认真相,想笑又不敢笑出来,为了让谷若兰放一千万个心,他立刻举起了右手,在她面前赌咒发誓,“老婆,你听好了,我马杰今天在此发誓,如果我有朝一日若背叛老婆谷若兰,我就出门被车撞死,下雨被雷劈死,总之不得好死.....”

“好了,老公,我就开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啊?”

谷若兰急忙用手捂住他的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老公,我相信你,你一定不会这样对我的!”

“老婆,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女人,其它的都没有性别,全都入不了我的法眼!”

“怎么叫没有性别?你的什么法眼啊?”

“就是我怎么看她们都不像女人,一群天天在男人堆里争名夺利的女人,还能叫女人吗?她们想要什么,我的法眼可看得很清楚呢!”

“老公,我怎么就把世界上最老实最体贴最帅气的男人拐到手了呢?”

“老婆!你法眼历害嘛!”

“我不是碰不到更好的人,而是因为已经有了你,我不想再碰到更好的...”

“我不是不会对别人动心,而是因为已经有了你,我就觉得没必要再对其他人动心...““我不是不会爱上别的人,而是我更加懂得珍惜你,能在一起不容易,已经选定的人就不要随便放手...”

“世界上的好女人数不清,但遇到你就已经足够了!”

“那当然,你以为随便一个男人都能娶到我吗?”

“我可不是随便的男人!”

马杰看谷若兰已经开努转换情绪了,就搂着她开始撒起娇来,“老婆,我随便起来不是一个男人,是一只猛虎,我想把你吃了!”

“去去去,你想干吗啊?”

谷若兰娇嗔地笑道,“你看我不正烦着吗?哪有那种心情啊?”

“兰兰,老婆啊!我想,我要你嘛!”

马杰才不管谷若兰说的是真烦还是假烦,他的嘴就在她的脖间子开始游离起来,“老婆,我们好久没有做健身运动了,难道你不想做吗?”

“你别这样,老公,我不是心情不好吗?你就不要,不要....”

“就是因为你心情不好,我才要你开心快活啊!做做健身运动,保你心身舒畅!”

“你这个坏痞子,轻点,轻点,好痒......”

马杰才不管她要不要呢!两只手开始双管齐下,在她的身上左挠挠右挠挠的,谷若兰就慢慢地开始软化起来,最后彻底地投抱送怀了!

“老婆,老公来了啊!”

“你好坏,使诈啊?”

原来,谷若兰天生有一个弱点,她天不怕地不怕,唯一就是怕别人挠她痒痒了,那简直比要了她的命还要严重。

“这是老公的密计啊!老婆,我要你!”

“老公,你满肚子坏水,我.....好要....你....”

马杰自从第一次无意间知道了她的这个秘密以后,每次他想要做健身运动的时候,这一招屡试不爽,不管谷若兰刚开始有多么的坚持,最后还是很快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古月苏颓丧地走在大街上,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车来车往,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笑脸,十字路口,红灯,行人都站在一起等绿灯,穿过人行道到对面街头。

天不是很热,还有微风,左手边的花坛里盛着一些鲜花,身边站着的一对年青男女,手拉着手,小声音地说着什么,不时传出甜蜜的笑声。

仿佛这一切,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一切正常,一切自然!

是啊!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风轻云淡,谁也不会去在意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在一个小时以前,她还和苍井蒙在那间客家餐馆吃饭,她还试图,借他的生日,挽回他那颗离她越来越远的心。

今天是苍井蒙三十二岁的生日,她本来兴致勃勃地提前定好了餐桌,点好了他爱吃的家乡菜,就想为他过一个只有两个人的生日。

其实,古月苏的心愿如此简单,仅此而已。

可是,苍井蒙,他不但不满意,还说她别有用心,说她没事找事,上班时间过什么生日,还当着餐厅那么多人的面骂她,侮辱她,然后还只顾自已的面子,愤恨地弃她拂袖而去。

古月苏,她表面难堪,心里痛苦。

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她还能怎么样呢?

三年了,整整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她还有什么办法呢?

在三年的时间里,她由一个幸福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可怜的女人。

她原来并不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而是一个享受过爱情,享受过幸福的女人,也曾经风风光光过,可是,对于她来说,爱情是短暂的,幸福也是短暂的,风风光光也就不存在了。

她所有的幸福,包括爱情和风光,在一个酒醉后迷离的夜晚,给无情的摧毁了!

时光如流水,不能倒转,搬着手指头算算,她和苍井蒙认识已经有六年的时间了。

犹记得第一年认识的时候,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因为一个游戏,他们坐到了一起,随意地聊天,喝酒,然后,有了联系方式,从第二天开始,苍井蒙就疯狂地追求她,她不以为然,根本看不上他,也从来没有在意过他。那时候的古月苏,年轻漂亮,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配上一颗苹果似的红扑扑的脸蛋,整个人生机阳光,可以说,古月苏就是一朵盛开在春天里的玫瑰,妖媚但多刺!

