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库 穿越架空

报告王妃之王爷又爬墙了

报告王妃之王爷又爬墙了

报告王妃之王爷又爬墙了

更新时间:2019-11-04 15:30
特么的!老天你几个意思!人家穿越她也穿越!人家穿越成了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美女,为毛自己就悲催的穿越成了一个男的!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报告王妃之王爷又爬墙了小说图1
报告王妃之王爷又爬墙了小说图2

特么的!老天你几个意思!人家穿越她也穿越!人家穿越成了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美女,为毛自己就悲催的穿越成了一个男的!她堂堂神偷门的唯一继承人竟然穿越成了一个男人?还好这个男人地位高贵,身份还可以随时的转换。上官俊表示,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好端端的一个俊俏的小王爷,怎么就一觉醒来成了女人?好不容易穿回去,却又发现自家本来端庄温柔的媳妇变成了一个脾气暴躁,随时随地都能跟自己玩魂穿的女人!

精彩节选

清冷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即使街上有几个人,也被眼前的阵势吓得一溜烟的躲到一个小角落里不再出来。

大街上,一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美女在大街上撒丫子奔跑,后头跟着以一个白色男子为首的十几个人在后头紧紧跟随。

终于,女子停下了。

“我说哥们,我不就拿了你一颗紫罗珠么!你,你至于这么不要命的对我穷追不放么!我这么跟你说,一个男人做人,做人不要太过小气,要不然将来会娶不到媳妇的!”某个跑到气喘吁吁的女子喘着粗气,一脸痛苦的望着前方的男子。

女子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一双大大的眼睛更是暗含秋波。虽然此时看上去十分狼狈——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脸色更是苍白到了极致,但是这反而使女子看上去更加的楚楚动人,更容易激起一个男人的保护欲。

可惜眼前的男人像一尊没有生命的铜墙铁壁似的,对眼前的美女没有半分怜惜。

铁臂一挥:“继续给我追!”

“卧槽!你特么还来!”

街上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欧阳雪一边跑,一边还不忘记回头损后面的男子几句。

“我说大哥,你这么抠门,你家里人知道不?”

“......”

“真的,大哥!你再继续下去是会找不到媳妇的!”

“......”

眼见着一群人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欧阳雪脚下一个“急刹车”,转过身说道:“大哥,我说你至于嘛!我就偷了你一件宝贝,你丫居然不眠不休的追了老子三天三夜!卧槽!你丫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欧阳雪一脸痛苦悔不当初的说道。

三天前,身为神偷门唯一一位继承人,欧阳雪接到了一个非常艰难的A级任务。本着为门派发扬光大的宗旨,欧阳雪打算亲自上阵,誓要完成这次任务。当然,欧阳雪答应的这么爽快还有一个原因——这次的报酬可不是一般的丰厚!

本来,欧阳雪都已经顺利完成任务了,完成以后还非常高兴,都说这次任务难不简单!你看,她欧阳雪一出手这不什么任务都能完成么!回去得给那些“老古董”好好讲讲,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咱们得有冒险精神不是?!

这次完成了这么大的任务,回去以后必须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就在欧阳雪得意洋洋的幻想着以后美好幸福的生活时,不知道从哪来了一位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一看见欧阳雪顿时眼眶泛红,呲牙瞪目,走到欧阳雪面前:“刚才是你在里面?”

欧阳雪刚从窗户里翻出来,就看到一个长相帅气的白衣男子与自己“搭话”,顿时师父曾告诫自己的什么警惕心啊全部都丢在了爪哇国。眼前顿时冒起了粉红色的小泡泡。

“呃,是,是呀。”

“很好。”白衣男子俊逸的脸上划过一丝痛苦之色:“把她给我绑起来!”

“虾米?”欧阳雪愣了有数十秒才发觉白衣男子口中的她就是指自己。

就这么几秒钟愣神的情况下,欧阳雪发觉自己竟然被数十个大汉包围。

“看,飞碟!”欧阳雪伸手指指前方的天空,试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可惜的是,除了欧阳雪一个人用手尴尬的指着天空之外,其余人皆是一副毫无表情的样子。

欧阳雪撒丫子就跑。

白衣男子带着一群人在后头紧紧跟随。

于是,街上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神奇的景象:

一个穿黑色衣服的女子在前头奋力的奔跑,后面跟着一群穿白衣服的帅哥穷追不舍。

“我靠!这哥们也太执着了吧!”三天三夜,欧阳雪的体力已经快要达到了极致。

身后的白衣男子显然也是累的不成,但每当欧阳雪停下了喘口气的时候,白衣男子都会继续前进的脚步。

“安安死了。”白衣男子脸色阴沉的看着叉着腰喘着粗气仿佛下一秒钟就要休克的欧阳雪充满恨意的说道。

“神马玩意?”欧阳雪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我靠!安安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你杀了她!”

“我说大哥,我看这是一场误会吧!”

“误会个屁!整间大楼就你一个外人进去过,不是你杀的还能有谁!兄弟们!为安安报仇!”

