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库 武侠小说

燕云遗恨

燕云遗恨

燕云遗恨

更新时间:2019-09-18 09:34
重新诠释侠之大义与铁汉柔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燕云遗恨小说图1
燕云遗恨小说图2

涉及后周与北宋两个朝代,江湖九宗数十门派,纵贯史实与江湖两条主线,虚实相融,明争暗斗。一场惊天阴谋,一次劫后余生,一段凄美绝唱,一副铁骨铮铮。重新诠释侠之大义与铁汉柔情。为您开启一幅波澜壮阔、别开生...

精彩节选

公元936年,原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反唐自立。因抵抗不住后唐大军,向契丹皇帝耶律德光求救,以割让燕云十六州为代价,乞求契丹出兵相助。耶律德光率大军南下,帮助石敬瑭击败后唐军队,颠覆后唐政权。辽太宗耶律德光册石敬瑭为皇帝,改元天福,国号晋,史称后晋,契丹主自解衣冠授之。石敬瑭与契丹约为父子之国,虽比耶律德光小十岁,却称辽太宗为父皇帝,自称臣,为儿皇帝。石敬瑭如约,割幽云十六州给契丹,承诺每年给契丹布帛30万匹。自此,燕云十六州包括燕(幽)、蓟、瀛、莫、涿、檀、顺、云、儒、妫、武、新、蔚、应、寰、朔归入契丹怀中,使得辽国的疆域扩展至长城沿线,往后中原数个朝代都没有能够完全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战略意义使得中原的后代政权受到威胁持续长达二百年。古人云:失岭北则必祸燕云,丢燕云则必祸中原。之后,契丹、女贞、蒙古等草原民族长驱直入,为祸至深。直至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才将燕云十六州重新收入版图,燕云之祸随即结束。

公元951年正月丁卯日,郭威正式称帝,国号大周,定都汴京,史称后周。郭威努力革除唐末以来的积弊,勤政爱民,国力蒸蒸日上,给广大臣民击败藩镇割据,收复燕云十六州,统一国家带来希望。届时,武林豪杰纷纷响应,为实现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积极奔走,效以绵薄之力。然而,武林之中亦不乏见利忘义、卖国求荣、心怀鬼胎之辈,以致风云骤起,血染江湖。侠义之士,为救民于水火,扬民族之大义前仆后继,至死不渝。武林各派,佛、道、剑、煞、墨、鬼等各宗派齐登历史舞台,百家争鸣,沉寂近百年的江湖再现新高潮。

公元939年,辽国寰州朔方村,一位年近三十的穷书生,唤作元宸,他已经多次参加科举,均未中试。父母双亡,家里仅剩的一笔财产,也因他的不争气渐渐耗尽。如今他已走投无路,科举考取功名更是痴人说梦。胸无大志、才疏学浅的他要面临人生中最窘迫的一个问题生存。

元宸打开家中米缸,空空如也,再掀开灶火上的锅盖,里面更是惨不忍睹,连一口粥都没有。哎元宸绝望地叹着气,心想:自己也真是鲁钝,不,应该说是蠢笨,这么多次竟然一次都没中。去年的他在还为朝廷割让燕云十六州给辽国,自己没有机会参加科考而担忧。可谁料想辽国为笼络汉人,实行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治汉人的政策。契丹占领的燕云十六州地区以汉人为主,会同年间,在燕云地区设科举。上天给他开了个大玩笑,科举制仍然延续,他的担忧毫无依据。可笑的是制度虽有,自己却没有本事中举,真乃莫大的嘲讽啊!自己若能早些认清现实,安心务农,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至少不会沦落到活着都是奢求的地步。