那时候,苍井蒙天天送她玫瑰花,她高傲地连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就丢进了垃圾桶里。

苍井蒙请她吃饭,她去请了一帮朋友过去,而她自已却从来不到场。

她甚至跟朋友们打赌,捉弄过苍井蒙,让他一个人半夜在梧桐山上晃悠了一个晚上,她还把此事当作趣事到处宣传,并以此为消遣他的乐子。

认识第二年的时候,在一次户外活动中,她不小心摔伤了脚,同行的男孩子都躲着她没有一个人肯背她的,只有苍井蒙一个人从头到尾陪着她,供他使唤,那个时候,她才开始发现他的好,女友们也说,这个男人性格多好,心肠也好,还有耐心,对你也专情,这样的男人世界都难找,赶紧抓住,不要让他被别的女人拐跑了,到时,哭都找不到地方哭了。

古月苏因此就渐渐地接受了苍井蒙,两个人开始频繁的约会,手拉手地上街,一起吃饭,看电影,购物散步,甚至还去**旅游,在朋友圈子里,是多少让人羡慕的一对,郎才女貌,那个时候,两个人爱得如胶似漆,好不欢喜啊!

第三年的时候,两个人在所有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终于修成正果,结婚了,一年之后,生下了儿子冬冬。

他们结婚的那一年,苍井蒙二十六岁,古月苏二十三岁。那个时候,苍井蒙刚调进税务局,任了一个办公室主任,人生得意不过,洞房花烛夜,又逢事业有成,这两个人生之中太幸运的事都被他苍井蒙赶上了。

新婚之时,又是高升之时,苍井蒙一直认识老婆古月苏就是他的贵人,给他的人生带来了梦寐以求的好运!

尽管升了官,工作再忙,应酬次数越来越多,回家的次数也就越来越晚了。

但苍井蒙还是坚持不在外面过夜,不管再晚,他都要回家睡在老婆身边,他非常爱她,尽力呵护她,只有一有空就守在家里,跟在老婆屁股后转,为她做这做那的,十足一个好老公的模范。

而,古月苏呢,从一个任性一无所知的小女人,学会了相夫教子,操持家务,最初的那股傲气没有了,温柔多了,特别是生了儿子以后,母性就出来了。

尽管老公回家的次数越来越晚,但她总是要等到他回来,为他点一盏温暖的灯,让他感受家的温馨和幸福!

第四年开始,她的幸福开始凋落了,也是痛苦开始的时候。因为,她古月苏和别的男人上床了,就是婚外出轨了!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可吃,如果时光可以倒转的话,古月苏就是被人打死,她也一定不会去参加那个该死的朋友聚会。

可是世界上也没有后悔药,时光也不可能倒流,事情注定是要发生的,不管怎么样还是发生了!不能后悔,更不能假装没有发生过或者是一笔抹去!

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如果你不给自己烦恼,别人也永远不可能给你烦恼。因为你自己的内心,你放不下。

