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库 武侠小说

号令天下

号令天下

号令天下

更新时间:2019-09-11 09:17
闯荡武林,号令天下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号令天下小说图1
号令天下小说图2

黄山派的李思在江湖的故事,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像他父亲那样。。。。。。

精彩节选

黄山派掌门人李东海有三个孩子,因为他太过喜欢静夜思这首诗,于是便分别给孩子们取名为:李静,李夜和李思。

其中李静是女儿,她也是老大。

在小儿子李思出生那一刻,接生婆王妈捧着新生儿心想:我活了大半辈子,都不记得一共接生了多少小娃,显然这李东海的三儿子是当中最丑的一个同是一母生,他的姐姐和哥哥怎么就不是这样?

刚出生的李思确实丑陋,不仅皮肤黝黑如炭,还一身的绒毛,眼睛小,耳朵大,活脱脱的像一只小猴子。

毕竟是掌门人的儿子,那阵子山上众弟子以及佣人们只能私底下偷偷议论那丑人儿。

有人对人说:皮肤黑如炭还全身细毛?莫非他生来就有病?

我看不像带病,你没有看到他整日在山上活泼乱跳,爬树掏鸟什么的

有人对人说:师父和师娘有这么一个猴子儿子,不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一个感受?

打住!打住!这样的话要是被师父听见,你会被逐出师门!

有人对人说:你看那小师弟整日乐呵呵的,他也不为他的相貌有一点自卑?如果我长成他那样子早就闭门不出,天天躲在家里。

小孩子他懂什么?再说在山上除了师父和师娘,谁敢当着李思的面说他难看!

云云等等话儿,都是那些关系极好的人在无聊的时候说。

李思的母亲叫徐敏,那阵子她不用想都知道山上一定有人在私底下说小儿子难看。

这位母亲可不愿意有人在背地里说儿子,尤其是山上的人,于是她经常问身边丫环:在山上你有没有听到他们当中有谁说过思儿长相方面的坏话?

当然不可能有人傻到在掌门人夫人的丫环面前评价李思长相,于是乎徐敏在丫环那里就没有问出什么。

不甘心的母亲还是逮到几个人来询问。

那时候黄山派的大弟子何山,山上管家兼职管账房的老窦,还有山上大厨马远东,以及二弟子郑虎,等人都被当着徐敏的面回答这样一个问题。这个的问题很开门见山:你来评价一下李思的模样?

被问话的众人可不是笨蛋,他们可不敢实话实话,要是得罪掌门夫人那只能卷包袱滚蛋。

小孩子嘛都是可爱,没有长得好不好看之说小孩子一年一个模样,这有什么好说的小孩子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他人的类似回答让这位母亲无话可说。

父亲李东海同样不愿看到山上有人嘲笑李思模样,作为一山之长他相信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那些,于是他也不会像妻子一样找人问那些。

徐敏怀李思的时候,那时李东海心想:要是生个男孩!以后这掌门人的位置是传给谁呢?李夜这个人吧,看起来不够稳重。或许即将出生的小儿子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李思出生后,李东海心里马上决定以后掌门人的位置得给李夜。

作为江湖的名门正派,他觉得黄山派不能有让别人嘲笑的把柄:未来掌门人长相及其丑陋怎么行?

关于李思长相问题,夫妻二人私下有聊过那么一两回。

徐敏对李东海说:老三长得像猴一样,真是愁死人了!等来年武林大会上定有人对他相貌进行调侃。

李东海说:谁说我要带他去武林大会,到时候李静,李夜跟我同往便可。

徐敏说:郎君?要不然你用剃刀把那身黑毛给剃掉!

李东海说:这不是胡闹!剃掉不很快又长,总不能让李思天天剃毛吧!

徐敏:

李东海说:人说女大十八变,或许以后他体貌变成常人也不一定。

徐敏说:女大十八变这个词说的是女孩子,李思可是一个大老爷们。

李东海:

儿子长相丑陋,作为父母的二人心里当然郁闷。

那些年在山上敢当着李思的面说他长得丑的只有他的家人们,不过是在特定情境下家人才说。

黄山山脚以东八十里有一个桂花镇,以前每逢节庆日,少年的李静和李夜都要下山去镇上游玩。

其实平日里没有掌门人的允许其他人是不能离开黄山,不过那时姐弟两都能说服父亲。

山上的生活是无趣寂寞,尤其是少年们更会觉得如此。

李东海知道孩子们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愿意待在山上,但他也只是同意李静和李夜可以在节假日,桂花镇热闹的时候下山。