越想越头疼,真是如何是好啊元宸苦楚地抱头说道。忽而,嗷的一声长吟,如拨云见日,愁眉顿展,元宸想起父亲曾经离世前嘱咐的话:宸儿,如果将来你孤苦一人,活不下去的时候,就刨开房前枣树,枣树底下埋着我们元家祖传的宝贝。但是你千万要记住,不到迫不得已之时,一定不要碰它!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是日暮途穷,迫不得已之时了。还好父亲给我留了后路,要不我该怎么活下去啊!元宸自怨自艾着。他垂头丧气地走到枣树边,用铁铲小心翼翼地挖着,生怕铲坏宝贝,不,确切说应该是他的希望。终于,他看到了一角麻布,双手轻轻地拂去上边的泥土,麻布之中裹着一个方状物。他解开麻布,一副黑檀木盒,边缘虽轻微糟裂,却仍然显得大气尊贵。元宸小心翼翼地打开木盒,只见上面盖着一张宣纸,纸上写有文字,元宸拿起细细端详,原来是父亲生前留给他的信。上面写道;吾儿元宸青览:汝实乃大魏后裔,鲜卑拓跋氏十四世玄孙,为避仇杀,先祖改拓跋氏为元氏,后世子孙有位极人臣者,亦有复而登帝位者,或遭诛杀,或逢族难,遂而不兴。若汝金榜题名,光宗耀祖,或可告知后代儿孙。若未达,切莫告知,一则恐为祸端,非福也;二则心存傲气,难成也;三则有辱祖上,无颜也。此外,盒内宝物乃祖传玉佩,汝可自行处置。落款处写着祈颂安康父稽白谕。元宸默默念罢,内心酸楚,羞愧之情,好似泉涌。心想:父亲一向不苟言笑,平日对我更是严词厉色、求全责备,我还一直不理解父亲为何这样待我。原来我是帝氏后裔,父亲自然对我寄予厚望呀!可惜父亲用心良苦,我真是太不争气了,至于家族的秘密,我就遵从父亲的意愿,不再告诉后世儿孙,安安分分的做个平民百姓吧。元宸放下宣纸,取出盒中玉佩。玉佩果然非同凡响,玉面洁白无瑕,触感沁凉温润,通体浑然天成,未经能工巧匠雕饰,乃有一条惊龙翱翔九天,气势威严,分明是价值连城的绝品。元宸惊讶地瞪大双眼,合不拢嘴,大呼好美!痴迷宝物良久后,元宸渐渐缓过心神,心想:宝物再美,终究不可当作饭吃,天灾战乱频发,没有什么比生存最为重要了。思绪一番后,元宸狠下心来,大步流星地向朔北镇走去。

朔北镇距朔方村只有十几里的路程,是离朔方村最近的城镇,不足半个时辰元宸便到了镇头。朔北镇地处寰州边界,属荒凉偏僻之地,农工两业较为滞后。前朝之时,由于朔北镇地处后唐与契丹交界处,边境商业十分兴旺,契丹人将多余马匹山参等货物运送至此,与汉人交换粮食布匹等物品,双方各取所需,乐此不疲。之后,山东河南等地富豪巨贾或设店铺或载物资,长途奔波,将海盐、美酒、珠宝、茶叶、丝绸等各类物资携来,契丹贵族又将皮革、畜肉、药材、坚果、乳品等各类物产用于交换,朔方镇一度繁盛,店铺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街道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古人云天有不测风云,自从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后,朔北镇丧失地利,富商巨贾纷纷撤离,人烟稀少,繁荣已逝。