“为安安报仇!”

新一轮的追逐又重新开始。

“卧槽!”欧阳雪活了二十年,头一次这么机智的动了一会脑子分析,哭瞎的发现自己被冤枉了。

尽管欧阳雪充分发挥了自己身为神偷门的基本功,双腿甩的飞快,恨不得脚下踩着一双风火轮,但寡不敌众,眼见着还是要被追上了。天无绝人之路,在前面的道路上,突然出现了一条小巷子。

欧阳雪心中大喜:老天果然还是向着自己哒!

欧阳雪毫不犹豫的撒腿往巷子里跑,心里头还不停地默念着:感谢老天,感谢cctv,感谢一直支持我的电视台,感谢.......呃.......感谢长着一张有着貌美如花的脸的自己!

最后的最后,欧阳雪也不知道该感谢谁了,就这么低声念叨着往巷子里面跑。

白衣男子见欧阳雪跑进了巷子里,一个急转弯,也跟了进去。

幽深的巷子里,欧阳雪像只无头苍蝇一般瞎转悠了半天,发现身后暂时没有人追来,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悲催的发现,自己居然迷路了!

尽管不想承认,但身为神偷门第五十代传人的欧阳雪,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路痴!

欧阳雪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算导个航,定个位。最后哭瞎的发现,在经历过三天三夜的追逐下,手机跟它的主人一样,此时也没有半点的电力。

“......我靠!你这个天杀的老天!”

随着欧阳雪的一声怒骂,不知道从那里跑来了一群......猪!

神马情况!

望着眼前蜂拥而至的猪,以及身后那堵实实在在的墙,欧阳雪真的......哭了。

任谁也想不到,堂堂神偷门唯一的继承人,被冤枉就算了,最后竟然还要——惨死在猪蹄的践踏之下!

意识昏迷之前,欧阳雪还在痛苦中呢喃:老子特么当初为啥要听从师父那个老古董的话,害得老子二十年从来没泡过美男!如果老天让自己再活一次,我真诚的发誓,一定要泡遍世间美男!

由于倒霉的欧阳雪同学最后晕了过去,所以也就没看清手上的紫罗珠在她晕倒了之后散发出了一阵紫色的光圈,笼罩住了整个小巷......

......

这是一座不论是从装修上来看还是从里面仆者如云的情况来看,都是一座极为豪华的宫殿。同时也不难看出,这座宫殿的主人是多么的有钱有权有势!

宫殿的大床上躺着一个身材修长,容颜英俊的男子。虽然该男子此刻正闭目躺在床上,但丝毫不影响他此刻的颜值。

如果用现代的话来形容,这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古代版睡美人。

一个身穿大红色凤凰锦袍,头上戴着与之相配的金色凤冠的中年妇人满脸泪痕的坐在床头,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俊逸男子的手,痛苦的抽泣着,泪水也一滴滴的往男子的脸上,手上滴的到处都是。

中年妇人面相和善,只是岁月的皱纹已经爬上了她的眼角。但是光看那张脸,也能看出这位中年妇人在年轻的时候是多么的漂亮。

“母后别担心,俊儿他会没事的。”在中年妇人旁边,坐着一个不怒自威的男人。男人神色严肃,一张脸上写满了威严,但是在眼底下却流露出一抹担忧。

“俊儿啊!”西凉月本来慈善的面目上此时布满悔恨的泪水:“都是为娘不好啊!都是为娘的过错啊!现在只要俊儿能够醒过来,你想娶谁就娶谁,为娘也绝不会在有半点阻拦!”

上官承德也在一旁扶着半瘫在床上的西凉月,心中也不是滋味。

新皇即位,社稷不稳,朝堂上更是风云涌起,各人都有各自的算盘。李相私下里勾结党羽,联合敌国君主打算密谋造反。而自己这个唯一的,打一个娘胎里出生的弟弟竟然放着忠良贤淑的燕将军之女不喜,偏偏喜欢上了丞相之女李魅儿。还一副非她不娶的架势。

自己和太后当然不能同意!这小子便在雨中跪足了三天三夜,直至晕过去......

“启禀皇上,太后,慰迟御医到了。”上官承德的贴身小太监小云子也知道皇上这几日因着俊王爷的事情,闹得心情不好,因此就是进来通报也刻意放低了声音。

“赶紧让他进来!”上官承德神情中也露出紧张心痛之色。不管这臭小子做错了多少事情,做的事情有多离谱,但是毕竟是一奶同胞的弟弟。看到兄弟这般的痛苦,上官承德的内心也不是很好受。

“臣慰迟羽参见太后,参见皇上!”

“赶紧起来,给我的俊儿看看!”

“是。太后娘娘。”

慰迟羽上前轻轻把住上官俊的脉,心下不禁一颤。这.......脉象.......

纵使是面对皇上和太后期待的眼神,慰迟羽也只能实话实说:“请皇上太后娘娘节哀,王爷,他,他的脉象已经不跳了。”

什么!

西凉月听到这话,神情一紧,就要晕厥过去.......

