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无双劫

无双劫

无双劫

2020-11-21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他们沉睡了千年正在醒来,以王的姿态……沉睡了千年只为一个理由,为了什么而战。有的为了执着,有的为了信任而战,还有的为爱战斗。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战船上燃烧的火焰,去往毁灭。他们还会回来,为了主公的大业,为了生死的顾恋,为了盛世的心愿。为了在枯骨之上建立起新的世界。你为谁而战,宁愿逃不过生死的劫,宁可陷入无解的轮回。

精彩节选

“老板——我的面好了没!”齐非故作不耐烦地一手拍在木桌上,发出嘎嘎的响声。心说,老子手掌都快拍肿了,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怎么还没好。牛记老字号。老板牛三烧得一手好面,十里闻香,路人皆晓。这一日,一位少年坐在了牛记。不知他有何来历,但出手着实大方,一上来便大肆打赏,弄得伙计们都有些尴尬。那少年单脚搁在长凳上,右手不停晃动着,扇着风。右手上带着一条白水晶项链,在日光下熠熠生辉。“来了,来了——”伙计的尾音拖得老长,特别有韵味。两手稳稳地端上一碗热面,白气扑人。“哎呦,小心小心。”伙计灵活地扭动了下腰部,避开了似要撞上的客人。“来晚了吧……”齐非故作怒态,“可是,也没什么关系,来了就好。”老子早就饿扁了!齐非低头猛吸起来,也不管对面什么时候坐着一个人。微风拂来,吹动杨柳稍,几簇柳絮飘落在桌上。今日天光明媚,灵若城中也很是热闹。因为今日灵若城中将要举办盛会——临渊阁开阁之日,魂师齐聚灵若城。平日里相见也见不到的魂师,今日在灵若城大街上,也许坐在你对面的就是一位伟大的魂师。就是不知道这次临渊阁是由哪家主持。上一次是五年前,由江家主持。可两年前江家家主江夜月去世之后,江家实力大减,在各项魂师活动中出席的次数也大大减少。灵若城虽说有城主,但实际上大权都在江家和另一家白家手上。往年都是江家强白家弱,而江夜月死后,江家由江夜月长子管理。这位江家大少极少出席活动,不知这次又如何。“听说江家会出席这次临渊阁开阁仪式,是真的吗?”一位樵夫放下担,刚坐定就问起了对面的那人。“不知道。”那人只说了一句,头也不抬。“哎,哎。老兄你觉得怎么样?”“不清楚啊。没准,也许……真会出席。我也不好说。”隔壁桌的屠夫老王说了起来。“哼哼……嗯呐。”是谁?樵夫、屠夫和其余人不约而同地转向齐非。而齐非丝毫没有感到难受,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痛快地吃着面条。“啊——好饱。呃——真痛快!”“砰”,齐非用力地扔下了碗。“小爷,您用完了?嘿嘿,那……”小伙计低头哈腰对着齐非笑着,换成别人一定会觉得很不舒服,但齐非移开抚着肚子的右手在头上抓了几下,才开口道,“有事吗?”“嘿嘿……那个,小爷,一共是七十二文钱。您看……”小伙计踌躇着伸出手,向着齐非。“什么?要这么……要这么多!你坑爷爷呐!”齐非一拍桌子,直接从长凳上窜起,用见鬼的眼神看着小伙计。主要问题是……小爷他没钱了。这怎么成,面子岂不是丢大了,之前还那么慷慨,现在就囊中羞涩了。