看着三三两两的行人,元宸渐渐放慢步伐,开始逐个店面的搜寻,东张西望起来。终于,在一家挂着杜氏典当行牌匾,墙上写有巨大醒目的当字老店前停下脚步,随后径直地走了进去。但见一人兔头獐脑,鼠目短眉,鹰鼻薄唇,夹杂两撇八字胡,甚感奸诈猥琐。此人头戴一顶乌毡帽,身披灰褐色绸缎,手中算盘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栖身于高大的松木柜台之中。掌柜看见有客进门,立刻停下手中算盘,两颗眼珠转个不停,在元宸身上仔细打量,扬眉笑道:客官可是有什么想要当的物品吗?元宸趋身向前,走到离他不足半丈的距离,轻声回应:嗯。那就请客官出示一下物品,让我看上一看!掌柜指示着。元宸小心翼翼地取出怀中玉佩,交到掌柜手中。只见掌柜先是一番惊奇之色,后又看看元宸,转为满是疑惑,过了片刻,又像狼见兔一般贪婪地抚摸着玉佩,垂涎欲滴。咳咳元宸清了清嗓子,问道:掌柜的,你看我这玉佩能当多少银两?掌柜见到稀世珍宝,爱不释手,反倒是没听到元宸这一问。元宸无奈,只得提高声调再次重复一边。掌柜回过神来,思绪片刻,回复道:这件玉佩虽然完好无缺,但是品质一般,我只认出二十两白银!啊?元宸惊诧道:怎能才值二十两白银,这个可是我家祖传宝贝,掌柜的你可要看清楚啊!掌柜探清楚来路后,心想:此人衣着朴素,一副书生扮相,看上去穷酸得狠,怎么会有这价值连城的绝世之宝呢?想必他在说谎,如果真是他家传世宝贝,他又怎么舍得拿来抵当,难道他不知道这宝贝的价值?亦或是他却有危难,迫不得已出此下策?依我看来,这东西绝不会是他家的传世之宝,定是他偷窃或掘墓盗窃而获,内心惊慌才急于出手,嗯,定是如此,且探知他的要价。那客官想要抵多少银两?掌柜淡然问道。元宸出生贫苦人家,自小到大,没有接触过大场面,因此毫无见识,唯有一次美梦,幻想自己机缘巧合中拾得一箱财宝,足有百两白银,足足笑痴了。他知道自己手里拿着皇家珍宝,却不知道它的价值,单单认定这玉佩绝美,于是撑起胆量,狮子大开口:抵一百两!掌柜的听他说出数目后,却不吃惊,只是陷入沉思,左手悠哉地撸着八字胡须,脑袋飞速旋转。心里暗暗想着;一百两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数目,但他经营当铺数十载,这玉佩当属见过的所有宝物中最为珍贵,别说一百两白银,便是一千两白银,也是值得。这穷书生出价还算公道,不过他想借此大发横财,也是做梦,我来和他讨上一番,花越低少的钱,尽早拿到这宝贝才是紧要之事。呵呵,一百两我能给你找来一堆这种货色的玉佩,客官,我劝你识相些吧!掌柜装作不屑,将玉佩平铺手上,假装归还元宸,一招欲擒故纵之计运用得恰到好处。元宸眉头紧锁,顿时六神无主,急忙叫道:少给一些也行,也行~~三十两!掌柜说道。不行,不行,我说的少给,不是说这么少,而是比一百两少些!元宸呼啸着。那你说具体少多少吧!掌柜又道。只能少给我二十两,不能低过八十两!不~~不能元宸有些激动,顿时有些口吃。八十两是万万给不了的,如果客官真有诚意,我愿~说着伸出右手张开,张开五根手指再加五两。元宸看到掌柜逐渐降低加价,心里很是矛盾。一者,无奈自身不知玉佩之价值,恐遭欺诈,反而贱卖了传家宝贝。二者,万一掌柜所述真实,确属中品,抵不了多少银两,今后又该如何是好。于是,情急之下,抓过玉佩,转身欲走。

这一变故,却把掌柜的惊出一身冷汗,他可早就打好如意算盘,想要请君入瓮,对宝贝玉佩更是势在必得。眼看着煮熟的鸭子要飞,心里更是一万个不甘心。于慌忙中急中生智,大吼道:走就走罢,方圆百里,你尽管去问问,有哪家当铺会比我杜家出价高!有哪家当铺有我这般菩萨心肠,给你这般实惠价,愿意当则当,不愿意尽可速速离开,休碍我营生!可丑话说在前面,出了这个门,我就不认这个价了,以后再折返想要抵三十五两,梦都别做!元宸登时没了主心骨,怔怔地站在原地。展柜看到此情此景,心想:这软硬兼施之计果然有用,强硬的话已经说出去了,穷书生一定心里慌了神。此时若抛给他个甜枣,他还不高兴得屁屁颠颠?于是,话不多说,快步迈出,准备拦住元宸。接着,拽住元宸衣袖,柔声道:客官,我是决计不会诓骗于你的,这玉佩品质勉强能属中上,但是绝对算不了上品。即便是上品,你可以逐家去打听,有抵一百两白银的吗?那可是天价啊!这样罢,你我也算有缘,我看你风尘仆仆,奔波乱世,也属不易。一口价,五十两!权当交个朋友,以后你若是能够再淘换到些好的物件,我再将这单的损失找寻回来,你看行与不行?元宸本来对掌柜的话半信半疑,然而他对父亲的话同样也是心存疑虑,玉佩价值既难确定,掌柜又如此慷慨仗义,他深感已无退路,不如见好就收,毕竟对他而言,五十两也只有在梦中才想过。好吧。元宸一口允诺。掌柜取出白银五十两,交到元宸手中,手里拿着玉佩如获至宝,满心欢喜。元宸拿着装满银两的袋子,开始做贼一般左右张望,生怕被别人劫去了,不消半柱香的时间,已不见其奔走的身影。