就在这时,床上本该“死”去的人却睁开了一双眼睛。

“这是神马鬼地方?”看着古色古香中不加任何掩饰的豪奢气息,欧阳雪的脑子在这一刻钟有些懵逼。

下一秒钟,欧阳雪直接被一个人紧紧搂到了怀里:“俊儿!我的俊儿!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俊儿你不要再做傻事了!你皇兄已经答应你娶李魅儿了!”

“......”

欧阳雪脑袋懵懵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中年妇女紧紧地搂在怀里。

这是神马情况?

难道是觉睡多了睡糊涂了?

不应该吧!自己在昏迷前不是被一群猪给踩死了吗?难道是没死成?而且还被人给救了?

欧阳雪的大脑此刻懵懵的,但是活着的感觉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西凉月抱着儿子哭了半天,才发觉这儿子一直僵硬在自己怀里,一句话都没有说。以为儿子此时还沉浸在昏倒之前的哀伤之中,没有反应过来,于是又说了一遍:“儿啊,你不用担心了,你皇兄已经妥协了。”

拖鞋?这是什么操作?

欧阳雪的大脑此刻还处于当机之中没有反应过来,听到抱着自己的女人说什么‘拖鞋’,立刻眉毛一皱,露出嫌恶的神色:“拖鞋还是算了吧!那多臭啊!而且也不卫生,也不干净!虽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但是我们不能因为科技的发展而忽略了卫生和道德的观念啊!要知道,无论在何时何地,我们都要做一个讲究卫生的人啊!”

“......”

由于先皇刚驾崩不久,国事繁忙。

新皇上官承德在听说俊儿这小子已经醒过来了,就放心的去批了奏折。

批完奏折以后,心里头记挂着唯一的兄弟,着急的赶过去看。这兄弟再不成气候,也是自己的亲兄弟不是?

哪里知道,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自己这位‘兄弟’的拖鞋论,一时气的脸都绿了。这臭小子,嘴上是越发的没个把门的。宫廷重地,是可以随便说这些玩意儿的嘛!多大的人了,也不嫌丢人!

小云子弓着腰站在皇上的旁边,看到皇上的脸红一阵青一阵的,也不敢上去说什么。

上官承德黑着脸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最终想到了什么,还是没进去,一甩袖子,板着脸走了。

宫殿里,西凉月还抱着自家失而复得的‘儿子’,既高兴又难过,一股劫后余生的幸福感不停的踊跃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欧阳雪才觉得大脑已经恢复到以往的清明,对于眼前的事情也逐渐的清晰起来。

这才有精力打量眼前的光景。

相关新闻
强力推荐
一线女法医小说
前一世玩的是死人,这一世验的是死尸……   蓝可盈耸耸肩,果断表示这个可以接受。   于是开启了一个与前世截然不同的全新人生。   有事儿没事儿验验死人。   有闲儿没闲儿的撸撸小帅哥。   百忙之中,还可以撩撩大帅哥。   龙傲天,男,二十八岁,身高188,体重68KG…
更新时间:2019-09-03 11:41
千亿宠婚:神秘总裁赖上门小说
坊间传言南城名媛桑榆的老公是个服务生,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觊觎桑榆美貌的纨绔子弟:“做我的女人,这张卡就是你的!” 嫉妒桑榆的当红女明星:“出生好又如何,还不是嫁了个穷小子!你活该这辈子被我踩在脚下!” 隔天某人家族股票跌至谷底,当红女明星一连被撤销数个代言… 某天江先生被挖出神秘身份,不堪受骗的江太太:离婚!男人迷人一笑:乖,想离婚先问问你肚子里的小小江。
更新时间:2019-09-02 14:42
沉沉的小尾巴小说
那年夏天的一场邂逅,注定了他们之间的纠葛,那年,天很热,风很轻,云很淡,她悄悄的拨动了他的心弦。   尹楠一路走来对感情之事看得极淡,却是路沉诺这个人让他明白,有个词叫一见钟情,更有个词叫,非你不可。
更新时间:2019-09-02 11:50
最美年华最爱的你小说
第一次见面,她撞了他;第二次见面,婚姻交易,他帮她复仇;他却爱她爱上了瘾。 一追:霸气开直升机;二追:霸道扫清情敌;三追:生个萌宝捆住她。一追二追三追,优璇都淡然说:“NO!” 最后单寒桀看了她一眼,牙一咬躺倒在地:“宝贝,你丢了个男神,请捡回家!
更新时间:2019-09-01 09:01
寒门贵妻:仙师大嫁来种田小说
秦瑟意气风发的朝前走,屁股后面却跟了个便宜夫君。 这夫君啥都好,就是太粘人。 “娘子,我的腿不舒服,你抱抱我……” “……” “娘子,我的腰不舒服,你亲亲我……” “……” “娘子,我的头不舒服,你快来陪陪我……” 碰上个粘人夫君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谁让他长得好看,留着呗。
更新时间:2019-08-16 16:34
阅读榜
点击榜

Copyright © 2010-2029  天书文学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