“这……小爷……”小伙计尴尬地望着齐非,回头又看看正朝这边看来的老板牛三。牛三长得五大三粗,比做屠夫的老王力气还大。瞧着齐非的小身板,恐怕还不够人家一顿饭的。“咳哼,小伙计啊。来来来,小爷我跟你说。”齐非拿握拳的右手装势着咳嗽几下,然后招招手示意小伙计近前,“来,我跟你说。小哥,这个……这个,小爷我身上用的只剩下大票子了。”说着附耳上去对着伙计耳朵说,“我用的只剩下大票子了。大票子啊,你懂吗?大票子。也不怕你生气,我直说了,小爷我怕你家老板难看,所以才不拿出大票子,怕你家老板找不开。面子上过不去。”齐非附在小伙计耳边,一手还不停地做着手势,示意他票子真的很大,他老板肯定是找不开的。“噢。老板——”小伙计转头大声朝着牛三喊道,“大票子咱找的开吗——”“废话!咱什么票子找不开。”牛三拿手捋了捋嘴巴上的小胡子,扭头走向了另一桌,看起来有些不耐烦。“呵呵呵,那,爷,能先把账结了吗?呵呵呵。”伙计满脸堆笑,但当齐非说出下一句话的时候,小伙计的笑容在瞬间堆积起来,僵硬在那里。“什么!你没钱!”伙计把手在裤腿上一拍,“老板——有人砸场子。”“不要命了,我还真以为哪里来的有钱公子。原来就是猪鼻子插大蒜。来人,给我往死里打。”牛三一招手,冲出来三个大汉,个个都比齐非高一头。齐非一脚踢翻桌子刚想跑,哪里跑得过,还没迈出腿就被一位大汉给提了起来。“过来吧你。”大汉一使劲把齐非丢到了牛老板跟前。牛三上前用鞋尖顶起齐非的下巴,低头看着齐非,“哼,什么玩意。你以为我牛记老字号的生意怎么能这么好。我岂是好欺负的。”牛三边说边在齐非身上上下打量着,是在找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好拿来抵账。突然,牛三的目光停留在了齐非右手上的那条白水晶项链,“这条项链不错嘛。还值几个钱。好好的干嘛缠在手腕上,我看就算是饭钱吧。”眼神示意大汉去夺项链。“喂,不行。”齐非用力想要从大汉手中挣脱,可怎么用力都没用,力气相差太大了。“不行。这条项链不能给你!”齐非挣扎得更用力也没用,无论如何也挣开不了。“怎么不行?不然拿你去喂狗!哼!给我夺过来!”三个大汉一起拥上,齐非把手揣在怀中死死不肯松开。“给我松开。”牛三急了,上去对着齐非的背狠踹两脚,齐非觉得骨头都快裂开了,但还是不能松开。牛三又猛踹了几脚,齐非痛得哇哇大叫。但双手始终紧紧拽着。四周的人渐多,牛三也有点不太好做,不知该拿他怎么办。“也许那条项链对他有重要意义呢,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吧。”“算了?!你算什么东西!”牛三正在气头上,算了?开玩笑。牛三怒气冲冲地瞪向声音来源,是先前那位坐在樵夫对面的年轻人。他戴着斗笠,身披黑色长袍,手持长棍,负在身后。虽说在对牛三说话,但目光似乎并没有注视着牛三。“重要意义?屁!我管他呐!还不快给我!”说完又转身朝疲惫不堪的齐非大吼道。齐非始终不敢抬头看,一直低着头牢牢握着右手。白水晶项链。齐非的娘亲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在齐非还未出生之时,齐非的娘亲就死了。齐非是被人从死尸体内挖出来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齐非在他娘尸体内本应该早就死了,最终却能够安然无恙地活了下来。