拿到钱后,元宸便匆匆忙忙赶往村中大地主孔家买地。地主孔老爷见他将手里握着的袋子摊开,白花花的五十两纹银,眼睛里顿时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脑袋也咕噜噜地飞速运转起来。空气凝滞片刻后,孔老爷叹云:当今这世道,土地可比银子金贵多了,那金灿灿的麦子今年割了明年又涨,明年割了后年又续,可这银子放在手里别人惦记着,花出去又像流水一般,你道是也不是?元宸连连点头应诺。地主又道:我看且如此罢,你把五十两纹银放下,我给你二十五亩村西田地可许?元宸虽然厚道却也不是呆傻,心想:之前我早已私下询问过村里各段田地的市价,村西田地每亩也超不过一两五钱,怎么也得给我三十三亩才行。随即附和道:大老爷开开恩,您按市价给我换三十三亩村西田地吧。孔老爷瞠目怒吼道:你怎不作甚劫掠的勾当,三十三亩地按照今日的市价你得给我六十六两纹银才对,你那价格是前朝的价格,不是今朝的价格,难道你不知道吗?再说我是顾念着同村的情谊,才忍心割爱,把最好的地段折抵给你,你当真不知好歹!如此也罢,你但去寻那劫掠的勾当,我倒要看看你家供着哪尊佛陀!然则丑话说在前面,如若寻不到那吞天的美事,也切莫再来寻我,且当我原初未曾识你!地主的话似那悬梁之锐剑,霎时插在了他那颗提到嗓喉的心。元宸佝偻着身躯,神情惊惧,恰似被人夺了魂魄,更愈发显得卑贱可怜,唯唯诺诺地低吟:大老爷莫怒!大老爷莫怒!我甚敢妄想?只是想大老爷可怜可怜我这穷奴,大发慈悲,多恩赐我一点吧。话音刚落,元宸便偷偷地侧睨着地主,发觉地主的神色趋于缓和,他也不敢多吭声,时间宛如静止一般。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刻,孔老爷主动地打破了沉寂的氛围,他揣测着元宸此刻已是强弩之末,节奏已尽皆掌控在自己手中,但他仍不可大意行事,刚才展现咄咄逼人之态仅是出于权谋,却不可使其如逢绝境之感,当知狗急亦能跳墙,这纯青的炉火须掐算好火候,否则这穷酸书生若是去了村东孟家,那老滑头肯定坏我好事。忽然,他轻咳一声,脸色似变戏法般转嗔怒为讪笑,挺起胸膛傲声道:我当然知道老弟是实在人,我也不是故意逐你,但你口中所说的市价却有大大的不妥。适逢乱世,朝廷一天一个新主,行情跟着一天一变化,哪能总是称心如意,你说是不?元宸立即接连点头认可。他又道:如此罢,你我各退一步,我抵你二十九亩田地,但有一个条件。元宸疑复道:什么条件?地主:条件是你需为我村北十亩地免费耕作两年。元宸低头犹豫不决,陷入沉思,显然是对这个条件不太满意。