一身黑毛的李思你就不要去丢人现眼了,对此这位父亲这样的态度很是坚定。

那年的元宵节早上李思追上欢欢喜喜下山的姐姐和哥哥,在下山口他对他们说: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去桂花镇,长这么大我一次都没有去过桂花镇,无论如何今天我都要和你们下山。

李静环顾一眼周围后对李思说:你长得太丑,他们看到你会笑话我们黄山派的!会笑话爹娘有一个丑儿子。

我不管!说着话,李思用手扯着脸色的毛,一下,两下,三下后,手中已经有一戳毛。

李夜对李思说:不是我们不带你去镇上看花灯,是爹娘不让!你认为我和你姐敢不听爹娘的话吗?

我不管!

李静说:你再这样我就揍你。

李夜说:要不然你回去问爹爹,爹爹要是同意了,这一次你就跟我们一起去桂花镇。

论武功,小时候的李思既不是李夜的对手,也不是李静的对手。

心情不开心的李思扭头就去找李东海和徐敏,就在他离去一会,李静和李夜加快步伐下了山。

平日里他们倒也没有在他面前谈及他的相貌话题,但是这个时候李思硬要和他们下山,于是他们才会说他长得丑。

找来父亲,他对他说:爹爹!今天我也要去镇上看花灯。

李东海眉头一皱说:你看花灯,别人看猴?倒时候你也看得下去花灯?

我不管!

一旁的徐敏说:我说李思,你就老老实实在山上待着就好,别出去丢人现眼了,反正在山上他们也不敢说你长得丑。

我不待。

李东海说:我看你今天是找打!

徐敏说:我儿,不要惹你爹生气。

每当这样的情景,眼里有泪的李思都会来到山顶,在山顶他会这样想:既然你们都说我丑不让我下山,那我就在这山顶待着,叫我吃饭我也不回去,叫我睡觉我也不回去,叫我练功我也不回去。

然而在山顶夜幕来临之际,夜风抚脸之时,他回到了住处。

他觉得自己还是回去的好,因为李静和李夜去了一趟镇上回来时一定会给他带回一些糖果,想到糖果他也就不生气了。

只是会嘀咕:如果他们在镇上忘了给我带回糖果,我就再来山顶真的不回去了!

徐敏和李东海都心想:俗话说,儿不嫌母丑,同样道理父母也不应该嫌弃自己儿子长得丑,但是你李思非要出门丢人,那只能当着你的面时时刻刻提醒你要记得自己长什么模样了。

十一岁那年过完中秋节,李思便闭门不出,哪里都不去就在居所待着,每天除了睡,就是吃,就连必要的日常练功也不去了。

既然你们不让我下山!那现在连门都不出,这下你们高兴了吧。他生气!生闷气。

其实李思时常照镜子,他当然知道自己相貌的与众不同,然而孩童时贪玩,耐不住寂寞也就在山上到处溜达,上树掏鸟蛋,下河摸鱼什么的。

况且那时候山上的其他人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他难看,终究慢慢长大的他有了自知之明:长得丑不是我的错!出门吓人就是我的不对了。

那阵子开始时看到李思总是不出门,李静和李夜一起来过其的居住找过其几次。

姐姐和哥哥对弟弟说:整日在屋里你是不是生病了?作为黄山派一名弟子,你怎么连功都不练?你总是在家待着怎么行?人都要发霉了!我们知道你想去桂花镇,但这件事我们觉得你想都不要想人憋久了会憋出病来的这段时间屋后那棵大槐树上有了一个新的大鸟窝,三弟要不然你上树把那鸟窝掏了?

那阵子只要哥姐来居所,李思都往床上那么一趟,然后都用类似的话搪塞:我没有生病,我很好!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我想干嘛就干嘛你们说什么我也不会听!爹娘都不说我,你们说那些有什么用。

看到劝不动,李静和李夜只能无奈:那你好自为之吧。

最后他们也很少来李思的居所。

那阵子看到小儿子沉默寡言,连门都不出,为此徐敏对李东海说:老三变成这样那也不是办法?要不然你去劝劝他不要想太多,该干嘛干嘛

李东海说:看他闷在家里,说明他终于明白自己的模样最好少在他人面前出现,算了!随他吧,那丑陋模样,我又能为他做什么?就李思那贪玩的个性或许过一阵子他就会出门!