这简直就是奇迹。“不,不可能!”齐非暴吼,使出了最后的力气想从大汉手上挣脱,就差一点了。三个大汉对此感到震惊,不敢相信一个小鬼竟有如此大的力量。“住手。”黑袍人淡淡一声,似怒非怒。“啊——”一个高大的身影飞出人群,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被击晕过去。“你,放开他。”黑袍人不知何时站在了另一位大汉身后,那大汉愤怒地松开抓紧齐非的那只手,朝黑袍人甩去。只听见“咔”的一声,大汉的胳膊已垂在了腰间。没人看到黑袍人的动作,一切都在瞬间。下一位大汉在众人见鬼了似的眼神中也已倒在了地上。“人,人呢?”牛三结结巴巴地说道,一转头更是吓得腿脚发软。那黑袍人正坐在身旁的桌子上喝着水。“老板,得饶人处且饶人。”黑袍人依旧喝着白水,不去看牛三目瞪口呆的样子。过了半晌,旁边两小伙计才过来扶住瘫软了的老板。人群早已尽去,就剩下牛三和小伙计无言地对视着。桌子上叠放着几摞铜钱,是那个黑袍人留下的。牛三用颤抖的手把铜钱收了起来。除了普通的铜钱之外还有一枚特殊的钱币,正面刻着凶猛的海兽图案,背面是用古老的文字刻着的一个字。牛三自然是不认得的。要是他认识的话一定会远远地抛开那枚钱币。钱币背面刻着的是一个“周”字。……灵若城。临渊阁。穹顶上水纹流动,隐约有鱼影闪过,充满梦幻的气味。穹顶之下坐满了人,各色各样的人,他们悠然地品着茶。在这里今天要发生一件大事,江白两家对临渊阁所有权的争夺。一边是江家大少,一边是白家家主白陌。白陌此人阴险狠毒,曾以独门魂术同时击杀九十九名魂师,因此闻名。此时临渊阁内只有茶客,没有魂师。静得出奇,好像在这里根本就都是死人一样,所有人都只顾自己喝着茶。每个人都陶醉在茶香之中,但有一人例外。大堂中间是座莲花池,池内养着锦鲤,在莲花间游动。在大堂上手,坐着一位紫衣少年,长发飘飘。紫衣少年左手持碗,轻轻地茗了口茶,“哼哼。”少年随即望向众人,众人同时举杯也茗一口茶,又同时放下碗。“太单调了,来点有趣的吧。”紫衣少年双眼微闭,嘴唇微动,似在念动咒语。而众人的表情也在同时发生了变化,一个个面露恐慌,有的面容紧绷,做好了战斗准备。“喝!”不知是谁大喝一声,朝紫衣少年暴掠而来,然后众人一同跃起,同时朝少年进攻。一时间大堂内魂力暴涨。紫衣少年丝毫不惊,左手端着茶碗,碗中水流转动,魂力从中显现出来。众人已经没机会回头看了,如果能回头,他们会看到身后的莲池和少年的茶水一样也在疾速飞转着,朝众人袭来。整池水化作一条蛟龙,紧接着在冲来的瞬间化为一条条小水龙。水龙从众人身体间穿过,然后又传回,就这样来回地穿梭着。知道水龙成了鲜红色,饮饱了鲜血。无数条小水龙又重新组合成一条巨大的蛟龙。最后水面恢复平静。莲池中锦鲤悠然地游动着,和原来一样。紫衣少年轻轻叹了口气,周围的桌椅皆化为烟尘隐去。临渊阁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位少年?他的强大让人战栗。“枫儿。玩完了吗?”大堂背后传来苍老的声音。但是只要是魂力不弱的魂师就能听出这声音中蕴藏着强大的魂力。普通人也许来不及听完他第一个字。紫衣少年不语。大堂后又传来了同样的声音,“今日你就要和白老怪对招了,你可准备好了?”“哼哼。两年前我就准备好了。”紫衣少年起身跃入了莲池之中,莲池依旧是只有锦鲤在池中游动,没有泛起一丝涟漪。因为少年用魂力控制了一切。