嗙的猛然一声骤响,元宸被这突来一声惊住,顺声瞧去,不是别人,正是地主夫人将茶碗砸在茶几之上,脸色殊为不悦,疾首蹙额,一双丹凤眼如剑锋斜翘,左手叉腰,右手食指弹出,其余四指向掌心紧握,指着元宸怒道:我道是什么老实人,原来竟是个贪心不足蛇吞象的主啊!亏得大老爷昨天还与我说叨,什么村南住着个勤奋踏实的元家人,心眼不错,有机会定要多多地照顾下,怎知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今天这老实人没瞅到,确实瞧见一个贪得无厌见利忘义的奸诈小人!呵呵,老爷我劝你还是收收善心,免得好心当成驴肝肺,喂不饱负恩的狼崽子,反倒被咬伤了。医药费是小事,怕就怕心寒彻啦!她瞥了一眼,见元宸未回首,便向地主示以眼色。元宸慌忙转身对地主夫人作揖道:万万不敢,万万不敢呀,大夫人误会小人了,误会小人了!地主借坡下驴,打圆场说:夫人,莫要气急!他应当不至于如此,元宸,你说是与不是?元宸立刻首肯。地主夫人冷笑道:是么?他若真是老实人,为何你如此的迁就照顾他,他还是不愿意,难道非得剜下你我的心肝,他才满意吗?我不是这个意思,不不......我没有不满意。元宸急于解释,思虑不慎,夺口而出。地主听到后,心里美滋滋,当即跟道:既然你也中意,那咱们就这么定了。元宸刚要解释,看了看地主笑盈盈的神态,在瞅瞅地主夫人满脸的怨容,话至口边随即又咽下,无奈只能默许,犹如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相关新闻
强力推荐
爱用所有来偿还小说
上半生,是他欠了简爱一条命。下半辈子,就让他用余下的性命去偿还。其实,我一直爱了你很多年,你知道吗?
更新时间:2019-12-13 11:42
家有萌宝欢乐多小说
许天然觉得有时候天上是会掉馅儿饼的,要不然,她怎么会一个不小心被雷诺捡回家,从此成为豪门贵妇,还白捡了一儿子呢?许天然觉得有时候天上也是会掉砖头儿的,要不然,她怎么会一个不小心丢了孩子,收了寂寞,栽在同一个男人手里呢?当天上掉馅饼的时候,雷欧那个小萌货在后面拿着小竹篮跟着:许小然,你想甩下我,门儿都没有!
更新时间:2019-12-13 11:24
尚有黄粱,一梦情深小说
梁心一直以为,尚夏会是他的良人!她却不曾想,大婚前日,一切都变了,亲人的鲜血,身受的凌辱,一桩桩一件件就那样明明白白的摆在他们之间。可这些过后,他竟还有脸告诉自己,他爱自己!自己肚子里怀的孽种是他的孩子……梁心苦苦煎熬一世,到头来竟发现一切竟是场镜花水月,黄粱一梦……
更新时间:2019-12-13 11:10
恋你生思不寐小说
乐笙说:曾经我最想得到的是颜司明,我以为占有就是爱。如果不能得到他,我会疯的。情不知何时起竟一往情深。奈何烟花繁华旖旎,我已无心看风景。得不到的回应,冷漠冰冷的身体,执念有尽深爱无终。颜司明以为少了聒噪自私的女人她就会开心,没有了她,却发觉心里少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有了你,却忘不了你。只因爱已刻骨,情已铭心。乐笙,你好狠……我输了,只是我不敢承认。
更新时间:2019-12-12 14:11
蚀骨痴缠小说
盛珩的出现照亮了慕抒瑶阴暗无比的人生。所以,她不顾一切靠近他!靠近,再靠近……最后她如愿成了他的妻。可是他却不再认识她,甚至把另一个人当成她!她遍体鳞伤,终于没尊严的消失在这世上。他终于发现一切真相……可,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更新时间:2019-12-12 14:02
冷傲王妃要出走小说
她,21世纪的金牌特工!手起刀落,英姿飒爽,威名赫赫,却被自己最信任的人亲手暗害,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不甘的少女身上。他,赫赫有名的冷面王爷!潜龙在渊,只待一飞冲天!新婚当晚,她把他摔倒在地,却意外棋逢对手,惺惺相惜。且看她如何见招拆招,玩一场彼此捕猎的爱情游戏,在这风云骤起的漩涡里,搅动天下,名惊四海!
更新时间:2019-12-12 13:51
阅读榜
点击榜

Copyright © 2010-2029  天书文学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