那老三耽误练功你也看得下去。

反正以后掌门人的位置我也不可能传给他,反正以后我也不可能带他去泰山参加武林大会,耽误就耽误呗。

听丈夫这么一说,徐敏生气说:你这个父亲真够狠心!李思可是你亲生儿子。

李东海说:李思同样是你亲生儿子,要不然你去劝他该干嘛干嘛?

我不去!我觉得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挺好,反正有佣人伺候着。

徐敏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去找过李思一次问情况。

在厢房里徐敏对躺在床上睡觉的儿子说:我的儿?发生了什么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的儿!近段日子你都在想些什么?天天在家里不出门难道你不闷吗我的儿?你现在打算要干嘛?是要准备气死你娘吗?我的儿?实话告诉你,你爹是不打算管你了,你爹对我说:你爱干嘛就干嘛?我的儿!反正你去桂花镇或者其他别的地方,你爹是一定不会同意我的儿,我说了这么多!你听进耳朵没有?

小半天李思回话徐敏:娘!我长得太丑,出门干嘛!你是要我出门被人笑话吗?

在山上谁敢嘲笑你!要是让我知道我儿被他人嘲笑,我就打断那人的腿。

人家心里怎么想的谁能知道?

那你就继续睡吧,我也不打算管你了,你这么大一个人也不用我管。看到儿子没有闷出病,徐敏离开房间。

儿子整日闭门不出,李东海到没有去问情况,他想:这个儿子有!跟没有一样。

其实李思家里蹲这样的生活状态只持续了大半年,大半年后那个冬天的早上他还是出门,不仅出门他还在光着膀子在雪地里奔跑。

那年冬天的雪似乎下得特别的大,自入冬以来就时常鹅毛大雪,最多停个三天又是一场大雪,使得山上地面总是厚厚积雪。

天气的寒冷让屋里的李思更加不会有出门念头。

一日三餐他都叫佣人把食物摆在床头,除了要方便,他就根本不会下床。

有一天夜里他感到身体有些痒。脸,颈脖,亦是如此。于是便用手使劲挠,挠着挠着脸上的,身上的绒毛就脱了。

因为是在夜里,因为困意袭人,他没有起床点灯细看倒是发生了什么,是怎么一回事?反正那里痒就挠哪里。

第二天早上,阳光透着窗户照到房间里,醒来的李思借着光亮看到了一床的黑毛。

找来镜子,仔细端详镜子里的自己,他看到那些讨厌的黑毛居然从身上全部脱落!他大喜,高兴坏了。

溢于言表的他出了家门,在雪地里像一头快乐的小鹿奔跑着。

那天山上很多人都看见光着膀子的李思在雪地里奔跑,那天很多人也看到他身上那些黑绒毛没有了。

李东海和徐敏第一时间找来儿子问情况:李思?是怎么一个回事,你跟我们说说。

李思回话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我睡觉,迷迷糊糊感觉身体有些痒,于是我便挠,今天醒来才知道昨晚我脱毛了爹娘?以后我可以去桂花镇吗?

既然你与他人外貌无异,当然就能去桂花镇。李东海说,说完他又想:即便如此,以后掌门人的位置我还是传给李夜。

李静和李夜也在那天找来李思问情况:怎么一个回事,你身上那些黑毛呢?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我睡觉,迷迷糊糊感觉身体有些痒,于是我便挠,今天醒来才知道昨晚我脱毛了大姐,二哥,爹爹已经同意以后我也可以去桂花镇了!

一个小孩出生时是一个毛孩,在他十二岁时那身毛忽然没有了,其实山上的其他人倒也没有为此过多惊奇什么。

他们都觉得天下奇事无所不有,在李思身上这样的身体转变似乎也不算太过神奇?

毛没有了,李思的肤色也变白了一些,虽然算不上帅哥,但也大众脸一位。

他高兴!他的家人也替他高兴!

相关新闻
强力推荐
丧尸奇袭小说
末世来临,丧尸横行。毁灭了绝大部分人类的病毒却在主角体内产生了集体意识,开始为主角改造身体。 平民幸存者争斗不休。期待中的军队幸存无几。不但无法救援平民,反而因为互相攻击而需要平民的帮助。 就连病毒控制的丧尸,也背负着不同的使命,形成了不同的势力。 刚成年的主角,虽然因为体内病毒意识的帮助而身手不凡,却在更多的时候无能为力。 他到底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世界?能不能保持着单纯正直,带着亲人和朋友们建立新生活?
更新时间:2019-08-07 15:09
阅读榜
点击榜

Copyright © 2010-2029  天书文学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1