强力推荐
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
《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的主人公是楚风许雪青,为您提供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小说的精彩内容。摊牌了我就是败家子小说内容讲述了:穿越到一个孤儿身上,却有六个兄弟姐妹,楚风表示自己一点也不缺家庭的温暖,毕竟那些家人一个比一个优秀,而他只需要败家就好。
更新时间:2020-08-05
阅读榜
  • 我是谁
    我是谁
  • 太后,悠着点
    太后,悠着点
    年仅十七岁的太后突然失忆,是为情自杀还是遭人行刺?一朝醒来记忆全无,面对空白的过去,未测的将来她该何去何从?有人笑里藏刀,有人口蜜腹剑,有人忠心耿耿,有人别有所求,然而她却如同一张白纸难以分辨。
  • 凤凰之决斗胜者
    凤凰之决斗胜者
    林志幻是一个有着很高灵力的孩子,但是他不是族长的孩子,而这个灵力的大陆有一个规定,不管是谁,只要是灵力最高那么就可以成为新的族长,所以在林志幻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被族长用了一种法术,直接禁锢了林志幻的灵力。随着林志幻的长大,看到别的小朋友都能够费城优秀的用自己的灵力,他的心里是非常的羡慕的,而这个时候族长的孩子贾鹏就会过来嘲笑林志幻,林志幻也不当回事。
  • 萌宝PK:爆宠甜甜妻
    萌宝PK:爆宠甜甜妻
    在乔伊眼里,陆擎昊是她的小竹马,腹黑上司以及……她这辈子忘不了的男人。可在陆擎昊眼里,乔伊只是他的贴身助理及……未来弟媳。只是这贴身助理怎么被他拐到房间去了?“乔伊,陆梓昊跟你求婚你为什么不答应?你心里想着谁?这些年你一直待在我的身边——”“反正不会是你,陆擎昊,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事,我再也不会做了!”“那么这次,换我追你!”“……”于是傲娇男火力全开,恨不能把乔伊宠上天!直到有一天某人腆着脸打算住到她家去时,却赫然发现——这该死的女人居然有个四岁大的儿子?还那么像他?看来,是时候把她拐到他户口本上去了!后来乔伊才知道,陆擎昊对她来说还有另一个身份,史上最幼稚缠人的老公!
  • 傅少娇妻心尖宠
    傅少娇妻心尖宠
    《傅少娇妻心尖宠》是唐醉著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傅少娇妻心尖宠》精彩节选:她曾是世家名媛,如今落魄不堪,受尽屈辱。他是关城傅爷,权势滔天,备受瞩目。她被设计陷害,他施以援手;她被嘲笑侮辱,他护她左右。最终,她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他说:“你那么惨,不如嫁我好了。嫁给我就没人再敢欺负你。”她拒绝:“可我已经嫁人了。”“你前夫又坏又蠢又没用,你老公只能姓傅。”他抽开领。“乖,过来让我先教你怎么接吻。”前夫陆斯辰:“姓傅的没一个好东西。漫漫听话,跟我回家。”...
  • 豪门婚爱情未了
    豪门婚爱情未了
    她为了救她的儿子,不惜铤而走险挪用公款!一边是自己十几年来爱慕的女人,一边是公司的形象。到底他该如何才能两全?两难的他还要时时防备她初恋对象和公司爱慕者,简直是四面楚歌啊!乔儿,你什么时候才能乖乖的躲在我的背后呢?
点击榜
  • 三生孽缘三生情
    三生孽缘三生情
    前世,星星上的两个人相遇,留下一段旷世恋情,最后却落得一年只能见一面的下场。今生,人界,“他的心脏吗?”“时间不多了,我们最后来一场约会吧!”。。。。。。“你做不到,那就让我来”下一世,神魔大战,当初最爱的两个人站在了对立两面当一个人的灵魂改变,另一个人因爱生恨,两人之间产生的火花又该如何熄灭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鹤寻归觅
    鹤寻归觅
    他随着鹤而来,伴着清风,映入了我的眼帘。年上,冷淡文风。这是两个人的故事。
  • 黑夜帝国的女王
    黑夜帝国的女王
    她,是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从小受尽委屈欺负,在人生的路上非常艰辛走着;她一度以为她的人生,或许就会永远这样,直到她自强自立,遇到了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坎坎坷坷之后,她不但收获了最宝贵的友情,还收获了她后半生的幸福;只是,她的人生之路仍然有一些绊脚石,还有人妒忌她历经千辛万苦得到的一切,想方设法都要从她身边夺走她的幸福;坚强聪明果断如她,又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人得逞?风云过后,彩虹依然美得耀眼……
  • 快穿之最强炮灰上位记
    快穿之最强炮灰上位记
    【宿主,请以正规渠道兑换物品】“啥?抢到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宿主,请不要培养智能篡位!】“我的人工智能比较有脑子!”【宿主请你放弃你脑子里打死我的想法,系统也是有人权的!】“你太美,我放弃不了,所以受死吧!龟儿砸!”某系统觉得,自从有意识以来栽的最大的跟头,就是遇到了这个煞星宿主!有着强烈的报复社会性格不说,满脑子想着怎么整死它。明明只要夺个气运,非得搞得整个位面人仰马翻不说,还把它当成移动宝库……某系统很是无奈:【宿主,麻烦你醒一醒,开始任务了!】
  • 相思无解梦无痕
    相思无解梦无痕
    小说主人公是上官茗温彦的小说叫《相思无解梦无痕》,是作者临江仙创作的古代虐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赐婚被迫嫁给残暴的温将军,上官茗才知晓是当初悔婚的温彦。被虐的上官茗,只记得那一场雨夜……隐瞒的爱,只恨阴阳两隔,相思无解!...
  • 重生八零追夫攻略
    重生八零追夫攻略
    白白重生回了18岁并且被强行绑定了一个无良系统。身为星际管理局评委第二悲惨人物的她,必须扑倒第一大悲惨人物,令他一生快乐,脱离悲惨,再顺带她一起走上人生巅峰。白白怒而掀桌,踏马为什么和看到的小说不一样!不能因为我读的书少就这样坑我!

Copyright © 2010-2029  欧麦噶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