是啊!这世间的事情就真的是无巧不成书。

那是发生在八月秋天的事情,因为要过中秋节,苍井蒙的父母非常的想念孙子,于是趁老家有亲戚来深圳办事的时候,回去就顺便把冬冬带回了梅州老家。

而那个月,苍井蒙因为工作的原因,又特别的忙,每天早出晚归的,根本没有时间陪老婆古月苏。

而古月苏刚开始一个人还没得清静自在,但时间久了,就倍感孤独寂寞了。

强力推荐
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
《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的主人公是楚风许雪青,为您提供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小说的精彩内容。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小说内容讲述了:穿越到一个孤儿身上,却有六个兄弟姐妹,楚风表示自己一点也不缺家庭的温暖,毕竟那些家人一个比一个优秀,而他只需要败家就好。
更新时间:2020-08-05
阅读榜
  • 我是谁
    我是谁
  • 太后,悠着点
    太后,悠着点
    年仅十七岁的太后突然失忆,是为情自杀还是遭人行刺?一朝醒来记忆全无,面对空白的过去,未测的将来她该何去何从?有人笑里藏刀,有人口蜜腹剑,有人忠心耿耿,有人别有所求,然而她却如同一张白纸难以分辨。
  • 凤凰之决斗胜者
    凤凰之决斗胜者
    林志幻是一个有着很高灵力的孩子,但是他不是族长的孩子,而这个灵力的大陆有一个规定,不管是谁,只要是灵力最高那么就可以成为新的族长,所以在林志幻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被族长用了一种法术,直接禁锢了林志幻的灵力。随着林志幻的长大,看到别的小朋友都能够费城优秀的用自己的灵力,他的心里是非常的羡慕的,而这个时候族长的孩子贾鹏就会过来嘲笑林志幻,林志幻也不当回事。
  • 萌宝PK:爆宠甜甜妻
    萌宝PK:爆宠甜甜妻
    在乔伊眼里,陆擎昊是她的小竹马,腹黑上司以及……她这辈子忘不了的男人。可在陆擎昊眼里,乔伊只是他的贴身助理及……未来弟媳。只是这贴身助理怎么被他拐到房间去了?“乔伊,陆梓昊跟你求婚你为什么不答应?你心里想着谁?这些年你一直待在我的身边——”“反正不会是你,陆擎昊,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事,我再也不会做了!”“那么这次,换我追你!”“……”于是傲娇男火力全开,恨不能把乔伊宠上天!直到有一天某人腆着脸打算住到她家去时,却赫然发现——这该死的女人居然有个四岁大的儿子?还那么像他?看来,是时候把她拐到他户口本上去了!后来乔伊才知道,陆擎昊对她来说还有另一个身份,史上最幼稚缠人的老公!
  • 傅少娇妻心尖宠
    傅少娇妻心尖宠
    《傅少娇妻心尖宠》是唐醉著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傅少娇妻心尖宠》精彩节选:她曾是世家名媛,如今落魄不堪,受尽屈辱。他是关城傅爷,权势滔天,备受瞩目。她被设计陷害,他施以援手;她被嘲笑侮辱,他护她左右。最终,她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他说:“你那么惨,不如嫁我好了。嫁给我就没人再敢欺负你。”她拒绝:“可我已经嫁人了。”“你前夫又坏又蠢又没用,你老公只能姓傅。”他抽开领。“乖,过来让我先教你怎么接吻。”前夫陆斯辰:“姓傅的没一个好东西。漫漫听话,跟我回家。”...
  • 豪门婚爱情未了
    豪门婚爱情未了
    她为了救她的儿子,不惜铤而走险挪用公款!一边是自己十几年来爱慕的女人,一边是公司的形象。到底他该如何才能两全?两难的他还要时时防备她初恋对象和公司爱慕者,简直是四面楚歌啊!乔儿,你什么时候才能乖乖的躲在我的背后呢?
点击榜
  • 三生孽缘三生情
    三生孽缘三生情
    前世,星星上的两个人相遇,留下一段旷世恋情,最后却落得一年只能见一面的下场。今生,人界,“他的心脏吗?”“时间不多了,我们最后来一场约会吧!”。。。。。。“你做不到,那就让我来”下一世,神魔大战,当初最爱的两个人站在了对立两面当一个人的灵魂改变,另一个人因爱生恨,两人之间产生的火花又该如何熄灭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鹤寻归觅
    鹤寻归觅
    他随着鹤而来,伴着清风,映入了我的眼帘。年上,冷淡文风。这是两个人的故事。
  • 黑夜帝国的女王
    黑夜帝国的女王
    她,是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从小受尽委屈欺负,在人生的路上非常艰辛走着;她一度以为她的人生,或许就会永远这样,直到她自强自立,遇到了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坎坎坷坷之后,她不但收获了最宝贵的友情,还收获了她后半生的幸福;只是,她的人生之路仍然有一些绊脚石,还有人妒忌她历经千辛万苦得到的一切,想方设法都要从她身边夺走她的幸福;坚强聪明果断如她,又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人得逞?风云过后,彩虹依然美得耀眼……
  • 快穿之最强炮灰上位记
    快穿之最强炮灰上位记
    【宿主,请以正规渠道兑换物品】“啥?抢到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宿主,请不要培养智能篡位!】“我的人工智能比较有脑子!”【宿主请你放弃你脑子里打死我的想法,系统也是有人权的!】“你太美,我放弃不了,所以受死吧!龟儿砸!”某系统觉得,自从有意识以来栽的最大的跟头,就是遇到了这个煞星宿主!有着强烈的报复社会性格不说,满脑子想着怎么整死它。明明只要夺个气运,非得搞得整个位面人仰马翻不说,还把它当成移动宝库……某系统很是无奈:【宿主,麻烦你醒一醒,开始任务了!】
  • 相思无解梦无痕
    相思无解梦无痕
    小说主人公是上官茗温彦的小说叫《相思无解梦无痕》,是作者临江仙创作的古代虐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赐婚被迫嫁给残暴的温将军,上官茗才知晓是当初悔婚的温彦。被虐的上官茗,只记得那一场雨夜……隐瞒的爱,只恨阴阳两隔,相思无解!...
  • 重生八零追夫攻略
    重生八零追夫攻略
    白白重生回了18岁并且被强行绑定了一个无良系统。身为星际管理局评委第二悲惨人物的她,必须扑倒第一大悲惨人物,令他一生快乐,脱离悲惨,再顺带她一起走上人生巅峰。白白怒而掀桌,踏马为什么和看到的小说不一样!不能因为我读的书少就这样坑我!

Copyright © 2010-2029  欧麦噶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